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月末早上起来投投票,下个月整月都萌萌哒哦!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2016年一年都萌萌哒!

    蜜蜡的资料在脑海一闪而逝,李逸用右手拿起了那枚鸡蛋,先颠了颠重量,二两多三两仿佛,相比起蜜蜡来,这重量有点过了。他又仔细看了看表皮的纹路,心里猜测这会不会是蜜蜡原石?

    如果真的是蜜蜡原石,那就简单了,找人加工一下,这么大的个头应该还能剩下不少,若真是极品的老蜜蜡,价值相当不菲。

    可问题来了,以这家瓷器作假的水平,不可能不知道老蜜蜡的价值。就算不知道,既然已经有人告诉他们这是老蜜蜡,他们就不会去查吗?就这样还让他随便给点……

    想通了这点,李逸的兴趣就不大了,他将东西交到左手,准备过一下就放下走人,然而,东西是放下了,告别的话临出口时却变了,

    “随便给点,这……”

    他一边思索着该怎么表达,一边在心中破口大骂,见过作假的,没见过这么蠢的作假的,居然用极品的龙诞香来冒充价值更低的蜜蜡原石,这简直是……

    对面的两位看到李逸居然开口谈价,眼神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惊喜,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和李逸的判断恰恰相反,这两人并不蠢,非但不蠢,反而精明的可怕。

    用龙诞香来冒充蜜蜡原石,这是一个在几分钟时间内临时制定出来的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不是想骗谁,而是想借助李逸的水平来帮他们认定这块石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到底值不值钱,值钱的话,又能值多少钱!

    说实话,他们查了不少资料,也问了几个朋友,都没有一个能告诉他们这块石头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这个东西,却真真正正是从古墓里带出来的,而且当时就放在墓主的头边!

    之前的两家,都在李逸刚刚离开就给他打了电话,所以他知道李逸应该有点水平,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念头将龙诞香拿了出来,实在不好直接问是什么,就随便编了个蜜蜡的由头,明知道不像,急切间也想不出什么相似的东西,只好凑乎了。

    没想到李逸竟给了他们一个这么大的惊喜!有点眼力的人,想必都能认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老蜜蜡,甚至和蜜蜡原石也相去甚远,不认识这东西的多半会不屑一顾,甚至还会嘲笑他们没见识,但李逸没有,非但没有,反而问价了!

    这个人认识这东西!

    李逸没有看到对面两个人的眼神,也没想到这纯粹就是一个试探,他只是在琢磨,该怎么将东西弄到手。

    龙诞香的价值他大概知道一点,单价并不算贵,但什么都有例外,尤其是和极品两个字挂上钩以后!

    对面这两个人明显是不认识这玩意,说是随便给点就能拿走,但问题就在这随便给点几个字上,随便给是给多少啊?给多了人家会认为这东西是个宝贝,给少了别人会认为,既然不值钱,你还要它干什么?

    所以这次,他是真真正正的被难住了。

    对面两个人惊喜之后也为难了,李逸是认出了这个东西没错,可是没告诉他们啊?没告诉他们就无从判断东西的价值,无从判断价值就没法交易。这东西在他们手里时间不短了,难道还要继续握下去?

    男主人想了想,决定跟老婆子商量一下再说。两个人找个借口跑厢房去了,李逸也发现不妙,看来他刚才的举动已经引起了这两口子的怀疑。

    该怎么办呢?同一时刻,几个不同的人都在思考这个相同的问题。

    老两口商量了一会儿,决定直言相询,这个年轻人如果说实话,价格出的又不低的话东西就给他,如果支支吾吾不肯说,那就对不起了,你跟这宝贝无缘!既然确定这东西有价值,他们大不了再花点代价,到大城市找高手辨认就是了。

    计议已定,老两口再次回到堂屋,给李逸倒了杯白开水,老头子发话了,

    “我听小龙说你叫李逸?是个大学生?不得了,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厉害,我们真是越来越难混了。”

    李逸不知道老家伙准备跟他摊牌,还在奇怪这话说得明显不符合他农村人的身份啊?他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呢?

    客气了几句,就听到老头子又说了,

    “这东西呢,确实不是老蜜蜡,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它是一件宝贝。”

    李逸心中一跳,知道对方还有话说,也就没开口,只是做出一个倾听的模样。

    “当年,我一个朋友,呵呵,也就是认识,不算什么朋友……他从地下出来的时候,给了我这么一个东西,我也请教了一些人,大家都不认识。但是那个给我东西的人告诉我,这是从一个清朝官宦人家的墓里取出来的,而且当时就放在墓主的头边,装它的盒子还很华丽!所以啊,我认为它是一件宝贝。”

    李逸刚开始听到他说从地下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个盗墓贼,等听到东西是放在墓主头边的时候,就知道今天想带走这件东西怕是要付出点代价了。

    “小老弟,我也不绕弯子了,我呢,看出来你认识这东西,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啊?知道了东西是什么,才能谈价格嘛,有小龙在,你姑姑我也认识,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肯定不能坑你不是?”

    李逸笑笑,这话要反过来听,意思是说既然大家都认识,你可不能坑我啊!你个老小子,做假瓷器这么厉害,也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居然还有脸让我不坑你?好,咱就冲着不坑你来,看到底能不能坑着你!

    李逸没心情跟一个老骗子客套,拿起龙诞香,整理了一下语言,说道:

    “你们知不知道龙诞香?”

    “啊,你说这东西竟然是龙诞香?果然是宝贝啊!”

    老头子还没反应过来,一边的老婆子先叫了起来,她一把从李逸手上将东西抢过去,眼中贪婪至极的光芒几乎能射穿这块小小的龙诞香。

    李逸苦笑摇头,

    “龙诞香确实是一种顶级的香料,但如果你们有所了解的话,就应该知道,它的单价并不贵。”

    “单价不贵?”

    老婆子示意老头子接着谈,她回房间查资料。李逸在她挑开门帘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竟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心里不禁暗骂,果然是两个老骗子,作案工具还挺齐全的!笔记本不乐意了,你用我来码字就是好的,人家用我来查查资料就成作案工具了?就算他们是骗子,我有的选吗……哦,跑题了……

    “龙诞香的价格是按照克数计价,每克根据品质不同,在50到200之间波动,而你们这块,最多不超过150克,所以就算是龙诞香,也值不了多少钱。”

    网上有关龙诞香的信息很多,价格也很好查,没一会儿老太婆就出来了,点点头证明李逸说的没错。

    “那……这东西你收不收?”

    老头子搓搓手,200块一克,150克……三万块钱它也是钱啊,在农村够他们一家子过两年了!这货脸皮倒厚,直接按最高价计价。

    “价格合适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你们想卖多少?”

    对着骗子,李逸连尊称都省了。

    老太婆转身从房间里端出来一架天平,差点亮瞎了李逸的钛合金狗眼,尼玛这还真是专业啊,连这种作案工具都有!(天平郁闷,你才是作案工具,你们全家都是!)

    这架天平是老两口用来调配瓷器颜料时的所用的工具,这会儿用来称量龙诞香正合适不过。

    “191克。”

    这么小一块居然接近四两!

    龙诞香时间越久,收缩的也就越紧密,颜色也就越深,自然也就越珍贵。李逸暗暗点头,不负极品之名!

    老两口对这些倒是没什么察觉,只是老太婆嘟哝了一句,

    “没想到这小东西还挺重!”

    老头子沉吟了一阵,目光平静,一开口却吓了李逸一跳,

    “那个……你看,五万怎么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