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妈给几家亲戚和好友都打了电话,大家热热闹闹的分完鱼,李逸和老爸提着剩下的五条大鱼迈进了家门。等到老妈知道爷俩之所以能钓到这么多鱼全是因为李逸那个秘方的缘故,惊讶的差点没合拢嘴巴,

    “哎老李,既然这么灵验,你说咱们家专门卖鱼食怎么样?这效果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抢疯了啊!”

    李逸不禁暗暗佩服老妈的商业头脑,然并卵,何首乌就那么大一根,人吃都不一定够,至于鱼嘛,偶尔自己玩玩还行,做成鱼食去卖钱,呵呵……要不是这话是老妈说的,可不止这呵呵两个字!

    回到自己房间,李逸才发现两个膀子都是酸的,想起和鱼食还剩下半杯何首乌水,就端起杯子准备喝一口,结果一看之下,

    “妈,我杯子里的水你喝了?”

    “没有,我看那水不干净,就给你倒了。”

    “倒了?倒哪儿了?”

    “阳台上那棵桂花树盆里,怎么了?”

    怎么了?那一小片何首乌还在里边呢!可惜了,泡完水忘记捞出来了,老妈多半就是看到有那么一小片渣滓,才以为水脏了呢!

    李逸跑到阳台上种桂花的大花盆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片疑似何首乌的东西,上边沾满了土。他犹豫了一下,终于忍住了拿出来洗洗吃了的冲动,用花铲将何首乌片埋进了浅土层。≮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晚上自然又是喝了一大锅何首乌片粥,喝完一身大汗的李爸甩甩手臂,

    “你别说,这玩意还真灵,你妈这几天啥毛病都没犯,就连我,刚才还浑身酸痛呢,现在全好了!”

    “爸、妈,下周找个时间去趟医院,看看其他方面有没有改善,然后再决定喝多久。”

    “行!唉,这药就是一点不好,喝了就瞌睡……”

    李妈打了个呵欠,连碗都懒得刷,直接上床准备睡觉去了。

    李逸一直没机会试试不洗澡身上是不是也会像他爸妈那样出一身油汗排毒,所以也强忍着黏糊糊的不适,直接上床睡觉。

    快睡着时,忽然忽发奇想,都说那些精灵妖怪是吸天地之精华,而且还有不少是吸收月华的,那么,将何首乌放到月光下一段时间,会不会吸收月华呢?如果真能那样,就算不再长大,能恢复一下也是好的啊!

    想到就做,试试又不费钱。李逸爬起来看了看,四楼,安全的很。就推开窗户,打开盒盖,将何首乌连着盒子放在窗台上,然后心满意足的睡觉去了。

    安静的夜空,最深最蓝的宝石都不能形容那一片碧穹的美丽。一轮圆月缓缓升起,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来到了中天。

    忽然,仿似银盘般的月亮上忽然闪过一道凄美清冷的华光,瞬间穿越千万里的时空,照射到了李逸放在窗台上的何首乌身上!黑色的草衣被染上了一层银色的荧光,然后就开始慢慢的长大,长大……

    华光散去,就见何首乌竟长到了差不多成人般大小,然后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古装美人,看长相,三分像蔡璟雯,两分像苏可欣,再有三分像是一个极美的电影明星,还有两分像是当年李逸学校里的校花萧雪茹……

    李逸目瞪口呆的看着美人款款从窗台上凌空步下,俏然柔美的笑着朝他走来。忽然,晴空中响起一道惊天的霹雳,就见一道儿臂粗的闪电猛地一下劈在美人身上!

    何首乌美人身上陡然亮起一层柔柔的月色光晕,挡住了天雷的电击,然而这还没完,没等李逸回过神来,又是一道天雷闪电般劈下!

    我去!这何首乌美人是在渡天劫吗?化形劫还是金丹劫?

    李逸默默的数着,一共九道天雷……而且,貌似还没有完!

    李逸猛地睁开了眼睛,黑暗中,窗外传来哗哗的水声,这是下雨了?忽然一道滚滚的雷声远远传来,李逸不禁暗暗惊奇,这个月份还有雷?

    他打了个哈欠,用手机的电筒照了照窗户,还好,就留了一条缝,而且这个月份的风向应该吹不进来……我去,何首乌还在窗台上!

    李逸一跃而起,飞快的打开窗户,将木盒抱了进来,惨了,这雨也不知道下了多久,木盒都被灌满了!

    李逸匆匆的跑到卫生间,将水都倒出去,然后抱着木盒回到卧室,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湿乎乎的草衣。

    被水浸泡之后,草衣胀大了一圈,肥肥的看起来像是一个浮肿的黑胖子,用手指轻轻一捣,就能流出水来。

    “惨了,惨了,这下该怎么办?”

    李逸不敢将何首乌拿出来,即便是什么都不明白,他也知道何首乌之所以会一直白白胖胖的连水分都没怎么丧失,多半是这草衣的功劳。可是,如果草衣也出问题了呢?

    晒干?还是拿吹风机吹干?那会不会连着里边的何首乌一起弄干?可是不弄干,再泡上这么两天,何首乌岂不是要被泡烂了?

    李逸纠结了,觉也不睡了,抱着盒子在那里胡思乱想,

    “怎么办呢?没了何首乌,老妈老爸的身体……没了何首乌,钓鱼……话说我刚才梦到的美人怎么会是那么个组合?”

    当年,他确实是对萧雪茹起了那么一丁点小小的心思,可是他在学校里实在是太普通了,属于那种凑都不敢往人家身边凑的人。可是剩下两个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的内心深处,对她们也有欲望?

    我去,苏可欣实在是无福消受啊!咦?怎么会只说苏可欣,蔡璟雯那丫头呢?

    迷迷糊糊的挨到天亮,李逸再次看向怀里的盒子。嗯?这草衣似乎有点不对劲啊,怎么好像小了一点?

    他再次用手触了触,没水了?不会干这么快吧?还是说,这草衣根本就不是干草,而是还活着?

    不管怎样,这是一种很好的变化,那就先这样放着,看看再说,一两天之内,何首乌应该不会被泡烂。

    窗外,雨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李逸听到老爸老妈起床的声音。他推开窗户,忽然想起了那个荒唐的梦境,忍不住想道:

    “如果何首乌真的变成了那么个美人,自己到底是上呢?还是上呢?”

    这个问题注定无解,李逸长长的哀叹一声,独身二十三年的老处男啊,真是可怜!

    早饭刚吃到一半,门铃响,打开一看,小姨夫妇讪笑着站在门外,李逸挠挠头皮,何首乌都成那样了,他哪还有心思去帮他们赌石?

    还好,老妈一句话帮他解决了问题,

    “昨天钓的鱼太多,小逸怕是累到了,再加上晚上下了一夜的雨,到处都是水,要不明天吧?”

    “不急不急,小逸总要休息好才是。”

    老爸老妈上班走了,李逸独自待在房间里,看一会书就关注一下何首乌,等到中午老妈老爸回来吃饭的时候忽然发现,草衣好像又小了一圈!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变化越来越明显,等到晚上老爸老妈回来的时候,李逸发现,草衣已经差不多恢复了正常大小,只是非常的湿润。

    他长吁了一口气,找到原来划开的地方,想挑开看看何首乌有没有什么不妥,没想到找了半天,竟没有发现刀口!

    这草衣竟然真的还活着!那是不是何首乌也还活着呢?如果不是被人发现,说不定这家伙还真可能有长成精怪的那一天!

    李逸在原来的位置上重新划了一个小口,然后轻轻挑开,结果一看之下,手一哆嗦,差点将草衣划了个大口子。

    他这些天已经操作了无数遍,草衣新划开的位置就算是和原来有所不同,他相信这误差也不会超过半厘米,可是,现在他眼前这一片露出来的何首乌,白乎乎,脆生生的,哪还有什么被切割过的痕迹?

    原来泡水就能恢复,那岂不是说这何首乌他可以一直的用下去?

    “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李逸激动的背了几句《愚公移山》,然后猛地握拳顶肘,同时弯腰顶膝,耶!发达了!这下才是真真正正的发达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