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继续风骚裸奔,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看看到了目标展位,李建军停下来,仿佛自己是老板似的招呼大家随便看,五千块钱以下的毛料一人一块,随便挑,算他的!

    唐涛乐呵呵的去挑料子,庄晓玲拉了一把,没拉住光明,看着这家伙也撅着屁股在毛料堆里选货,气的不行。李逸看到她的表情,不明白怎么回事,好像两女都不太待见李建军似的。正准备悄悄的问问沈启涵,忽然看到庄晓玲不知道哪根筋又不对了,竟笑眯眯的拉着沈启涵去选毛料,不禁一阵不明觉厉。

    “启涵,我们就比着五千块钱的料子买,买完再让李逸帮我们看看,到时候……有便宜不占是个王八蛋,我们两口子都在,运气好点不但钻戒能回来,说不定连项链、耳环都有了,咯咯咯!去,你去叫李逸也选啊,傻站着干嘛?五千不是钱啊?”

    李逸看到众人都在选毛料,没事干,就拿手摸着架子上的半赌料玩,不一会儿,全摸完了,也没什么值得出手的,只好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边看众人选石。

    “你怎么不选一块?”

    “占人家便宜不好吧?他那么瘦……”

    沈启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白了李逸一眼,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要占他便宜了?选好了我们自己出钱,不过你可记得要帮我们把好关哦。”

    李逸摇摇头,

    “我看全赌料一般,看半赌看的很准,要不帮你选一块半赌吧?”

    “不用你帮忙,我选你看,别让我亏了就行。”

    说罢嫣然一笑,拉起还在地上蹲着的庄晓玲,耳语了几句,两人去看李逸刚才摸过的半赌料去了。

    不一会儿,再次确认感觉没错的李建军站起来,冲着站在一边的工作人员招招手,

    “这块怎么卖?”

    “十五万,先生。”

    “能不能便宜点?”

    “我们不讲价,先生。”

    李建军手一摆,胡乱的冲着其他几个人一指,

    “连他们的都算上,一块结账。”

    工作人员一看,唐涛选了一块一千的,光明捡了块五百的,其他人都空着手,就跟李建军确认了一下,这家伙看了一眼还在选半赌石的两女,心中一热,说道:

    “先算这些,待会那两个女孩选完了我再结。”

    付完款,工作人员帮他们拉到解石区,看到三号机子前边只有一个人在排队,就将料子卸到那边,给了他们一张免费解石的牌子。

    “我刚做这门生意的时候……”

    李建军看到两女一人拿着一块婴儿拳头般大小、开了窗的半赌料跟上来,虚情假意的埋怨了一番没让他付钱之后,就开始大吹特吹当年的发迹史,各种神奇的段子不停抛出,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听得唐涛和光明一愣一愣的,甚至连两女都流露出了留意的神色。

    结果这家伙就更来劲了,那口水,简直就像是天上的银河,地上的长江,缠缠绵绵就没有个断绝的时候。

    李逸看旁边放着一个手持砂轮没人用,就问两女要过毛料,准备帮她们擦开。他帮她们买的这两块料子都是糯种,而且水头足,色也不错,但因为开了窗,所以基本上赚不到什么钱。还好两女表示都是想自己做一个挂坠玩,李逸看到又不贵,就推荐了这两块。

    李建军一边讲,一边时刻留意着两女的举动,看到她们已经被自己的故事吸引,正来劲的时候,忽然看到她们居然被李逸那小子用如此卑劣的手法引走,登时大怒,满脑子都是该怎么才能给这臭小子一个教训的念头。

    “李逸,刚才竟然忘了你学是珠宝玉石鉴定,看石肯定是高手!正好,你过来帮我看看,要是不好趁还没切赶快回去退掉,十五万虽然不算啥,但也是钱不是?”

    买了的毛料居然还能退?李逸不知道行不行,但是李建军说的合情合理,所以看还是要看的,大不了说看不准就是了。

    李逸上前去看李建军选的毛料,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不是他看不懂,也不是李建军选的不好,只是他觉得……怎么说呢,这块毛料很险,很阴险……对,就是这种感觉!

    在李逸看来,这块毛料上的特征都是似是而非,遮遮掩掩,绝对是属于那种能让看石的人郁闷的想要吐血的类型……

    “我看不准,不过既然是你选中的,应该不会错吧。”

    “哈哈,李逸你太谦虚了,其实这块毛料很简单,你看,这里看着是癣,其实是一种特殊的松花,这里的莽带看似若隐若现,其实是假的,真的在这里。还有这个地方,用强光手电照射会有微弱的反应,这是一般人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呵呵,其实这些,用点心看就能发现,可惜啊,现在毛糙浮夸的人实在是太多,能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做一些事情人又太少了。”

    这货一副悲天悯人的高人形象,然后好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又连忙给李逸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绝对不是故意说你,真的是一时有感而发啊!”

    借故踩了李逸一脚,又把两女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李建军觉得还不过瘾,一个劲的琢磨着待会儿怎么样才能再阴李逸一把。

    李逸不知道之前的事情,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李建军属疯狗的?难道他以为我说看不准是在怀疑他的水平?他决定离这个人远一点。

    两女却心知肚明,知道李逸恐怕是糟了沈启涵的池鱼之灾,庄晓玲眼珠子一转,娇声道:

    “李逸,你快过来,启涵让你帮她解毛料呢!”

    看到李逸应召过去闷头干活,李建军更郁闷了,差点连吹牛的心思都没了。

    李逸刚刚将两块毛料都擦出来,那边就轮到李建军解石了。李建军解石和买毛料恰恰相反,很小心,他先让师傅擦出了一个窗口,看了一会后又薄薄的片了一片下来。

    “哇,出绿了,涨了!”

    “不错,看样子这个瘦子是个高手啊,我在这儿看了一下午了,统共解涨的也没超过三个!”

    “小伙子,我劝你就这样加点钱卖了吧,再切下去风险更大啊!”

    “对啊,卖给我,我绝对给你个最高价!”

    听到围观的人议论,一伙十几个长期游荡在解石区的掮客围了上来,李建军趴在切口上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站起来说道:

    “好,我不切了,你们谁想要,过来看石吧!”

    沈启涵虽然不待见李建军,可是从来没见过什么叫解涨的她很想去看看毛料到底是什么样子,尤其是看到那群掮客一拥而上之后,更加的心动不已,

    “晓玲,待会儿我们也去看看吧,我还不知道什么叫解涨呢!”

    “你不是讨厌李建军吗?”

    “一码归一码!”

    这时,第一个报价出来了,7万!李建军阴沉着脸摇摇头,他之所以不再解下去,就是看出来再动刀八成的可能是垮,所以在情况最好的时候毅然决定转手。可别人也都不傻,十几个掮客,一共只有三个报价的,最高的也没超过8万,这让他很是不爽。

    这时,两女拉着李逸看石去了,李建军心中一动,起了再踩李逸一脚的念头,

    “李逸,有没有胆子赌一把?你要是敢赌,我七万……不,六万转给你,你要是没勇气不敢赌,也没关系,风险我全担了,咱不卖了,继续解!”

    李建军心里还在盘算着继续解到底会亏多少钱的时候,没想到李逸竟呵呵一笑,

    “你真的六万转给我?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这料子我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