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常槐之将粉彩碟交给马博文后,走到李逸身旁,扯了张板凳坐下,

    “老马是行里最著名的古瓷修复专家,你那碟子我看了,让他修复的话,修复之后的完整度差不多应该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也就是说,事先如果不知道有裂,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李逸吃了一惊,事先不知道有裂都看不出来?那是什么手艺?

    “你怎么找到这的?”

    常槐之的话让李逸一愣,难道刘存志没和常老通气?可没通气怎么常老不问他带没带东西,直接就问他带了什么东西?

    忽然想起他根本就没把粉彩碟掏出来给刘存志看,不由得汗了一下,还好他有鉴灵牌,知道粉彩碟是真的,否则万一他眼力不济,常老这一番大庭广众之下的鉴定,那他还不丢人丢大发了……

    “我就想让常老您帮我看看碟子,顺便还想问问您哪儿能修复,结果刘叔让我来这儿……对了,常老,你是在开培训班吗?”

    常槐之不知道这里边还有这些曲折,闻言低声笑道:

    “哈哈,培训班?谁能培训这些人?你可别小看这些老家伙,不少比我都厉害,我也就古瓷能拿的出手。”

    “那你们这是……”

    “这活动最早是由老王发动的,一开始也就是一帮老朋友们不定期的聚聚会,聊聊天,当然也可以交流藏品,互通有无。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就有人提议,干脆搞成定期活动,每个人都必须带一件藏品参加,以开阔大家的眼界。”

    “有人有东西自然就有交易,有不愿意卖被问烦了生气的,也有为了抢一样东西发生争执的,后来就有人提议干脆搞成拍卖……不过这个拍卖和别的拍卖不一样,每件拍品都必须要经过大师的品评,这样既可以起到互相学习交流的目的,也有人给交易的古董背书保真,所以现在参加的人越来越多,也混进来不少纯买家。”

    李逸这会儿才明白刚才确实是搞拧了,不过还好,结果不错。他有点遗憾的点点头,刚才常老给瓷碟做了一个很好的广告,可惜那玩意还没有修补好,否则参加拍卖的话,绝对会比他私底下找人交易价格更高。

    这时,刚才给李逸开门的那个老先生走到台上,说道:

    “各位,刚才几位大师把今天的拍品都做了点评,下边拍卖就要开始了,还有人有问题吗?”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举手问道:

    “刚才常老介绍的那个碟子,就是让马老修复那个,也参加吗?”

    常槐之笑着看了看李逸,李逸连忙站起来,

    “没修补好的也能参加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参加吧。”

    “好,我们的拍品又增加了一件,那就请小朋友你给它定个底价。”

    李逸求助的看向常槐之,常槐之沉吟了一下,说道:

    “如果是完整的碟子,八十万起拍没问题,现在嘛,就二十万吧。”

    李逸笑了,看样子好人好事没白做,不但不亏本,多半还能有些赚头。角落里,王胖子的眼里几乎要冒出火花来了,刚坑了这小子二十万,没想到转眼间不但要回来,还眼看着要拿到更多,这让他情何以堪!

    “好,下边我宣布,拍卖开始!第一件,是由黄老板提供的阿卡红珊瑚朝珠一串,起拍价五万元,有意的朋友可以开始出价了!”

    李逸刚才没听到朝珠的介绍,这会儿也不太好意思问常槐之,就坐在那儿安静的听着。这个机会对他来说真的很及时,他现在最欠缺的就是对各种藏品市场价格的把握。

    朝珠从五万元开始,价格一路上扬,一直到了十一万,看看似乎有点走不动的意思,主持拍卖的王老又说话了,

    “刚才刘老已经给大家介绍过了,现在市场上顶级的阿卡红珊瑚已经卖到了近两万元一克,这串朝珠虽然品质稍差,但他毕竟是晚清名臣沈葆桢带过的东西,真的就没有人再出价了吗?”

    说完他等了一会儿,看到还没有人出价,就呵呵一笑,

    “那好,这件宝贝就是王老板的了,恭喜你捡了个大便宜!”

    常槐之摇摇头,老王越来越商业化了,刚才那话其实就是在误导大家,顶级的阿卡红珊瑚是有那么贵,但那都是拿来做珠宝原材料,这朝珠已经定型,就算真的是顶级的阿卡红珊瑚,也不能那样去算价格。

    第二件,是一件明代天启年间的青花山水人物纹提壶。

    天启皇帝就是明熹宗朱由校,明朝的第十五位皇帝,在位仅七年。这么说大家可能没什么印象,不过提起他手下的一个大太监,大家一定不陌生,那就是九千岁魏忠贤。也正是朱由校在位这几年,明朝的宦官专权达到了顶峰。

    天启帝逝世十多年后,明朝就灭亡了。

    若是把华夏瓷器生产绘制成一个数学曲线,那么明末清初这一段时间无疑是处于波谷,而它的两头连着的正好是两座波峰。前一个是明代嘉靖、隆庆和万历朝,后一个则是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朝。

    天启官窑瓷产量本来就很小,流传至今的就更少了。而且,天启年间的瓷器被发现的也很晚,大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人提出天启瓷这个概念,之前一直都是以明末来代替。

    天启年间,因为朱由校性格懦弱,对政权缺乏信心,不大管理朝政,因此官窑器反而缺少了束缚,风格一改嘉靖、万历年间的繁缛之风,转而疏淡、致远,透出一股清流。

    和天启官窑器相比,这件提壶做工稍显粗糙,但风格更加的自由,不但造型奇特,画风也是朴丽而且随意,青花发色清淡,确实是天启年间民窑的青花制品。

    提壶起拍价十八万,经过十数轮的争夺,刚才问李逸的瓷碟是否参加拍卖的郭老板以三十五万的价格将其拍到了手中。

    “第三件,是一件现代艺术品,江浙美术学院的年轻教授,华夏著名山水画家沈卓如先生的一丈二横轴听涛图,起拍价一万!请大家开始竞价!”

    一丈二?李逸想起了自己的客厅,好像这个尺寸还可以。既然这幅画能拿到这里拍卖,想必是得到了某位甚至某几位大师的认可,一万这个价格真心不贵。

    看看没人应声,他将手举了起来,

    “一万。”

    “呵呵,有人出价一万,还有没有更高的?这幅画沈老师耗时近三年,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哦!”

    半晌,才有一个人举了下手,

    “一万一。”

    李逸等了一下,再次举手,

    “一万二。”

    这一下,再也没有人报价了,王老笑呵呵的一锤定音,一万二成交!

    接下来,又拍出了五件藏品,然后就轮到李逸那件粉彩瓷碟了。

    “起拍价二十万,现在可以报价了!”

    王老声音刚落,刚才拿下天启青花提壶的郭老板就举起了手,

    “王老,我能先问马老一个问题吗?马老,请问这件粉彩瓷碟能修复到几成?”

    在得到王老的示意后,郭老板问道:

    马老扭头看了郭老板一眼,傲然道:

    “九成八!”

    郭老板谢过马老,直接出价,

    “二十万!”

    “呵呵,我以为小郭下了多大的决心呢,三十万!”

    “你们都太小气,我出五十万!”

    两次报价就涨了三十万!李逸被这种加价幅度惊住了,诸位,这可是一个摔成两半还没修补好的瓷碟啊!完整的也才不过价值一百多万,这……这也太疯狂了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