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拜求推荐收藏!

    还不到下班的点儿,气鼓鼓的李妈回家就床上躺着去了,看到李逸笑眯眯的进来,手上居然还拿着那幅画,不由怒道:

    “怎么还没扔?”

    “妈,刚才我没仔细看,后来准备扔的时候看了一眼,发现了一点小秘密,这幅画很可能真的是一件宝贝!”

    “真的?”

    李妈一跃下床,身手矫健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年届五十的老太太,以至于她和李逸都愣住了,这还是那个天天喊疼,爬个四楼都要挪半天的老妈吗?

    “先不说这个,你给我说说,那么多人都没看出来,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这幅画是个宝贝的?”

    李逸将画打开,

    “这幅画大家都没看错,就是一张民国时的印刷品,不是宝贝。但是这幅画的背后另有玄机,来,你先摸摸,是什么感觉?”

    “感觉?纸面比较粗,还有就是有些厚……是不是那时候的纸都这么厚?”

    李逸不由的伸手给老妈点了三十二个赞,如果那些店主看这幅画的时候旁边站着一个非专业人士,估计早就发现端倪了。因为这些人很可能不知道装裱,所以也就不会踏入这个思维误区。一旦产生了怀疑,再细细的查看,这幅画的秘密就无所遁形了。

    “印刷的纸比一般的纸要厚一些没错,但是也厚不到哪儿去。这幅画这么厚是因为装裱的原因,装裱那个人在这幅画的背后又贴了一层纸。那么问题来了,第一,这只是一幅市面上很常见、很普通的印刷品,有没有必要装裱呢?答案是很显然的,否。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来……”

    一番说辞下来,老妈点头认可,可是紧接着又提出一个问题,既然你都能发现这幅画不该装裱,那为什么别人发现不了?

    李逸忍不住又给老妈点了个赞,这下终于可以确定了,他上学时不用功成绩却始终那么好,绝对遗传自老妈!

    “这又是一个思维误区,因为看到这幅画的都是现代人,他们认为拥有这幅画的人可能不太懂古画,以为是民国的就值钱,所以才拿去装裱。也就是说,他们其实是判断错了装裱的年代!”

    这下老妈终于懂了,也兴奋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边很可能还藏着一幅画或者一幅字?然后就是,既然能让人这么精心的隐藏,那么这幅画或者字一定很值钱?对不对?”

    “宾果!全中!”

    “那我们把它打开吧!”

    李逸的意思是等老爸下班一块开,否则老头子岂不是看不到您英明天纵的一面了吗?老妈欣然点头以为然。然后李逸就看到她拿起手机,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十分钟后李爸到家,进了门就一个劲的埋怨,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还有一个半小时就下班了都等不及,非要我请假!”

    “那个破班有什么好上的?你过来,有好东西给你看!”

    李妈指着观音像把李逸刚才那套说辞叨叨叨一通说,说的李爸一愣一愣的,然后伸手摸了摸李妈的额头,

    “你没发烧吧?这是什么逻辑,人家装裱的厚一点还有问题了?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李妈差点就被气疯了,抓起枕头就锤了老头子两下,还好李逸喊了一声“开始搜宝行动了”,否则李爸今天指定没命吃饭!

    李逸用裁纸刀先把卷轴的一端切去,然后沿着画面一点点的向下摸,摸了一遍,感觉好像都是差不多厚,没办法,只能一点一点的往下破坏。

    破坏之后就发现,这画果然是三层,不过装裱那个人很狡猾,怕人发现厚薄不一的情况,在这幅画尺幅不到的地方又填上了白纸,怪不得刚才从头摸到尾都是一样的厚度。←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找到了头自然简单,不一会儿,李逸就将画取了出来,先看落款,一共三个钤印,“苦瓜和尚”、“冰雪悟前身”、“石涛”。这下轮到李逸挠头了,明明是张大千,怎么会又蹦出来个石涛?

    “石涛是谁?他的画值多少钱?”

    李逸还在纠结张大千和石涛的问题,顺口答道:

    “石涛好像是清朝的大画家,据说在国画史上地位很高,他的画……我知道一幅,当时好像拍出了四千多万!”

    “四千多万!”

    李妈和李爸的声音都哆嗦了,半晌,李妈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小逸,这也太值钱了,要不,咱给人家送医院去吧?”

    李逸苦笑一声,老妈实在是太善良了!刚才还气的跟个啥似的,这会儿听到画这么值钱,却要还给人家!

    “这可是四千多万啊!你确定?”

    “确定……嗯,不确定吧?老头子你说呢?”

    “我听儿子的。”

    “妈、爸,还回去是不可能的,这事你们不懂,这是行规!”

    李爸迷恋的看了一眼画面,悠悠道:

    “也没觉得画的多好啊?怎么就能值四千多万呢?不过这画保存的确实不错……”

    一道闪电划过李逸的心头,糟了,忘了这么回事了,这种几十年前的东西刚刚拿出来接触空气,如果不做处理的话会很快坏掉的!

    怎么办?怎么办?找装裱行?被人给换了或者弄烂了,哭都没地儿哭去,那……他眼睛一亮,找胡老!

    飞快的拿起电话拨过去,如此这般一说,胡老也急了,

    “你别来我这儿,我不会装裱也没工具,我给你个地址,你赶快去,我们那儿见。”

    李逸将画小心的夹在老妈找来的硬纸板中,一溜烟的跑下楼,李妈不放心,死活让李爸跟去给他开车。车上,李逸将收到的地址告诉老爸,三十分钟之后,在白河南的一个独家小院门口,李逸拿着画下了车。

    听到车响门就开了,胡老和另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一起迎接父子两个,

    “快,什么也别说,先把画拿去处理!”

    几个人匆匆忙忙的走进西厢房的一个房间,这里也有一个大木案子,比李逸在胡瑾泉那里看到的那个要小些,不过布置的却差不多。

    “老周,怎么样?”

    “没事,这幅画之前做过处理,而且保存的也很精心,我再处理一下就没事了。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要尽快的装裱。”

    几个人眼看着周老给画刷上了一层早就调好的溶液,然后周老和胡老凑在一起看画。

    “观音图带了没有?”

    “带了。”

    李逸把弄的破破烂烂的观音图放在了木案上。

    周老仔细的检查了一会儿,还捏起一片碎纸放到嘴里尝了尝,然后说道:

    “从工艺手法、胶水配方以及纸张情况看,应该是40年之后,49年之前那段时间装裱的。老胡,对这幅画你有什么看法?”

    胡老苦笑一声,说道:

    “我对这个没什么研究,只是觉得这幅画画的还不错,至于是不是石涛的真迹,我有点确定不了。”

    周老点点头,说道:

    “从这幅画所用的纸张和装裱时间来判断,我认为这是一幅张大千的仿作!大家都知道,张大千在仿古书画这方面是一等一的高手,他最初成名,人们吃惊的不是他的画作如何,而是他临摹石涛的作品惟妙惟肖,和真迹几乎一模一样。”

    李爸呆了,张大千他听说过,可是周老说了,这幅画是仿作,仿作也就是假画,也就是说,这幅画它不值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