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新年新气象,投投票,一年都萌哒哒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既然决定要买,李逸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他直接用左手拿起了金步摇,

    “金步摇饰,清康熙,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

    李逸愣了一下,清康熙还正常,后边那个是什么?难道是这个金步摇的主人?名字太复杂太长,他没去细究,确定刚才没看错就行。

    他没有按照龙哥说的二十万付账,也不准备直接给他转三十万,而是打开自己的手机银行,调出余额,然后将手机递给了龙哥。

    “龙哥,我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但是我现在只有这么多,我留一万零花,剩下的都给你!”

    龙哥看到李逸卡里的余额是三十二万多,留下一万后正好和他一开始说的三十万差不多,有心硬气一把,奈何真是缺钱,英雄气短,老婆又在身后一个劲的揪他,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话来,最后就说了两个字,

    “谢谢。”

    看到李逸出门,龙哥的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手中的银行卡却仿佛有千斤重。

    龙嫂轻蔑的瞥了自己男人一眼,不像是个男人!不就小小的骗了一次人吗?况且,那李逸既然是学珠宝的,就没有道理认错上边的宝石,既然金步摇用的真材实料,这哪里又算是骗人了呢?

    “不算骗人?这还不算是骗人?小逸明显是把那件东西当成是古董了,要不怎么会出这么多钱?你看看,他把卡上的钱都给我了……不行,我要找他回来!”

    龙嫂一把拉住自己男人,

    “你疯了!儿子还要买房子呢!再说了,他敢收货,就要承担这里边的风险,你干这个,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本来就是各凭眼力!”

    龙哥颓然坐倒,

    “明天,明天我们就去江浙陪儿子去!”

    原来,他们根本就不相信那个疯老头能够拥有一件古代皇家的金步摇,都以为那件金步摇是现代打造的。很显然,如果真是过去皇家的东西,就算是从古墓里流出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又怎么可能保存的那么完好?

    转出三十一万,李逸抱着盒子出门上车,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离开后龙哥两口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他将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拿出手机上网开始查那个太皇太后,还没输完忽然想起,康熙朝的太皇太后,不就是历史上那个极为有名的孝庄文皇后大玉儿吗?

    百度的结果告诉他,这正是孝庄文太皇太后大玉儿的金步摇!

    我勒个去!

    要模样有模样,要历史有历史,这玩意该值多少钱啊!转念一想,值多少钱都跟他没个毛的关系,这玩意它不能见人啊!

    这一番耽搁,自然是没时间去钓鱼了,三个人吃了午饭又休息了一下就开始往家返。

    到家后李逸查了百度,先用食盐,小苏打,漂白.粉和清水,配制成“金器清洗剂”,把金步摇放在其中泡了两个小时,漂洗干净后又用医用棉签,沾着花露水和甘油的混合溶液,将宝石一粒粒的擦洗干净,然后痴痴的盯着金光闪闪,宝光四溢的首饰发起了呆。

    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凤凰口中含着的金珠上有些划痕,就凑近了打量,一边思索着该怎样才能将划痕抹去。看了一会儿,又觉得这些划痕好像是故意留下的,就拿过放大镜凑上去看,一看之下,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什么划痕,这竟是微雕的孝庄文皇太后的名号: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

    整整二十六个字竟这样雕刻在一粒直径最多不超过四毫米的珠子上,不注意看还发现不了,这是何等神奇的手法?

    捡了大便宜了,真的是捡了大便宜了!

    折腾了一下午,李逸心满意足的将金步摇收好,现在,他那个旅行箱是越来越值钱了,可是他,真的是没钱了!

    李逸在房间里翻检了一阵,发现从燕京买回来应付老妈的那块糯种还在,不由的一喜,忘了这里还有几万块钱,明天就把它卖了去。≮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然后看着那块从珠宝协会捡回来的毛料,琢磨着是不是把这个也解开,祖母绿97%的玻璃种,比之帝王绿也没差多少了,只要能出一件佩饰,甚至只出个戒面,也能值个几百万吧?

    想了想,祖母绿满绿的料子只怕是不好找,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吧,明天赶快去把那块让他出尽了洋相的独山玉解开,随便切一块卖了,估计就够他花的了。

    还有银行里存着的那块大毛料,也应该分成小块,顺便看一下玻璃种到底有多少,到时候随便卖点,就又是小富翁一只!

    这世界不怕没钱,就怕没钱手上还没值钱的东西!什么?你说有本事就行?什么本事来钱这么快?哥们明天就又是富翁一只了啊!嘎哈!

    第二天,老爸老妈上班之后,李逸跑到出租屋将独山玉解了出来,最终成品的翠绿色透水独山玉大概有三十公斤左右,切下来的一些玉质细腻的黑色玉石也都收了起来。看看时间还早,就往银行跑了一趟,雇车将毛料送到出租屋,先沿着一面擦出一道接近一米长的窗口,然后用吊装葫芦将毛料弄到解石机上,根据从窗口观察出的种水,连着皮壳一块,咔咔两刀,直接切成了三份。

    这三份中,冰种大概六十公斤,玻璃种连皮只有大概二十公斤左右。这和他的判断大相径庭,不禁让他对鉴灵牌判断的标准又一次迷糊起来。难道,凡是这种变种的,凉气的寒凉程度一概都会按照最极品的来?

    是不是都没关系了,六千多万换两个多亿,这投资怎么看怎么值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剩下的一大块都是高冰,李逸懒得擦开看颜色具体是怎么分布的,直接按照他能抱动的最大重量将料子分成了三块,每块差不多五十公斤左右。

    洗了手,满意的看着满院子的翡翠,李逸点点头,明天去卖上一块高冰,五十公斤去皮最少也能得四十五公斤玉料,卖个三四千万应该没什么问题,足够他这一段时间花了。

    想了想,将翠绿色的独山玉又切下来五公斤左右,准备一块带过去试试水,看看到底能卖多少钱,然后再计划剩下的料子该怎么办。

    一块一块的将翡翠搬上车,汗水再一次打湿了衣服,李逸却没感觉到怎么疲累,不由感慨,这何首乌还真不是盖的!

    开车回家,混班等退休的富婆老妈果然又逃班在家,看到自家小子一块一块翡翠的往家搬,惊讶的目瞪口呆,

    “儿子,你把展会给抢了?”

    看到李逸没理她,又追着李逸问,

    “这是玻璃种吧?哎呦,真漂亮!回头就打幅首饰去!儿子,这些料子值多少钱?”

    也该李逸嘴贱,随口回了一句,两三个亿吧,然后就看到老妈捂着胸口靠在了墙上,顿时一阵手忙脚乱。

    好半天李妈才缓过劲来,嘴里喃喃自语着这屋串那屋,那屋串这屋,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怎么了,妈?”

    “怎么了?我找地方藏着些宝贝啊?哎呦,我说儿子,你弄这些宝贝回来,可把你老妈害惨了,我以后晚上还睡得着觉吗?”

    李逸暗暗嘀咕,你这屋里早就放着两个多亿的东西了,也没见你睡不着!

    “我明天就把这块玻璃种和那块独山玉存银行去,剩下的值不了多少钱,不用担心。”

    听说儿子不把东西放家里,李妈终于放心了,可是不片刻,就又开始担心起来,

    “小逸,你说银行会不会偷偷给换了啊?这可是两个多亿的东西呢!”

    “不会,你存银行的钱丢过没有?”

    “那不一样,这可是东西!哎呦,我头晕,要躺会儿……你快把你爸喊回来看着,这可是两三个亿啊,天哪,换成钱屋子都该堆不下了吧,天……”

    李逸真后悔把料子都抱回来,他就应该直接把玻璃种和独山玉存银行,剩下的哪怕就是扔车上也比现在强啊!看着老妈捂着头床上躺着去了,他决定晚上加大何首乌的投放量,否则老妈还真的很可能睡不着觉!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