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见场面再次要失控,陆机赶忙向前道:“我来说吧,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大公子带人来挑战,他应战了。结果大公子落败,被他扣在手里。当时情况本来还能接受,后来苏元朗带着那女孩来了,激怒了他。结果双方互不相让,越闹越乱,就成了这副样子。”

  星吾眉头紧锁,不由得看了眼姜毅,再问双方:“你们还有什么补充的?”

  “那是我哥的女奴,是侯府的!”苏明莹愤愤不平,感觉学院偏心。

  姜毅微微一笑,隔空点了点苏明莹:“我提醒过你,再说女奴,决不轻饶,下次见面,十个耳光,至少!强抢民女还有理了?长得标致,心里肮脏。”

  “你……”苏明莹又怒又气,可又说不过姜毅。

  “放肆!你以为你是谁?!”苏旭怒斥,这小子太无法无天了。他不单单是对姜毅生气,他生气的是王室。一个孩子绝不可能这么嚣张,除非有王室在背后捣鬼做了某种指令。

  他现在严重怀疑今天的事情是苏明诚落进了王室挖的陷阱,是苏慕青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我是谁还用跟你汇报?你算个什么东西!她是我的好朋友,稀里糊涂被你们侯府弄去当了女奴,这笔账我还没跟你们算呢。这样吧,我抓你那二女儿来当我女奴?双方扯平。呵呵,别激动,随口一说,这种娇娇女白送我都不会要。”

  一番话说出来,让现场气氛再次激烈,连陆机都频频给姜毅递眼色,你可省省吧!还嫌闹得不够大吗?

  “要不……咱少说两句?退到后面,找机会离开,接下来我处理。”苏慕青悄悄提醒,打定主意保住姜毅。

  “我再说最后一句,你们大人做你们大人的事,我们小孩做我们小孩的事,各有各的规矩,互不搀和。自家小孩受了委屈,大人出面教训别家孩子,很骄傲吗?一群大人老人对着个孩子破口大骂,很光荣吗?看不起你们。”

  一众老人高涨的气焰顿时一滞,连苏旭即将出口的谩骂也硬是噎住。

  “我就在聚贤阁等着挑战,只要是同辈,我全接着。如果是老辈过来欺负人,我直接认输,没得玩,也丢不起那人。”姜毅拉着田茵的手直接离开。

  场面微微安静,众人用怪异的眼神目送姜毅远走。

  片刻后,苏旭突然惊醒,大吼:“站住!谁让你离开的!”

  “我!”苏慕青面带微笑的拦在他面前:“还嫌不够丢人?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怒气,都可以向我发。”

  “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指使的?”苏旭指着苏慕青的鼻子怒骂。

  苏慕青不温不火的微笑:“我很奇怪哈,你们之间有血脉联系,同属一支。可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不就是伤了个儿子嘛,我死了爹,死了叔伯的时候,也没见得跑到你们侯府门前骂街。”

  此言一出,众人变色,有人暗暗打个激灵。

  简单几句话里包含的秘密太多,隐藏的杀意更重。谁都知道苏慕青父亲和叔伯的死亡是非正常死亡,也都能猜想到会跟侯府有关系,只是当年战门插手,又没有丝毫证据,王室只能咬碎了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咽,一直没有在正式场合提出来。

  在场都是些特殊人物,或多或少知道。

  此刻,苏慕青一句含沙射影的话把当年凶手之名直接扣在了侯府头上,直让苏旭惊出身冷汗,所有的怒火和怨恨都在此刻硬生生压住,不亚于一盆凉水迎头泼下,竟然不知道怎么回话。

  这个话题太尖锐更敏感。

  连星吾等人的表情都微微僵住,相继闭嘴不再多言。

  王室护卫队的怒火在已暗暗点燃,看向侯府等人的目光里透着杀机。

  苏慕青却没打算放过他们,看了眼死狗般的苏明诚,啧啧两声:“命运还真奇怪,一个月前的黑云雨林,我似乎也有过他类似的经历。我被长剑贯体,半死不活的躺在沙漠里,某位公子踩着我的身体狂笑。刻骨铭心的记忆啊,会让我记一辈子的。”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彻底堵住了苏旭等人的嘴。

  苏慕青言外之意就是……报应!允许你害我,就不允许我还击?就算直接弄死苏明诚,我都不解恨。

  “我们就这么走了合适吗,王子他们怎么办?”田茵不断回头张望,小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抓住姜毅的胳膊,今天的事件再次把她刺激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苏慕青能轻松处理,我们留下反而碍事。”

  “哦。”田茵轻轻哦了声,可看样子显然想不明白。

  姜毅笑了笑:“苏慕青跟苏旭现在争得是气势,我们俩刚刚的事情等于阴差阳错给了他一个好机会,放心吧,他聪明着呢,会好好利用的。”

  田茵还是不明白:“侯府会不会放过我们?”

  “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不过近段时间不会出手。他们现在主要精力多数都在争夺紫罗兰学院上,尽管恨我们恨的牙痒痒,但没精力也没时间收拾我们,最多派些小人物来找麻烦。放心,有我呢。”

  “嗯。”田茵小手跟姜毅的手紧紧扣着,莫名的安全感。“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那么聪明那么冷静,我怎么什么都不懂,还总哭,是天生的吗?”田茵扭捏的问道,似乎恨自己不争气。

  姜毅笑了:“哪有那么多天生,我从小看了很多书。从我五岁起,雷爷每年外出都会给我带几本书,各种各样吧,不是很珍贵的书,但都还算可以。我记忆力比常人好,学习速度比别人快。看多了,想的就多了,明白的就多了,思路也就开阔了。我从很久以前就渴望出来享受世界,常年跟野兽搏杀锻炼技巧,一直在做着准备,既然都做好准备,各种困难我都能冷静对待。这么说,你明白吗?”

  “我也要看书!”田茵觉着似乎很有道理,抿着小嘴用力点头。

  “聚贤阁里有很多书,回去帮你找几本。”

  “嗯。”田茵不再回头张望了,紧紧抓住姜毅的手。

  两位小孩十指紧扣走出学院,回返聚贤阁。

  “啊!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不甘心!”

  还没走进独居的小院,里面已经发来杀猪般的哀嚎。

  不用多想,定是楚六甲。

  “出什么事了?”姜毅走进偏房,里面正有楚六甲连蹦带跳的狂叫,满身肥肉乱飚的场面配上他凄厉的哀嚎,多少有点夸张。

  “你你你,都是你!”楚六甲一把抓住姜毅,用力往床前推。“你看看你家娃娃做的好事!”

  床上,芽芽正泪眼汪汪的坐在那里,满脸委屈和胆怯,她的怀里死死抱着那头胖嘟嘟的熊崽,熊崽似乎很亲近芽芽,却对着楚六甲呲牙咧嘴。

  马龙正大刀阔斧的坐在旁边,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月玲珑难得安静,眼神怪异的打量着床上的芽芽。

  “到底怎么了?”姜毅坐到床沿。

  芽芽赶忙爬过来,乖乖的缩进他怀里,怯怯的看着嚎叫的楚六甲。

  “她又咬我的的熊大!你看看那小熊掌,都肿了!你这从哪弄来的娃娃,她吸血!她真吸血!”楚六甲情绪非常激动,他把熊大当宝贝了,芽芽吸它一口血比吸他的血都难受。

  最让他心痛的是熊大竟然跟芽芽越来越亲近,跟自己反而成了仇人。

  芽芽越是咬它,它反而越亲。

  这都什么破事啊,楚六甲快要抓狂了。

  “真吸血?那天不是意外?”姜毅赶紧拿起熊崽的小爪,可意外发现芽芽的手腕上也有两排牙印,像是被咬破了。

  “她吸熊崽的血,熊崽吸她的血。”月玲珑在旁边提了句。

  “什么?”姜毅诧异的看着怀里的芽芽。

  芽芽很委屈的蜷缩在他怀里,嘟着嘴,不敢开口,一只手像抓玩具一样抓着熊大。

  月玲珑道:“如果那天她咬了熊大是饿急了眼,意外之举,最近连续三次倒像是本能。我今天硬抓着熊大咬了她,然后熊大就像见到亲人一样粘着她了。”

  “什么跟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姜毅都糊涂了。

  “情况有些复杂,不出意外地话,她的身份……不简单。这么说吧,世界上除了御灵人外其实有另外的一个群体,他们不是御灵人,没有灵纹不能控制灵力,却同样这世界上闯出个很可怕的威名。”

  “什么人?”

  “御兽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