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路狂奔,只用了八分钟李逸就跑到了潘家园市场的东门。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李逸擦干额头的汗水,调匀呼吸,昂头朝市场中走去。从这刻开始,他就是一名斗士,一名为了两亿多软妹币奋力一搏的斗士,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转了一阵,李逸迈步走进了一家名为明瓷斋的店面。在他的印象中,这家店面曾经号称潘家园里最牛的瓷器店铺,因为他家的镇店之宝,据说是号称“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的宋汝窑三牺尊。

    店面不大,不超过五十平米,陈设也很普通,不过人不少。十一个客人,应该是分成三拨,一拨三个在四处随意的溜达,另两拨都有店伙计在接待,似乎是在讨价还价。

    对于瓷器,李逸确实没有太多的认识,但是他知道,即便是古瓷,也并不是各个都很值钱。在同一个朝代中,官窑和民窑的价格差别就很巨大,精品和一般的瓷器价差也不小,另外,被炒热的品种和还没有炒起来的差别更是不可以道里计。

    文园山水的别墅价值两千五百万,加上契税等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整体费用绝对超过两千六百万,而他现在只有九百七十四万,差距是一千六百多万,这就决定了几十万的小漏对他没有意义。

    当然,并不说这样的漏他不要,而是眼前不能被这样的小漏耽误时间,谁知道那房子什么时候就没了呢?所以,他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策略,只挑精品的看。

    何为精品,在他的理解中,就是那些看上去图案比较精美又保存的比较完整的……好吧,至少此刻我们的李童鞋是这样认为的……

    这件五彩的人物碗看起来不错,摸一把,新仿。这件粉彩福寿纹大盘看起来很是精品的样子,摸一把,假的。这件开片居然开的和翡翠里的鸡爪绺差不多,也摸一把,坑货……

    一路闪烁着贼眉鼠眼一路摸,奈何一连摸了三家店铺,超过二百件瓷器,李逸不得不承认,真的,昨天他的运气真的实在是太好了!

    看看时间还早,李逸决定再换家店铺试试。其实在他心中,对于自己制定的那个什么精品战略已经有点后悔了,因为他刚刚想起来,很多有关瓷器的评鉴中都有这么一句,造型古拙……

    古拙的意思是古旧朴拙,翻译过来其实就是又老又土,这和他刚刚订立的标准不正好恰恰相反吗?木法子,木知识的孩子木人疼,还是老老实实的挨个摸过去算了!

    这并不是一家纯粹的瓷器店铺,一边摆放着展示瓷器的货柜,另一边则散乱的摆放着一些铜塑、木雕、大型玉雕、水晶巢什么的,墙上则挂着十几幅字画,还挂着一团团的佛珠、手串。

    李逸走进店里的时候,老板正和一男两女三个人围着一件梅瓶讨价还价,其中一名二十多岁,穿着一身素色长裙的女孩听到有人进店,扭头看了一眼,略带惊喜的叫出了声,

    “小李老师,好巧啊,正好,你来帮我们看看,这件青花梅瓶到底是不是真家伙。”

    李逸一看,确实是挺巧的,两个女孩竟都是他这一期鉴宝讲堂的学生,跟他打招呼这个长得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娇俏可人,他还记得她的名字,苏可欣。另一个胖乎乎的丫头他也有印象,名字不记得了,外号倒是记得清清楚楚,王胖妞!

    站在两个女孩中间的那个中年人也是熟人,正是刚才在王恪守办公室里见过的那个刘宇洪,看来,今天是他在给两个女孩当陪买老师。

    听到两名学员和李逸打招呼,刘宇洪也侧过身子看了看,不过仍然是一副很吊的样子,只是冷冷的看了李逸一眼,就转过身盯瓷器去了。

    “小苏同学,我对瓷器不在行,你让我看也是白看。”

    李逸远远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那件青花梅瓶,精致漂亮,看起来倒是很符合刚才他制定的精品战略,不过,他丝毫没有过去帮忙鉴定的打算。

    很简单,鉴定出是假,他是绝对不愿意帮着鉴宝讲堂说谎话的,可一旦说了真话,那就彻底的把鉴宝讲堂得罪死了。鉴定出是真更糟糕,难道让他出手截胡吗?可是不截胡的话,万一是个大漏呢?所以,他决定一推二五六,除非他们几个都走了,否则他绝对不看那件瓷器。←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苏可欣还待再说,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身后扯她的裙子,扭头一看是王胖妞,那丫头正在拼命的使眼色提醒她注意刘老师的脸色,不由尴尬的冲李逸做了个鬼脸,扭头继续观察瓷器去了。

    李逸不想和这几个人再产生过多的交集,随便看了两件瓷器就转身出了店铺,没想到几分钟之后,就接到了苏可欣的电话。

    “小李老师,您还在市场吧?能不能拜托你帮我们看看那件梅瓶,我确实是很想要,只是总觉哪里有那么点不对头……”

    李逸呵呵笑了两声,说道:

    “觉得不对头就不要买啊,很多古玩就是这样,感觉很重要,再说了,我对瓷器真的不在行,帮不了你们什么。”

    “哎呀,小李老师,您就是再不在行也比我们强啊!我悄悄告诉您吧,您上的那堂实习课我们都知道了,何鸿儒说他一直在旁边观察着,死胖子绝对是想拿那件水沫子蒙他们一把的,而且今天这个刘宇洪,虽然看着立身很正,但我和胖妞总感觉他在帮着老板说话……”

    李逸汗了一把,我说姑娘,你都发现这么多疑点了还扭着这件青花不放,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他正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忽然肩膀被人从身后轻拍了一下,还没等他转身,就看到苏可欣一下跳到了他眼前,

    “小李老师,您对瓷器不在行,翡翠总没什么问题吧?走了走了,教教我们赌石,晚上我请您吃大餐!”

    李逸正待拒绝,没想到苏可欣竟一把拉起他的手臂,同时肩膀上传来一阵推力,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王胖妞在背后推他。

    “好了好了,我跟你们过去,没想到这光天化日之下,我居然会被你们两个丫头给绑架了,唉!”

    王胖妞笑嘻嘻的跑到苏可欣身旁,两个人兴奋的一击掌,就听苏可欣说道:

    “我们今天把讲堂里的几个老师都约出来了,大家都商量好了,先观察他们一天,要是真的敢坑我们的话,我们就告他们去!小李老师,你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吧?”

    这个苏可欣,嘴上就没个把门的吗?李逸正待摇头,忽然心中一凛,想到了一种可能。

    以他和苏可欣的关系,这些话绝对算是交浅言深,可是这丫头扭着他一个劲的说,还说的这么透,无外乎有两个意思,一个就是她是王胖子故意派来试探他的,还有一个就是苏可欣想让他将这些话传给王胖子,别把我们学员都当二愣子坑!

    王胖子应该还掌握不了他的行踪,那么,应该就是第二种情况了。李逸摇摇头,现在的女孩,真可怕!小小年纪就心机深沉,算了,我还是赶快领她们随便看两块毛料,然后趁早溜之大吉吧。

    刚刚走到翡翠一条街,三个人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家店铺门前,王胖妞一下就来了兴趣,拉着苏可欣就朝那边跑,边跑还边招呼李逸,

    “小李老师,肯定是有人解石了,你快点啊!”

    李逸哭笑不得的跟在两个女孩身后,走到人群外围,稍微一打听,就搞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人在这家店里买了一块全赌的毛料,结果薄薄的片了一刀后没有见绿,就不敢再切了,这会儿正想法儿转手倒卖呢。

    李逸闻言心中一动,全赌料变成了半赌料,他似乎可以试试。

    看到苏可欣和王胖妞正到处换着位置踮着脚尖往人群里看,李逸随意的摆摆手,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就朝里挤了进去。

    里圈的地上,摆着一块半大冬瓜般大小的毛料,其中的一个面上被切开了一个海碗大小的切面,看上去是一片白惨惨的粗石,很明显,这第一刀切垮了。

    毛料旁边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年纪和李逸差不多的年轻人是刚才围观者所说的货主,从他们这会儿的动作和表情来看,那个中年人应该是一个潜在的买家。

    搞明白了怎么回事,李逸没有迟疑,走到毛料面前蹲下,很随意的将左手按在了切面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