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多次接触毛料和明料,李逸基本上已经试出来了,凉气的冰寒程度代表翡翠的种水,输入时间的长短代表大小。≮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根据这个信息,他判断里边的玻璃种多半只够做一个挂件或者其他什么小东西。

    看了看这块起码超过七十斤的毛料,他摇摇头,要想从中找出那么小一块翡翠,真不是水平问题,恐怕更多的还需要点运气。

    从刚才众人的交谈中他知道这个朱晨峰虽然也是珠宝玉石协会的会员,但是大家吸收他入会却有一个不好明说的理由。这个瘦子是珠宝协会最主要的赞助人,说的更确切一点的话,这个瘦子是珠宝协会成员的主要赞助人。多出成员这两个字,就说明这种赞助是给私人而不是给协会的。

    这两块毛料就是朱晨峰这次的赞助,解出翡翠来,大家卖了集体分果果,如果没有,那就自认倒霉吧!

    既然是这种情况,那说还是不说呢?说了又怎么跟他们解释自己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呢?李逸衡量了一下,决定闭嘴。

    牵扯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众人就格外认真。虽然没有擦出翡翠,但料子有那么大,还有机会。王铁刚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毛料几个面上都开个窗口再决定切不切。

    结果很不乐观,一共六个窗口都是白茬子,一点翡翠的影子都没见到,朱晨峰失望的叹了口气,王铁刚反过来安慰他,

    “老朱别郁闷了,你的心意我们都知道,这么好一块料子没开出来是我们运气不好,不代表你老朱心意不到位!”

    其他众人纷纷附和,王铁刚大吼一声,

    “砂轮一响,老板遭殃!给我千刀万剐!”

    在众人不甘、好笑、侥幸、失望等等复杂的眼神中,毛料被大卸八块,不出李逸所料,果然没有找到那块玻璃种!

    “行了,这些石头谁爱要谁要……哎,老黄,你们家不是正在盖院子吗?拉回去,将来说起来你家院子都是毛料盖的,多土豪!”

    “滚你个王大炮,让老子用赌垮的料子盖院子,你什么意思啊?”

    “你弄个有翡翠的放房顶,要那种最绿的!”

    “我去,不就那天少喝了一杯酒,你们就这么出息我?”

    哄笑声中,王铁刚从解石师傅手中拿过砂轮,亲自动手开始擦第二块毛料。

    “哎呀,出绿了,真的出绿了,大炮你快停手!”

    王大炮关了砂轮,顾不上用水淋,直接用袖子一抹,然后趴上去看了几眼,冲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眼镜男竖起拇指,

    “这你也能看出来?那你还戴眼镜干什么?”

    眼镜男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镜,

    “你们看阳光,我站这个位置,阳光照到翡翠上的反光正好射到我眼里,刚才我看到绿光一闪,就喊你停手,果然……”

    当时就有好几个人过去到眼镜男的位置上尝试,可是转了一轮也没有一个人能看到那抹绿光,最后王会长笑道:

    “小赵你是想翡翠想花眼了吧?刚才大炮擦石的时候那么多灰尘,怎么会有太阳反光?”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开始取笑小赵,不过这次语气更加轻松,因为奖金有着落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小赵,你媳妇昨天晚上穿的不会是绿内裤吧?”

    “错了,我告诉你们,小赵的私房钱被老婆没收了,所以眼睛看到什么都闪绿光,钱啊钱啊……”

    “不对,看到钱应该闪金光才对,怎么会闪绿光?”

    “老子就知道你有这一问,告诉你吧,小赵眼里的钱可都是美元!”

    李逸注意到喜欢开玩笑的始终都是那五六个人,其他的都像他一样,只笑不说话。不过即便这样,能看到一群大人在他面前耍宝,而且这些人平时多半各有身份地位,他就觉得格外的神奇。

    玩笑开完了,王铁刚继续擦石,直到擦出了白雾的范围才停手。

    “料子不小,种也不错,接下来怎么切?”

    “先从这个地方来一刀,不管料子大小,应该都伤损不到。”

    王会长走上前,用强光手电仔细看了一阵,然后指着出绿位置的背后说道。

    “等我先把这边擦开,没货的话就按会长的来。”

    不一会儿,擦开了一个碗口大的窗口,果真没绿。

    这一次李逸主动走上去将毛料搬起来放到大解石机上,引起众人的交口称赞,他们不知道的是,李逸其实是看到这块料子不错,趁机上去吸凉气去了。虽然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凉气有什么用,但是本能的认为应该多吸一些。

    “你们就笑吧,待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

    放下毛料,李逸的脸色有些古怪,这些人今天的点儿可真有点背。看得出来,朱晨峰是在努力的巴结,这两块料子都可以算得上是上上之选,奈何一块有玻璃种的大家一个人都没发现,这块被大家一致看好的又多半是一块靠皮绿,因为刚才的凉气,给他的感觉竟然还没有那块玻璃种时间长!

    一刀,毛料背后被切开了,没绿在大家预料之中。第二刀,深入了大概五公分左右,结果还是没绿,大家目光平静。第三刀,已经接近中线了,结果还是没看到绿,有几个人不淡定了,抽烟的抽烟,擦眼镜的擦眼镜,说话的说话,纷纷开始掩饰自己的不安。

    第四刀,距离出绿的地方不过十厘米,结果还没有出绿,有几个人的脸色开始绿了。

    第五刀,解石师傅实在是切不下去了,王铁刚骂骂咧咧的走上去,接过刀把,用力的按了下去!

    靠皮绿,垮了,第二块毛料竟然也垮了!

    朱晨峰的脸色先绿了,快步走上去看了看毛料,拱手道:

    “各位兄弟对不起啊,我明天再送两块过来。”

    王会长摆摆手,

    “算了,今年就这样吧,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朱晨峰脸上的喜色一闪即逝,然后跟着大家一起愁眉苦脸,妈蛋,今天确实有点邪性,差点误了大事,看来回去要找那两位赌石的师傅好好聊聊!

    看到众人不欢而散,李逸走上前去,在第一块毛料的碎块上随便摸了几把,捡起来一块长长的尖角,

    “这块我拿回去做个纪念,下回再想参加你们的会议也不知道到哪年了。”

    众人的心情都不好,也没什么精神搭理他,王会长接过小董打好的东西分发给众人,吼了一句,

    “今年没了还有明年,打起精神把活干好了才是正经!”

    李逸驱车离开小院,在路上开始算账,朱晨峰拿来的两块料子都不错,要是买的话没有一百万也要八十万,也就是说在场的各位不解石的话,每个人都差不多有八万块钱的外水。可惜他们太贪心不足,最后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便宜了他这个外人!

    八十万收买整个珠宝玉石协会,而协会手里正好握着正规权威的鉴定证书,这一下还不知道有多少消费者要遭殃!可这就是现实,徒呼奈何!

    不过李逸想起了五叔曾经告诉他的一句话,珠宝协会的鉴定证书虽然有点虚,但是比起外边小店那种三十块钱一张的所谓的鉴定证书来说,还是要正规不知多少倍!

    谁是最可怜的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