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折腾了一天,确定何首乌没事,李逸终于松了一口气,才想起来好像昨天喝完粥后没洗澡,就是想看看是不是也会出一身油汗,可这会儿身上皮肤柔滑爽利,这不像是出过油汗的样子啊?

    或许出油汗就是在排毒吧?毒排干净了,自然也就没油汗可出了。小事一桩,值不着担心,李逸把这事放下了。

    第二天,小姨她们没好意思早早过来,吃完早饭,李逸看到老妈收拾东西,竟是一副要上街的模样,不禁奇怪起来。

    “我和你爸商量好了,跟你们一块去,我们还从来都没见过什么叫赌石呢!正好,你们赌完石头,把我和你爸放到医院,我们顺便做个体检,几十年的老毛病忽然一下子都不见了,这猛一下还真不习惯。”

    哎呦我的老妈啊,您老既然准备去体检,那还吃早饭干嘛?

    “忘了,没事,今天先检查其他的,最多明天再跑一趟就是。”

    开车去小姨家里接上两夫妇,五口人出发了。知道老妈老爸要体检,小姨坚持让先体检完再去,于是绕路去市里转了一圈,两个小时之后,几个人再次出发,不一会儿,就到了阳南古玩街。

    李逸犹豫了一下,决定直接去赌石的地方。一是今天人比较多,二是捡漏要看运气,半赌料虽有风险,但多买几块,总体上肯定是会赚的。不过,八十万,看来今天任务还有点重啊!

    阳南古玩城的几家玉器店里都有赌石,但是数量太少,不值得看。街底最深处有三家专营赌石的店铺,那才是李逸的目标。这些信息不用问,昨天刘强一路上早就交代的清清楚楚了。

    翠云轩,是一家专营赌石的店铺,老板娘徐翠云年方三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为人豁达又放得开,性格很是四海,再加上是个美人胚子,所以生意要比那两家好的多。

    远远地看到一个小青年领着四个老人一路头都不扭的直奔这边而来,站在店门口看着客人选毛料的徐翠云不禁皱起了眉头,莫非他们也是来赌石的?

    倒不是老人就没有赌石的,但她看到四名老人中有两名虽然穿着打扮也算得体,但身上那股子农民工的味道离老远就能闻到,让她很是疑惑,什么时候,农民工也知道赌石能挣钱了?

    一行人在翠云轩的门前停了下来,李逸大概的扫了一眼,这家一次性租了两间门面,然后打通了扩成一间,门口又占了一大片地方用来放一些大块的毛料,这会儿正有一些人在看石。

    工作日的上午就有这么多客人,李逸皱皱眉头,看来赌石已经深入人心,无处不在了啊。可惜,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看到里边的危险呢?

    “小逸,那些石头就是翡翠?”

    李逸点点头,

    “也不能叫翡翠,应该叫翡翠原石,就是我们说的毛料。每块毛料都有一层皮壳,要将皮壳破开才能知道里边有没有翡翠。事实上,流落到这些老板手里的毛料,除了老板故意放进去刺激生意的,几十块里有一块有料的就算是好的了。”

    “呀,这么难,要不咱们还是像昨天一样去捡漏吧。”

    李逸哭笑不得,

    “妈,那个比这个概率还低呢!不过,咱们今天不看这些,咱们看那种概率比较高的,就是挣得比较少,可能要一天时间才能挣够八十万。”

    “一天就能挣八十万还嫌少?你小子,记着给我踏实点!”

    李爸一开口李妈不愿意了,

    “哎,怎么说话呢?一天能挣八十万是咱儿子本事,你不服气你给我去挣挣看?上了一辈子班连个车都买不起……”

    李爸受刺激了,头也不回的朝地上的全赌石走去,

    “那我就挣给你看看!走,国文,咱们看石头去!”

    这几天,他很是找儿子讨教了些赌石的知识,什么松花、莽带、达木坎、帕敢的装了满脑子,早就想来试试了,这会儿,正好!

    “一定要找一块,让你这个婆娘看看我的手段!”

    李逸苦笑摇头,径直走上前问道:

    “老板,你的半赌料在哪儿?”

    徐翠云笑着迎了上来,

    “来赌石?小兄弟,两位大姐,这赌石里边学问可深了去了,一个弄不好,大笔的钱花出去,很可能一丝翡翠都没见到,你们……”

    老妈大手一挥,直接打断,

    “赌!不就买几块石头嘛,就算赔又能赔多少钱?”

    徐翠云苦笑,又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送钱,老娘总不好把金主往外赶吧?反正话已经说到了,你们赔钱了可找不到我。

    “大姐豪气,那就买几块试试?门口这边只有三块半赌料,其他的都在店里,你们看……”

    李逸笑笑,

    “老板忙去吧,我们自己看就行。”

    走入店内,周遭是一圈货架,中间摆放着几张桌子,半赌料和全赌料都有,李逸给老妈交代了几句,随便选了一个地方,开始看石。

    时间紧任务重,李逸直接动用鉴灵牌,有了初步的信息后才详细看毛料的表现,不一会儿,就选出了七块毛料堆在一起。

    “老板,你这毛料怎么卖啊?”

    其实,每块毛料上都用红漆写了价格,但那只是标价,真要买的话当然要搞价了。

    刚刚李逸在看的时候已经算过了,这些料子全买下来的话,如果不出意外,大概能挣到二十万左右。而这些料子要全部解出来,估计得折腾到下午去。

    徐翠云奇怪的看了李逸一眼,这么快就选出了七块,虽然这是开窗的料子,可是要想不亏本难度未必会比全赌料容易多少,难道这个年轻人是个真正的高手?

    挨个看了一遍李逸选择的毛料,徐翠云盘算一阵,开口道:

    “这七块加一起十八万。”

    李逸皱了皱眉头,原价是二十一万,才优惠了三万……

    “十五万,十五万就在你店里把毛料全解了。”

    徐翠云又纠缠了一阵,无非是些什么小本经营什么底大利薄之类的,最后看到李逸不为所动,也就很干脆的卖了。

    小姨从讲价开始就一直紧紧的抓着李妈的手,十几万买几块石头,小逸这都是为了我,千万可别赔了啊!其实她已经有些后悔了,钱多钱少是一个人的命,现在让李逸用自己的钱来为他们赌,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不过一想到外地的儿子和女儿,她又犹豫了,真是矛盾啊!

    买了毛料就是解石,徐翠云店里两名解石师傅同时上阵,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

    解石的结果证实了徐翠云的怀疑,这个年轻人是个真正的高手,这七块毛料里不但全部都有料,而且还都是好料。除了一块个头比较大的是细豆外,其他的都是糯种,其中还有一块翠色很好的冰糯!

    既然是赌石的地方,就有一些负责收明料的掮客长期驻扎,李逸的这七块毛料引起了他们的一阵争抢,最终以四十一万被一个秃头的胖子买到了手。

    李逸将几张掮客递过来的名片塞到口袋里,出门准备去第二家,七块毛料才挣了二十六万,而且大部分还是那块冰糯种挣的,看来今天的任务不轻。

    刚出门,他就被李爸拦住了。看到稍稍有点疲惫的老爸,李逸这才意识到,刚才为什么他总觉得好像是少了点什么,原来是这样。

    原来刚才无论他搞价也好,解石也罢,哪怕是后来几家掮客争购被众人围观,老爸竟都没有参与!他从一开始就在看石,竟一口气看到了现在!

    我勒个去,没想到家里瘾最大的竟然不是刘强,而是他老爸!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