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逸给学员们讲了水沫子和翡翠的区别,提醒了几个鉴别水沫子的关键点,然后将福豆放下,笑眯眯的看着王恪守。←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王校长,辛苦咯?”

    王胖子尴尬的呵呵两声,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强笑道:

    “大家都看到了,就是因为我形象不好,所以每次教学都是我来扮演反面教材。为了安慰我这颗玻璃种般纯净的心,我提议,中午这顿小李老师请客,大家有没有意见啊?”

    学员们闻言纷纷鼓起掌来。

    李逸嘿嘿一笑,他才不当这个冤大头呢!坏了胖子的好事,工资能不能拿到还是一回事,还想让他请客?没门!小爷还想着趁机开溜去试试鉴灵牌的神效呢!

    又待了一刻钟,趁胖子休息的空档,李逸悄悄的朝他打个手势,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贵宾室。

    “王校长,我忽然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一下,中午就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另外下午可能还会晚来一会儿,您看……”

    胖子眯着小眼睛盯着李逸看了大概有两秒钟,忽然展颜一笑,说道:

    “没事,小李老师有事就先去忙吧,反正上午也讲的差不多了,下午主要就是让学员们自己练,你来不来都没事。哦对了,忘了通知你,在来之前我让学员们自己选择陪买老师,很遗憾啊,可能是他们看你太年轻,竟然没有一个选择让你陪买,你看……”

    “没关系,不是还有王校长和其他老师的嘛,再说我也确实年轻,多半是没什么耐心陪他们转的,不选我正好。”

    “小李老师能理解就好,那……你明天上午空了的话到我办公室一趟,我把这三天的课时费给你结了。”

    胖子伸出肥肥的右手,

    “那么,小李老师,咱们就——期待下次合作?”

    李逸笑笑,握着胖子的肥手摇了摇,

    “谢谢,下次合作。”

    看着李逸转身离去的背影,胖子阴郁的眼神中暗暗闪动着一丝凶芒,他一动不动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摇摇头回到店里。

    李逸走了一段距离,看看已经看不到宝玉缘的大门,就随便找了一家经营瓷器的店面走了进去。

    这家店面不大,店门左右分列着两排两米高、五米多长的带玻璃门的货架,上边分门别类摆满了各种瓷器。店面深处,迎着店门打横摆了一张黑色的木质柜台,柜台上趴着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正用那粗大的手指在倒弄着计算器,看到李逸进来,也没挪窝,扬扬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没人招呼正好,李逸侧转身,开始挨个打量货架上的瓷器。

    因为研究珠宝的关系,对于杂项,李逸也有一些涉猎,但是瓷器,他的水平也就是能简单区分几个大类,再细的就不行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此刻一眼看去,只觉得入目尽是一片花花绿绿,对于真假,竟一点也分辨不出来。

    看了一会儿,他弯下腰,盯着一件珐琅彩蒜头瓶,仔细打量起来。

    这件蒜头瓶直口微撇,圆腹,圈足,高约20厘米,足径差不多6厘米,通体施珐琅彩,腹部绘着山石、牡丹等物,肩上用墨彩提了两句五言诗,“一丛婵娟色”、“四面清冷风”。整个画面集诗、书、画于一体,看起来很是精致漂亮。

    款识在瓶底,没看到,不过即便看到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分辨出真假,但他直觉这件应该是仿品,因为太精致了。

    李逸先用右手将蒜头瓶拿起来,看了一眼下方的款识,是青花的四字款识,“乾隆年制”。然而这对他的判断并没有什么帮助,他又将蒜头瓶换到左手,转眼间,蒜头瓶的形象和相关信息出现在空中,

    “乾隆珐琅彩花卉纹蒜头瓶,新仿。”

    真的能辨认啊,李逸觉得自己仿佛被一道幸福的闪电击中,那心肝颤的就像是坐在情人拉纤的小船的船头……

    目光在货架上梭巡片刻,他拿起放在第二排的一件龙纹盘,随便看了两眼直接使用鉴灵牌,

    “乾隆青花红彩龙纹盘,新仿。”

    下一件,“雍正白地釉里红三果纹碗,新仿。”

    再来一件,“道光无双谱人物观音瓶,新仿。”

    真是爽啊,不但能分辨真伪,连名字都能给讲的明明白白,回头哥们再张口闭口来几句“造型古拙、画工精致、胎骨细密、胎质疏松”什么的,不就是活生生一大砖家吗?

    “道光景德镇珊瑚红地粉彩开光折枝牡丹碗,真品。”

    李逸正一件件看的不亦乐乎,忽然闯入视线的真品两个字让他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即就感觉到一阵温凉的气息从牡丹碗中缓缓流入掌心,可还未等他确定这种感觉是否真实,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先生,先生?请问您想要找什么样的瓷器?我这店里摆的有点乱,要不您告诉我,我帮你找找?”

    恰在此时,店主也终于受不了李逸那种东摸摸西看看,每件瓷器都要上手碰碰的举动了,这小伙子看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个有钱人,万一失手脆了一件有没钱赔还是一回事呢!

    终于反应过来的李逸恨不得长啸两声才能抒发自己胸中的意气,额滴神啊,机会竟然就这样不经意的闯来了!他狠狠的吸了一口长气,消无声息的吐出后,用自认为最淡定的声音问道:

    “老板,这红碗怎么卖?”

    “红碗?”

    老板看了一眼李逸手中的牡丹碗,脸色黑的仿佛能滴出墨来。这也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臭小子,敢情是跑我这儿看稀奇来了,还红碗?红你个头!他连粉彩碗的名字都不愿意跟李逸普及,懒洋洋的随便扔了个价格,

    “这碗不单卖,十万一对!”

    十万……李逸忽然发现,虽然他能判定真假,可是他不知道价格啊!这万一买回去发现居然买高了,那才是个天大的笑话!不过,道光距今好歹也差不多二百年了,这碗还这么的漂亮,十万一对应该不算贵……

    一念及此,他飞快的又将架子上剩下的那只碗摸了一把,还好,也是真的。

    正想还价,忽然想起这架子上放的似乎都是些新仿,没道理偏要在这其中掺杂上一件真品考验客人的眼力,那么……难道是这老板看走了眼?

    这么一想,李逸顿时精神十足,

    “老板,这碗真不真啊?道光距今差不多二百年了吧?这么繁复的花纹还保存的这么完好,我总觉得有点……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小伙子,古玩这一行呢,是不论真假,只讲新旧的,干这一行凭的都是自己的眼力!您要问这件,我只能告诉你,不是新货。”

    “不是新货这价也太高了,十万,我看三千还差不多!”

    本来想还价一万,忽然想起翡翠报价那种虚高的幅度,狠下心来一下子砍了三十多倍!

    李逸一边还价一边留意着店主的脸色,看他对这个价格的反应,大概就能看出他知不知道这是真品了。

    听到李逸还价三千,店主笑了,

    “小伙子,这种艳丽的颜色,最招外国人喜欢,我这珊瑚红地的粉彩开光折枝牡丹碗也就是刚拿出来没几天,否则绝对轮不到你来还价。这样吧,看你也是个行家,实意想要的话,两万,两万一对,您要是还觉得高的话,那您先看看别的?”

    李逸放下心来,这老板应该是看走眼了,虽然不知道道光年间的粉彩到底值多少钱,但这件,这么花哨繁复的花纹,还保存的这么完美,两万买到手绝对不会亏,只是不知道转手到底能赚多少钱。

    他知道再纠缠一会儿,估计还能再便宜几千块钱,但是正如老板所说,这旧货市场人来人往,不定哪个大拿忽然想不开跑过来发现了这对粉彩碗,那时候就轮到他哭了。

    “一万八吧,老板,我也不跟你搞价了,一万八,马上付款!”

    老板沉吟了一下,点头道:

    “成,您爽快我也爽快,一万八就一万八!请问您是刷卡还是付现金?”

    “刷卡。”

    李逸摸出在学校时统一办的信用卡,

    “这个应该能刷三千,算是定金,老板你等我十分钟,我把剩下的钱给你!”

    李逸琢磨了一下,找白叔借钱不太合适,其他的同学更不用说,都是刚上班,估计凑不出这数,得了,还是找最坚强的后盾吧,这真要是赚了钱,少了自然不说,多的话,以投资盈利分成的名义还回去,后盾还不笑的脸都开花了?

    李逸踱出店门,掏出电话,调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