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溯灵斋是一家经营翡翠、和田玉饰品的老店面,在旧货市场里也小有名头。李逸大三实习的时候,经老家玉器厂的五叔介绍,来店里帮了几个月的零工。实习结束后关系也一直没放下,这小子隔三差五总要往这里跑上那么两趟,和店里几个人混的溜熟。

    工作日的中午没什么生意,王河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一枚和田籽玉,看到李逸进来,登时来了劲头,

    “来来来,小李,替哥看会儿店,哥下去瞧个热闹。”

    “什么热闹?”

    “听说一区里边刚开出来一块玻璃种,这会儿几大玉器公司的人都赶过去了,你说这等大事他哪能离了我老人家是吧?不行,我得赶紧瞧瞧去。”

    李逸直接原地转身,

    “居然还有这大热闹,我可不能错过……”

    “哎,兄弟!哥哥!哎呦喂,您是我大爷!就一会儿,一会儿,我这也是替店里打探市场行情不是……”

    王河一躬身就从柜台里钻了出来,拉着李逸一阵胡言乱语,然后兔子般窜了。

    李逸也没在意,缓缓踱到接待区,泡了一杯浓茶,施施然坐下,话说中午吃的似乎有点饱……

    “呦,王河呢?这兔崽子跑哪儿去了?”

    一杯茶喝到一半,一名头发花白,脸颊消瘦、眼窝深陷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正是溯灵斋的店主白千叶。李逸连忙站起来,

    “王哥急着上厕所,让我替他顶会儿。”

    “行了,你就别替他打掩护了,刚才一区开出了块玻璃种,这小子八成是凑热闹去了吧?你说这三十好几的人了,还不如小李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稳重……”

    王河是白千叶的妻弟,所以只要不犯大错,老白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多了回家恐怕会有跪键盘的危险。

    几句话的工夫,白千叶就走到了接待区,将手里的小包裹轻轻往桌上一放,说道:

    “来,帮白叔清理一下。”

    “刚收的货?”

    李逸对这一幕并不陌生,他打开包裹,看到里边是一堆还带着泥土的玉石小件,就挑了一件比较干净的拿在手中慢慢摩挲。

    “说是从西陕那边地下刚挖出来的,不过我估摸着不太靠谱……”

    白千叶从柜台旁边的小屋里拿出盆子、刷子、软布,走到李逸身旁放下,然后顺手拿起一个玉佩上下打量。

    “工作还没找好?我看你也别找什么工作了,干脆回老家组织一批独山玉的货源,放白叔这儿代卖,不比什么都强?”

    李逸将手上的玉珏在水中涮了涮,然后一边用软布擦拭,一边摇头道:

    “货源?我倒是想组织,可惜没钱啊!工作的事倒是不用发愁,一个师哥介绍我去了南边巷子里那个鉴宝讲堂,我算了算,一个月怎么着也有万把块钱的收入,骑驴找马,先干着吧。”

    白千叶皱了皱眉头,他将手上的活计放下,沉吟道:

    “小李,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李逸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白千叶有些郑重,就将手里的玉珏放下,说道:

    “白叔,有什么您就直说,小子只有感激的份。”

    “嗯,你学的是珠宝鉴定,以后也想在这个圈子里混,那么最好还是离王胖子他们远一点。”

    白千叶顿了顿,接着道:

    “他那个鉴宝讲堂,是不是有一个优惠政策,就是那个什么……每名学员都有几次要求讲师陪买的机会啊?”

    李逸点点头,鉴宝讲堂的学员,除了上课之外,都还有三次指定讲师陪同一起购买古玩的机会,这是讲堂的一大特色,也是吸引学员最有力的武器。

    “其实,那玩意就跟导游忽悠游客是一个道理,领着你到有合作的店里购物……真假先不论,只是这价格就见仁见智了。你要是还想在这行里混,就不能坏了名声,这一期结束,就辞了吧。实在缺钱,过来给白叔看个店,好歹也能保证你有碗饭吃。”

    李逸沉默了一会儿,笑着拿起玉珏接着擦拭,

    “我说我怎么感觉着有点不靠谱,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些所谓的大漏,都是托吧?”

    白千叶点点头,

    “现在的人啊,为了钱,可是什么都干的出来。”

    两人一边交流一边清理玉件,不一会儿,就清理出来了大半,不过大都是做旧的东西,没什么价值。

    “额滴个神啊,这可是神作啊!”

    李逸从水盆里捞出一块方形玉佩,小心的擦拭几下,忽然就大叫了起来,吓了白千叶一跳。

    “怎么了?发现什么宝贝了?”

    李逸无语的将玉佩递给白千叶,白千叶搂了一眼,直接就气笑了,

    “给我收好了,回头我找华子那混蛋算账去!”

    “白叔,你看这玩意有没有可能是原始人……”

    玩笑开到一半开不下去了,因为这玩意就算是原始人刻的,那也一定是一个穿越到现代的原始人干的!

    玉佩上刻着的是一个小人,本来人物也是一个很大众的题材,可玉佩上的这个实在是有点太与众不同了。

    玉佩上的小人一共只用了六刀,头部两刀,一刀刻了一个几近浑圆的圆圈,这是脑袋,一刀在圆圈里划了一道弯弧,算是嘴巴。嘴巴上边还特意点了两个点当是眼睛。

    剩下的四刀组成了一个“介”字,放在圆圈下边算是小人的身体,整个形状和儿童简笔画教程里的小人几乎一模一样!

    这玩意根本就是个恶作剧!

    这种收来的货本来就良莠不齐,两个人都没把玉佩当回事,随口议论了几句现代人的良心问题,就接着收拾下一件。不一会儿,三十二件玉饰就收拾完了,倒也不全是废料,还是给他们发现了一枚圆形的龙凤玉佩,看刀工应该是晚清时期的作品。看看白千叶的表情,李逸琢磨着有这么一件,大概这一包东西也就不会赔本了。

    看到白千叶将玉饰分门别类的收好,李逸捡起刚才扔在桌上的那枚原始人玉佩,一边用拇指摩挲着上边的线条,一边说道:

    “白叔,这玉佩多少钱收的?我看这块料子厚度还行,回头我打磨平了,再雕个其他东西,也算是练练手。”

    白千叶不在意的摆摆手,

    “拿去玩去,小屁孩一个,跟你白叔讲钱……”

    李逸呵呵一笑,也没客气,直接将玉佩揣到了兜里。他倒不是贪便宜,主要是这玉佩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这块玉佩的料子看上去应该是青白玉,可不管是俄料还是青海料,都需要电动刻刀才能在上边留下这么深的痕迹,可看组成这个小人的线条,明明就是一般的刻刀留下的,他觉得有必要研究研究。

    闲聊到三点多,李逸起身告辞,本想去找王胖子直接辞职,又想到见识见识也好,反正就这一期,应该是坏不了什么事。

    回到出租屋,李逸拿出那枚可笑的玉佩研究起来。

    仔细的看了看纹理,又用手指反复的磋磨,李逸确定,他还是看走眼了。这块玉料不是青海料也不是俄料,而是一块真正的山流水。

    山流水专指和田玉山流水料。和田玉一般分为山料,山流水,戈壁料和籽料,质地以和田玉籽料最为上乘,戈壁料次之,然后是山流水,山料。

    产自高海拔的和田玉山料原生矿受到自然因素滚落至冰山脚下,受自然剥蚀及泥石流、雨水和冰川的冲蚀搬运、冲刷,就变成了山流水料,当地人一般戏称“山流水料是籽料的妈妈”。

    观察了一阵,李逸将玉佩放下,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木盒,从中拿出一把天然金刚石手动划线笔,一把石材刻刀,他想试试,他能不能在这块山流水上留下这么深的痕迹。

    拿起金刚石划线笔比划了一下,李逸决定先用石材刻刀试试,毕竟现在需要的是铲平小人,而不是在上边增加新的线条。

    他没有使用工具固定玉佩,而是一手固定一手直接开干。

    左手固定稳住,右手横向用力,再用力……

    “靠!”

    李逸愤愤的骂了一句,抓起桌上的餐巾纸就捂在了虎口上。可能是太久没有操练,刚才刻刀一滑,居然将他左手食指根部挑开了一道口子!

    处理好伤口,李逸拿起玉佩,用纸擦去上边的血迹,随即发现,那么用力的一刀,居然没能在玉佩上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

    “不应该啊……”

    李逸正准备用上固定工具再尝试一次的时候,忽然发现玉佩竟慢慢的发出了一层蒙蒙的白光,随即,白光慢慢扩散,将他整个左手都包裹在了其中,然后玉佩上构成小人的线条慢慢的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最后,在他讶异的目光中,整个玉佩竟好像融入了空气中般一点一点的慢慢消失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