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家,时间还不到中午,李逸先看了看桂花树的长势,发现这几天竟陆陆续续的抽出了不少的新芽,而且还长得飞快,不由对买回来的菊花更加期待。老板说这种菊花的花期长达两三个月,说不定还真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让他给弄出个什么三宫六院、四大美人来呢!

    翻出阳台上老爸储存的花土,也不管是不是分盆的季节,直接将三株金皇后分成了三盆,然后浇上稀释过的何首乌水。

    一切刚收拾完毕,李爸回来了,看到阳台上竟多了三朵菊花,忍不住蹲下来看了一阵,忽然扭头问道:

    “好看是挺好看,可你买三盆一模一样的干嘛?”

    李逸无语,他不能告诉老爸是刚分的盆,否则指定挨说,因为分盆伤根,秋天多半养不活。

    看完菊花,老爸又站起来看了一会儿心爱的桂花,发现抽了许多新芽之后,摇摇头,叹口气,拿出小剪子就给桂树动上了手术。

    “这都快冬天了,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抽了这么多的新芽出来,营养跟不上不但各个都要死,还要连累你们的哥哥姐姐!小家伙们,你们就安心的去吧……”

    李逸本来准备阻止,可转念一想,他怎么着也还要回燕京待几个月才能回来,到时候没了何首乌水,这桂树指定遭殃,还不如现在给剪了呢!不过,他走了菊花怎么办?算了,再说吧,本来就是逗着玩的。

    “你妈呢?”

    “不知道,我回来就没在。”

    说曹操曹操到,一阵门响,一看,李妈满面喜色的回来了。

    “老李,下午别去上班了,咱们看房子去。”

    “房子?谁家的?”

    “45号楼,老黄他们家二小子的,要出国,以后回来也指定不回阳南,干脆就卖了凑学费……145平米,会不会有点大啊?”

    “好像是有点大,过两天小逸一走,就剩咱俩……”

    “没事,以后我每年都会回来住几个月的……”

    李逸不是没考虑过就留阳南算了,但就是留在阳南,他也指定不能和爸妈住一块,否则什么熬个夜啊,喝个酒啊,甚至玩电脑时间长了都要挨说,多不自在?

    “那行,下午先去看看房子再说!赶快做饭,吃完了我先躺会儿。”

    饭在电饭锅里已经做好了,菜李妈也都切好了,直接翻炒一下就是。一切就绪正准备上桌,李逸接到了王浩青的电话,他专程从燕京飞过来请他吃午饭!

    李妈看到儿子有些为难,知道是什么事后直接把他赶出了门,人家那么大一个老板专程从燕京飞过来请你吃饭,你居然还敢端着,皮痒了你小子!

    看到李逸发动汽车出发,李爸迟疑道:

    “这么隆重,不会是要让小逸办什么为难的事吧?”

    李妈撇了撇嘴,

    “还不都是看上儿子手里的翡翠了?早卖干净早了事,不管啥都往家里堆,你看看我这俩黑眼圈!”

    李爸翻了个白眼,还黑眼圈呢,这几天连眼袋都没了!话说老婆子还真是越活越年轻,这到底是因为儿子回来了心情好还是那个秘方竟真的能让人返老还童?

    李逸赶到酒店的时候王浩青也正好赶到,两人肩并肩的走进早就定好的包间,隔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李逸看了看,坐上二十个人都不嫌挤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就笑着说道:

    “用不着这么浪费吧,两个人……”

    王浩青不说话,打了个响指,一个身着西服短裙工作服的漂亮女孩端着两瓶没有任何包装的白色瓷瓶走了进来,

    “打开。”

    女孩将酒放到桌上,然后就在托盘里弄掉了瓶口的蜡封,然后轻轻的打开瓶盖。

    一股熏人欲醉的浓郁酒香缓缓飘散,李逸惊奇的看着从瓶口流出的金黄色粘稠液体,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女孩将酒倒入带着刻度的玻璃分酒器,只倒了五十毫升就停下了,然后打开另一个瓷瓶,倒了半瓶正常的酒液进去,混合均匀后给两人一人各倒了一杯,然后默默的站到了王浩青的身后。

    “67度的二锅头,窖藏30年,尝尝吧。”

    李逸端起酒杯,轻轻的闻了闻,无语的冲着王浩青竖起了大拇指。看在你这么巴结我的份上,我待会儿就不告诉你我还有一大块玻璃种的消息了,省的你又要为钱发愁!

    两个人端起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小抿一口,然后各自往椅背上一靠,都是一副闭目摇头的模样,那个爽劲,看的王浩青身后的小秘书都偷偷的咽了口口水。

    她看了一眼闭目不语的老大,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打开门,冲着等在门外,各自端着一个托盘的服务小姐勾勾手,上菜。

    第一个服务小姐端着的是一个黄褐色的大酒坛,进房间后她将酒坛轻轻的放到门口旁边的柜子上就退了出去,第二个端的是一盆银耳汤,放下后也离开了,第三个则直接将一盘手撕包菜端上了桌,第四个送上的是一盘酸辣土豆丝,最后一个是一盘干煎松茸。

    西装女孩将酒坛里的菜和银耳汤各盛了两碗,端到两人面前放下,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轻轻的掩上了门。

    “佛跳墙,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建福驻京办,他们煨了一晚上,今天跟我一块坐飞机过来的。这一份是川菜手撕包菜,这一份是燕京的酸辣土豆丝,这一份是云南的干煎松茸。很多年前,有人告诉我这样搭配最好吃,我试过了,还行,后来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佛跳墙配素菜嘛!”

    李逸惊了,尼玛这些素菜你也都是从各地驻京办弄来的?心意我领了,可这菜还能吃吗?

    “这些当然不是的啦!”

    王浩青笑的很开心,

    “今天就分酒器里这些酒,剩下还有两瓶你带回去给老爷子尝尝,咱们吃完去把料子解出来,我晚上还要回去,公司事儿多,不如老弟你自在啊!”

    一顿酒宾主尽欢,王浩青很想问问李逸究竟他手里还有些什么好货,可怕问了又没钱徒增烦恼,又没有立场让李逸不卖给别人等着他,就一直没开口。他压根就不会想到那块料子里竟还会有20公斤真正的顶级玻璃种,否则无论如何都会厚着脸皮让李逸先别出手,他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料子先垄断了再说。

    下午,将料子解开称重,准备签合同付款的时候,李逸将那一小块翠绿色的独山玉拿了出来,

    “王总,这种料子你有没有兴趣?”

    王浩青一愣,虽然他已经警告过自己绝对不可以再在李逸面前失态,可是……这尼玛根本就是多宝道人的儿童版,能不让他吃惊吗?

    “这么大一块满绿玻璃种?这颜色……还真少见!”

    从李逸手上接过料子,王浩青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番,忽然想起身处何地,忍不住惊呼道:

    “独山玉?!”

    李逸含笑点头,自己都没注意到那神态仿佛就像是老师看到勤奋好学的学生终于攻克了一个难关似的。说实话,如果这块料子不是他亲手从独山玉龟肚子里取出来的话,不仔细看,他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块颜色特殊少见的顶级满绿玻璃种。

    王浩青用手抹了一把脸,酒意全醒,恋恋不舍的将料子还给李逸,迟疑道:

    “给我留一天,不,两天吧,两天后我直接打钱给你,到时候你……”

    他沉吟了一下,忽然道:

    “这种料子我从来没遇到过,市场上也没见过,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给老弟开价。这样吧,我有个提议,如果老弟信得过哥哥的话,这块料子我准备这么处理,你把料子给我,我负责加工和销售,然后你我四六分成,你四,我六,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