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每天起床投几张推荐票,一天都萌萌哒!

    这个世界上有钱肯定是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没钱,是真的什么都干不了。

    李逸在几家房产中介转了一圈,发现就他那三十多万,别说是买一个小院,甚至连首付都不够!

    “好几个亿在外边扔着,我现在竟然没一点钱花……”

    李逸站在白河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感慨万千。真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曾经还为几百块钱房租发愁的青年,什么时候,在他的眼里三十几万都不算钱了?

    女朋友还没到手就吹了,宝贝倒是到手了,可急切间又换不成钱,他正准备对着河面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候,庄晓玲的电话来了,

    “沈启涵要回燕京你知道吗?”

    “我该知道吗?”

    听筒里沉默了一下,庄晓玲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不知道就这半天,你们之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不过她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想绝对不是为了我。她明天就走,我听她的意思是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会吧,她那么牛?工作说不要就不要了?”

    “她情况特殊,慢慢你就知道了。行了,你在哪儿,要是自己转不过来弯,用不用我帮你约她出来?女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李逸忽然没了任何兴致,冷冷的说了一句,

    “不用了。”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的李逸特别想找个什么疯狂的事情干干,如果手边有解石机,他一定会将那两只巨龟拖过来,把没有宝贝那只切割的粉碎……好吧,这证明他还没疯,问题还不严重。

    沿着河边一路溜达,远远的又看到了李宁体育馆,要不要去赌石发泄一把?顺便还能赚点钱花花?想到赌石,忽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这次展会只有十五天,总不可能专门为此买几台新的解石机吧?而且昨天看好像也不是新的,那么这些机器都是从哪儿来的?

    解石的师傅自然不知道机器是从哪儿来的,但他能找到知道机器来历的人。李逸见到那个人就觉得面熟,想了一下才确定应该是在珠宝玉石协会的会上见过,只是不知道名字。

    想起整个珠宝玉石协会的红包都还在他家里扔着,李逸就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是小李啊,我还以为是谁在问呢,这些机器都是租来的,怎么,你也想租?”

    对方倒是认识李逸,这让李逸更加的不好意思,

    “我本来想买一台,现在知道能租当然最好了。”

    对方给了李逸一个号码,打过去一问,是一家矿山设备租赁公司,原来如此!

    解石机和吊装葫芦最短的租期是一个星期,李逸自然没问题,接下来再租个院子就行了,只要给钱,容易的很,哪怕你在里边杀人放火都没人管。≮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李逸又跑了一家中介,找了一家很偏僻的院子,然后通知矿山机械公司和卧龙玉器厂,让他们明天把东西送过去。解决了这个问题,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憧憬起来,巨龟肚子里的宝贝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跑了一天回到家中,看着小鸡在纸箱里蹦蹦跳跳的想往外跑,李逸挠了挠头,虽然纸箱子被老妈换了一个高的,可是看样子也限制不了这只战斗鸡几天,该想个办法处置一下。

    “小逸,这几天你哪天有时间?我给你说一下,你老爸的意思是想趁放假回老家一趟,顺便把这只鸡也送回去!放它出来就到处拉屎,不放它出来就不停的唧唧叫,烦死了!”

    李逸笑了,那就后天吧,明天把巨龟解决了!

    第二天上午10点,解石机和巨龟都送到了地方,李逸先用那个没有宝贝的巨龟练了练手,几经周折,终于成功的将其大卸八块。停下休息的时候,发现手机不知何时接到了一个短信,打开一看是庄晓玲的,只有三个字,

    “她走了。”

    走就走吧,人这一辈子,遇到的过客还少吗?

    喝了一瓶矿泉水,李逸继续开干,四刀下去,巨龟变成了一个四四方方背部隆起的大石头,宝贝没有一点要出来的意思。

    黑色的独山玉一点也不透明,根本无从判断该从哪个角度下刀,李逸无奈之下只好随便找了一面,一点一点的往里片。三刀之后,就发现颜色开始变化,黑色逐渐变得更深,而且更加的滑腻,仿佛掺入了很多油脂一样。

    貌似这些黑色的玉石也是不错的材料啊!但真正的宝贝还没有现身,没办法,只能先顾那边了。

    李逸下刀更加的小心,再片了薄薄两刀之后,宝贝终于露出了一点端倪,乌黑油亮的切面上,开始出现一些翠绿色的小细点,那种感觉,就好似一块崭新的黑板,被顽皮的学生溅上了一些泥点,不过这些泥点是绿色的。

    他犹豫了半晌,决定还是先擦一下看看再说。十分钟后,眼前的结果终于证明了他决定的英明。他从切面的上端开始擦,明明离翠绿色的小点还有点距离,但是黑色玉石的内部就已经看到了短短的一截翠色脉络,从走向来看,那翠色细点应该是这条翠色脉络的延伸。

    沿着脉络向玉块中心的方向继续擦石,李逸发现,翠色脉络越来越粗,又擦了两三公分后终于发现它似乎是长在一个不规则的球形物体上。

    如果那些绿色小点都是这样脉络的延伸就麻烦了,翠色脉络和黑色的独山玉纠结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被分开,除非一刀切!

    对于宝贝的形状李逸已经有了一个猜想,只不过还需要擦开其他的面来验证这种猜测……

    他换了个面继续片石,这次比较幸运,只片了三刀就看到了和刚才那个切面相同的东西。再换一个面,两刀,再换一个面,五刀……

    李逸又在另外一个面擦出一根翠绿色脉络后,终于验证了他的猜测,这块黑色的独玉里包裹着的是一个翠绿色刺猬一样的东西!

    说是刺猬可能不太合适,他的脑海中还有另外一个画面:

    亿万年前,这块黑色的独山玉还是一潭碧绿色的水,某一天,一个东西落入水中,激起了一团四溅的水花,然后就在那一刻,变化出现了,所有的一切都被瞬间冻结,然后水潭的水变成了黑色的独山玉,而那些溅起的水花则保留了翠绿色,长出所有脉络的那团不规则的翠绿色玉石就应该是当时落水的东西……

    尼玛,难道是落水那个东西搞的鬼?要不为什么只有它附近的保持了翠绿色,连溅出的水花也是翠绿色,而其他没有和它有接触的都是黑色呢?

    不得了,不得了,这下有大发现了,说不定还能因此验证出一直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神仙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落水那东西说不定就是哪个神仙封印的什么怪物!

    李逸觉得脑子忽然不够用了,随即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倒在解石机上!

    在地上坐了半天,猛然发现天都快黑了,然后一阵剧烈的饥饿感传来,才想起他竟然从上午十点一直干到现在,连午饭都忘了吃了!

    一口气七个小时的强体力劳动都没觉得饿,这怎么可能?糟了!这里边的妖怪说不定还没死,一定是被它给影响了!

    李逸鼓起最后一点力气,把玉料抱到车上,然后抓起车上常备的饼干大嚼了一阵,感觉好些后驱车直奔胡志远家。

    等到他将胡志远请到车上,让胡志远看了玉料,然后神神秘秘的讲出自己的伟大猜想。胡志远默默的听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奇怪,最后变得木然一片。

    李逸讲完了,车内的气氛变的诡异而阴森,就在李逸强烈怀疑这是妖怪在作祟时,胡志远忽然平静的说了一句,

    “小李,你想多了,这不过是正常的俏色罢了!”

    李逸一拍脑门,哎呀尼玛,还好是想多了,否则偏成这样,各位读者老爷们还不把维果这货给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