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常老说完,莫瑾萱又补充了几句,

    “道光年间,除了少数尤为精制的官窑器之外,不论官、民窑器,大部分都是胎体粗松,釉面呈波浪纹明显的疙瘩釉,这件则不同,绝对是官窑器中的精品!你们眼光不错。”

    白千叶嘿嘿讪笑两声,迟疑道:

    “那……请两位老师帮忙给估个价?”

    莫瑾萱轻轻一笑,抬手礼让,

    “看东西我还行,估价可比常老差远了。”

    常槐之哈哈大笑,

    “小莫这是在提醒我,别天天只是忙着做生意啊!不过呢,做生意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在一般人的心里,古董的价值还是要通过金钱才能体现出来。只是这一对碗嘛,得容我想想。”

    沉吟片刻,常槐之说道:

    “我记得03年华辰春拍上也出现过一对差不多的粉彩碗,不过一来品相没这个好,二来时间太久,那价格也没什么参考意义。我觉得这对碗如果现在上拍,估价区间应该在六百到八百万之间。不过最近几年都没有出现品相这么完美的类似物件了,宣传得力的话,这价格应该还会往高了走,所以我的估价是——九百二十万。”

    九百二十万!李逸立马不淡定了,一万八买的,转眼间就出来个九百多万的估价,这是多少倍的利润?

    白千叶毕竟见多识广,这会儿的表现倒是比李逸要更争气些,他先谢了常老和莫老师,又闲聊了几句,然后招呼李逸,

    “小李,走吧?”

    李逸用力的点点头,正准备将碗收起,莫瑾萱忽然开口道:

    “两位,不知道这对碗,你们有没有意思出手?我愿意出九百五十万!”

    白千叶愣了一下,随即看了李逸一眼,李逸激动的心肝都是颤的,他用力的咬咬嘴唇,强行平抑了一下心情,说道:

    “莫老师,您要是想要的话,我也不矫情,您按常老的估价,给我九百二十万就行,就这个价格我都占了不少的便宜了……”

    莫瑾萱笑着摇摇头,伸手要走了李逸的卡号,起身出门打电话去了,常老则问起了这对碗的来历。≮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听到李逸居然只花一万八就买到了手,还是在市场里淘的,老爷子不由的大发感慨,

    “还是懒了啊!老经验以为市场里不会有什么好货了,没想到这眼皮子底下的一个大漏竟然被小兄弟给捡走了……”

    说话间,李逸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一看,银行提示到账九百五十万。他摇摇头,也不打算再说,这会儿再纠结这三、五十万也没什么意思。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刚出店门,白千叶就兴奋的拍了李逸一掌,

    “你小子,嘿!”

    李逸咧嘴笑了笑,迟疑道:

    “白叔,我听说咱这一行里,生意介绍成功了要抽成是吧?您看……”

    “你小子,快给我滚一边去,要介绍也是常老给你介绍的!不过,你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就赶快给我回家组织一批精品的独山玉过来,独山封矿这么多年了,那可是真正的卖一块少一块啊!”

    李逸讪笑着挠挠头,也成,回头回家弄一批精品独山玉,平价甚至亏点过给白叔就是。不过白千叶忽然提起玉器,让他又起了一个心思,这鉴灵牌如此强大,那用它来赌石岂不是要大发特发了?

    一想到这里,李逸的心就躁动起来,他等不及回到店里,直接跟白千叶告别,转身朝北门走去。

    潘家园北门一条街都是经营翡翠玉石的店铺,几乎家家都有毛料,李逸以前也没少往那儿跑。

    他学的是珠宝玉石鉴定,对于目前市场消费的主力——翡翠,曾经下了不少功夫研究,这其中自然避不开赌石。只是以前因为囊中羞涩,一直只是纸上谈兵,这会儿骤然暴富,又有鉴灵牌这个大杀器,自然是信心满满,准备到市场上大开一番杀戒。

    赌石分为全赌料和半赌料,因为翡翠的特性,两种毛料赌性都比较大,即便是专业人员,赌中的可能性也未必能到一半。注意,这里说的是赌中,而不是赌涨!至于一般客串的玩家更是十赌九输。不过既然牵扯到赌字,以国人的脾性,自是应者云集,所以虽是工作日,这条街上的人也不见稀少。

    市场上优质的翡翠主要产地与矿床大多来自缅甸雾露河流域第四纪和第三纪砾岩层次生矿床中,目前主要开采的场区有老场区,达木坎场区、后江场区、雷打场区、小场区以及新场区等几个地方。

    其中老场区以大家耳熟能详的帕敢、苇卡等场区为代表,小场区则以南奇场区为代表,每个场区出产的原石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是赌石时重要的判断依据。

    正对着市场大门的一家店铺比较大,老板在门外摆了一张架子,上边放了不少全赌石,不过个头都不甚大。李逸记得这家,知道这家的毛料不错,大多数都是老场区和后江场区的货,只是今天人稍微有点多,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下手。

    左手一家的毛料个头比较大,所以直接就放在地上,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竟没什么人,李逸决定先在这家试试手。

    既然有作弊利器,那就找大的赌,大的原石赌出来的翡翠多半也大些。抱着这种底层劳动人民原始朴素的念头,李逸一上来就挑了一个大家伙。

    “松花,莽带,癣……”

    李逸郁闷的摸了几把原石那粗糙的皮壳,这么大一块毛料,竟然只有寥寥几小片松花,还分布的这么散,应该是没什么内容。

    琢磨了一下,他想,也别装了,直接上鉴灵牌吧,先过过大杀四方的瘾头再说!

    左手轻轻的按住毛料,随即毛料的形状在空中显示了出来,评语只有四个字,“翡翠原石。”

    是毛料没错,不过里边没货。李逸也不失望,一边哼着小调,一边顺手摸向了下一块毛料。

    “一摸摸到阿姊头上边噢哪唉哟,阿姊头上桂花香……”

    一首韦小宝版的十八摸还没哼完,李逸就直起了腰杆,看着面前这堆零落散放的毛料,撇了撇嘴,

    “活该你没生意,这么多毛料里别说是玻璃种、冰种,竟然连一丝翡翠毛毛都没有!白白浪费我一番心情!”

    看了看左右,他决定沿着街扫过去。他知道这里的毛料含金量不是很高,都是些不知道过了多少手的剩货,但是量这么大,几条漏网之鱼总还是应该有的吧?

    第二家,二十分钟之后,意yin中的赌石大师无奈的站直了身子,这家老板也是个坑货,大大小小上百块毛料,竟然比狗啃的还干净,连一点翡翠渣渣都没给他留下。

    第三家,花费了近半个小时,李逸将老板堆在一起的五百多块小台农芒大小的毛料整个挪了个窝,不但一无所获,还被店伙计刺了好几句!

    李逸愤愤的站起身子,难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对啊,刚刚还捡了一个大漏呢!

    他决定,这次走远一点,别让这几家倒霉老板的霉运给沾染了。

    又看了两家,仍然一无所获,李逸已经没了开始时的兴奋劲,同时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如果毛料都是这种质量,这些老板应该早都饿死了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犹豫着,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李逸看到附近的人仿佛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纷纷朝着一个方向跑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在解石,也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解石的那家正是他刚才看过的第一家,李逸被挤在人群外围,看不到解的是哪块毛料,但他记得刚才他连人家店铺里的全赌石都摸了一个遍,如果鉴灵牌没问题的话,无论这家伙解哪块,答案都应该只有一个字,坑!

    砂轮的声音停止,人群安静的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到,可是仅过了片刻,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就从内圈响起,

    “涨了,大涨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