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凉气差不多持续了半秒钟左右,在这半秒钟的时间里,李逸也已经看清楚了鉴灵牌的评语,

    “昌化鸡血石,玛瑙冻,鲜红,血色百分之六十八。”

    冻地,血色仅差百分之二就迈入极品!李逸不敢怠慢,连忙两手齐上,将毛料抱了起来。毛料很沉,他仔细的掂量了一下,感觉差不多有七、八斤重,知道自己这次撞到宝了,这么大块头,怎么着也应该上百万位了吧?

    付了钱,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中午,李逸抱着装了两块毛料的袋子赶往溯灵斋,白千叶那里有那种手持的砂轮,他要去解石。

    鸡血石的硬度很低,只有翡翠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甚至用牙齿咬都能在其表面留下印痕,所以解石的难度要低上不少,李逸觉得他自己就能搞定。不过如果白叔非要客气的帮忙,嘿嘿,那也只好生受了。

    再次迈进溯灵斋的店门,李逸笑了,没想到竟然又赶上了饭点,天地良心,这次他可真不是故意的!

    看到李逸又准时准点的过来蹭饭,王河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和他相比,坐在他对面的另一个伙计钱宁就客气多了。

    “来、来,过来坐。小李,别不好意思,我知道你绝对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

    李逸翻了个白眼,早在实习的时候他就知道,和这两个大哥哥是不能客气的,否则还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他从小办公室拿出当年实习时留下的碗筷,老实不客气的占据了一个位置。

    “白叔呢?今天没过来?”

    “打过电话了,待会儿来,不过不在店里吃饭。小李,你们这两天神神秘秘的,在搞些什么?”

    李逸得意的笑笑,往嘴里塞了一个大肉块,呜呜咽咽的说道:

    “吃完饭,给你们变个戏法!”

    王河用脚踢踢李逸扔在桌角的塑料袋,满脸的鄙夷之色,

    “可别,哥受不了那股乌烟瘴气!再说了,小李你认识毛料吗?这买的不会都是石头吧?”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买块石头回来让白叔帮你解……”

    “你再敢说,还敢说!”

    王河饭都不吃了,扔下筷子过来捂李逸的嘴,钱宁则一个劲的追问,他还不知道王河竟有这样的糗事。

    热热闹闹的吃完饭,李逸从小办公室的柜子里找出来一个手持砂轮机,一个手持砂轮切割机,又拿了一个插线板,准备把电源接到门口,在走廊里解石。

    “呦,涨学问了哎,小李居然还会赌鸡血石,我看看,我看看……这什么破石头,连点血色都没有,你多少钱买的?”

    李逸将电源接好,随便找了几张报纸铺在地上,又回身打了半盆水,听到王河问他价格,头都没回的答道:

    “两千,一共!”

    旁边几家店的伙计都认识李逸,这会儿看到他要解石,都围了过来,结果一看到他搬出来的那块毛料,一个个都差点笑喷了。

    “靠,你这也好意思叫赌石?我说小李,你小子买毛料不会是按个头来的吧?哎,再往那边挪挪,别整的我们家店里也乌烟瘴气的!”

    李逸撇撇嘴,不就擦个石吗?能有多大的灰尘?搞得跟我要放毒气似的,也没见pm2.5把你给毒死了!

    “你丫也太损了,王哥祝你一开就垮,连开连垮,芝麻开花节节垮!”

    一阵起哄笑声中,李逸拿过那块百分之三十多血色的毛料,观察了一会儿,找了个角度开始擦石。

    几分钟后,毛料表面就跟狗啃过似的,被他擦出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小坑,

    “有你这么擦石的吗?宝贝都能被你擦成烂石渣!你一边待着,看我的!”

    刚才祝他连开连垮的王哥忍不住了,上来抢过砂轮,拿起毛料仔细的寻找着下刀的地方。

    “我去,你小子运气不会真的这么好吧?就这块破石头也能被你擦出血来?”

    李逸刚刚擦的比较深的地方,已经隐隐的露出了一片紫红色的血色,王哥是老手,没费什么力气就发现了这一点,顿时惊奇的不得了。赌石外行,解石外行,就这样也能擦出血来,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出血了?我看看,我看看!”

    “看毛,等我再擦擦,小李子,先说好,这块料子你可要卖给我,否则王哥我不疼你了!”

    众人笑闹中王哥开始擦石,果然是高手,不一会儿,就让他擦出了一个整面,看着毛料上那紫红的血色,大家都安静了,一个个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李逸,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点吧?

    李逸暗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待会儿那块才让你们吓的尿裤裆呢!

    “软地,紫红,血色百分之四十,小极品啊!快擦,看看到底有多大!”

    王哥换了一个面,不一会儿果然又擦出了不少血。再换一个面,还是差不多的表现,至此,众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纷纷开始估价。

    “看个头,估计要七八万吧?”

    “七八万?七八万你看看吧!现在不比前两年,这样的料子就是极品,我估摸着怎么着也能卖个二、三十万,是吧王哥?”

    “滚,要你小子给老子上眼药!”

    王哥将最后一个面擦了个七七八八,然后拿着料子上上下下的打量,

    “小李,我从中间来一刀,如果还是这种表现,我给你十二,不,十五个!”

    李逸笑着点点头,

    “行,王哥怎么说咱们就怎么来。”

    王哥用指头比了比长短,选了一处地方,直接用切割机将料子切成两半,看了一眼之后,满意的说道:

    “行,这十五个没白花,小李,改天哥请你吃大餐!”

    众人纷纷起哄,最后王哥无奈的许下了多半下辈子才可能兑现的大餐,总算是安抚住众人,喜笑颜开的抱着料子回店里给李逸转账去了。

    “小李你不地道啊,我们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将料子卖给了王哥!不行,你要好好安慰安慰我们两颗受伤的心灵才行,否则白哥一回来我们就告状,让他把你从二楼丢下去!”

    李逸搬出那块大毛料,一看还有热闹可看,刚刚散开的众人又纷纷跑过来,反而把他这个主人挤得靠都靠不过去。不一会儿,各种歪评就出炉了。

    “这块料子要是能擦出血来,我把它吃了!”

    “小李要是能把这块料子擦出血来,我把他吃了!”

    “你们要是能把这块料子说出血来,我把你们都吃了!”

    王哥转完账从店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那块大毛料,哎呦一声,跑过去摸了摸,笑道:

    “小李,这块要是还能擦出血来……”

    话还没说完,就听众人异口同声的接道:

    “我们把你吃了!”

    毛料比较大,表现又很差,大家都建议直接从中间切开算了,这样有没有货一目了然,也省得浪费时间。

    他们不知道,李逸可是知道这一块是什么货色,哪肯让他们这么处理?

    “王哥,还是先擦擦看吧,刚才买的时候,我对这块还更有感觉些呢!”

    王哥刚得了好处,这会儿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鸡血石软,擦出一个面费不了什么力气,就拿起砂轮,闷头开始干活。

    砂轮沙沙的响着,毛料逐渐的露出了真容,刚刚擦出了巴掌大一片,观战的众人就一片死寂,这半面竟然是全红!

    “额滴个神啊,我手软,不敢擦了,你们谁行谁来!”

    王哥声音都有些抖了,盯着地上的毛料一个劲的发愣。

    “臭小子,一个个都不学好,堵我家门前干什么呢?这乌烟瘴气的,解石不会跑你们自己家门口啊?”

    李逸一听这声音,知道是白千叶到了,正好,让他来解这块毛料,解出来直接归他。

    “白哥,你们家小李弄了块大红袍,大家都不敢往下擦了,怕伤了料子。”

    一个小子哭丧着脸给白千叶让路,哭丧着脸不是因为他担心料子,而是刚才白千叶嫌他挡路,从后边给了他屁股一下狠的。

    “什么大红袍?什么?你说是大红袍?!都让开,让我看看!”

    众人麻利的让出了一条通道,白千叶一眼就看到了地上那半片鲜红的血色,顿时激动地手都抖了起来,大红袍,果真是大红袍,找了你多少年,终于把你给等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