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8章  暗流

    雨林某处。

    冯尸五停在了一座山岭顶端,负手而立,望向了远方,目光却没有焦距,微微涣散,不知道在深思些什么。

    冯子笑带着队伍在后面狂奔,好一会儿才跟上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心里哀鸣,老祖宗呦,您倒是慢点啊,我没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跟不上你啊。

    队伍同样疲惫又狼狈,浑身是血还满头大汗,这一路上好一顿狂奔。

    冯子笑瘫坐在石头上,咧着嘴大口喘气,挑着眉看着不远处的老祖宗。这是又怎么了?年纪大了,总喜欢发呆?

    “你叫什么?”冯尸五终于算是跟冯子笑说了句话。

    冯子笑满脸黑线,得,老祖宗都不知道我叫什么。

    后面护卫们更是哭笑不得,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老祖宗,我叫冯子笑。”冯子笑赶忙向前,心里发苦,脸上还得赔笑。

    “你是直系后代?”

    “是,我是我爹第一个种,四十岁了,才出我这么一个,老来得子,好歹没绝后。”

    “杀生诀,你练到第几重了?”

    “启禀老祖宗,第一重已经融会贯通,第二重开始参悟。最多半年时间,我定能参悟第二重,助我破入灵媒境!”提起这个,冯子笑还是很骄傲的。

    “风血堂的杀生诀,你父亲给到你第几重?”

    “全给我了!六重杀生诀!不瞒老祖宗,老爹和爷爷是把我当下任堂主培养。”

    “帮我做件事,我给你第七到第九重。”

    “啊?”冯子笑霍然抬头,第七到第九重?杀生诀不只有六重吗?

    其余护卫纷纷侧目,他们都是风血堂核心护卫,多少知道冯家传承的顶级灵术杀生诀,一直都是六重天,怎么会有更多。

    冯子笑惊讶过后,一阵狂喜涌上心头,差点大喊大叫。赚了赚了,怪不得父亲和爷爷非要自己亲自过来照顾,哈哈,不枉我受了一路的委屈。

    第七到第九重?肯定是老祖宗压箱底的绝密,最完整的杀生诀,连爷爷他们都没见过。

    “老祖宗请吩咐,肝脑涂地,在所不惜。”冯子笑单膝跪地,这一跪,跪的舒坦啊。

    “找一个人,观他,查他,了解他。守他,护他,结交他。”

    “什么人?”冯子笑摸不着头脑,找人?就这么个事?您老人家随便在风血堂发个命令,几千弟子都会全力以赴,用得着我亲自去找?

    “他往南去了,额头带着我留给他的锦带。我给你下个印记,你能大致感受到锦带的范围,离的越近,感受越清楚。记住了,这件事情只有你自己去完成,绝密!”

    “明白!一定完成任务!”

    “你们,忘记今天的事。”冯尸五回头看了眼那些护卫。

    “属下明白。”众护卫仓皇跪地。

    “老祖宗,我用什么态度去陪他?”

    “依情况而定。”

    “不知道我要陪他多久?”

    冯尸五深深看着他,珍而重之:“永远。”

    …………………………

    人衣谷的队伍正在雨林里全速行进,他们从没有遭受过这种郁闷的失败,兴师动众的过来,却稀里糊涂的撤走,还牺牲了数十位位精英,实在是憋屈。

    娄红媚伤势严重,不仅受到树怪袭击,也被神秘壮汉连番突袭,能够保住命就不错了。她难得的沉默,跟在快速行进的队伍最后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还是在恨些什么。

    “谷主!”前面突然传来声惊呼,奔驰的队伍迅速停下,也惊醒了娄红媚。

    前面不远处,娄十白负手而立,一身血色红衣,一头齐腰长发,稀薄的血气在周身升腾,一种邪恶的魅,一份阴柔的冷。

    数十人的队伍全部跪倒,颤巍巍的垂着头。此次任务不仅没有取得成绩,还乱的一塌糊涂,带队的长老们都暗暗惶恐,生怕谷主责罚。

    “你们查了半月,除了雨林深处的异常,可还有其他需要汇报的?”娄十白在回返的路上想到了北宫雪接连的质疑,那个‘她’已经失踪四百多年了,怎么会突然又强烈的出现,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其中定有深层次隐秘。

    一场杀局看似荒唐,又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再想冯尸五的种种表现,更让他思绪波动,无法保持平静。

    “这……”几位长老交换眼神,又看向后面的队伍,众人集体摇头。他们就是奔着雨林深处的异常能量去的,并没有留意到其他情况。

    娄红媚却心头一动,果断起身,弯腰行礼:“启禀谷主,弟子在深入雨林后不久发现过一个奇怪的村子。”

    “村子?雨林里有村子?”其他人纷纷回望娄红媚。

    几位长老则送去严厉的眼神,提醒她千万想清楚再回答,不要胡编乱造,以免惹怒了谷主。

    “讲!”娄十白没有回头,语气冷漠。

    “村子里全是普通人,很不可思议竟然能在雨林里生存。村子里面树立着一尊雕像,十丈左右,被他们奉为女神。我们之所以发现村子,是因为村子周围几十里内的高山都在不断的挪移,那里还被浓雾笼罩,多少跟云海杀场的情况类似。”

    娄红媚越想越觉着村子跟雨林深处的杀场有紧密联系。

    “继续!”

    “村子里有头黑雕守护,还有个神秘的孩子,不同于村子里其他人都是普通人,那孩子却是灵徒。据我们观察,山体移动是最近才出现的,为了隐藏村子,那里似乎是个玄妙的阵!”

    “具体方位,带我过去!”娄十白卷起娄红媚,冲天而起。

    人衣谷的队伍安安静静的跪着,谁也不敢起身,更不敢抬头。

    足足两个时辰过去,娄十白带着娄红媚回来了。

    村子不见了!

    完全找不到痕迹!

    娄红媚惶恐跪地:“谷主,弟子绝不敢欺骗,敢用性命担保。”

    娄十白沉默良久,出奇的没有责罚,反而再问:“雕像是个女人?记得她模样吗?”

    “谷主赎罪,当时天黑,弟子没怎么太关注。”

    “孩子是男是女?”

    “男孩,非常狡猾。”娄红媚想起姜毅就恨得咬牙切齿。

    “所有长老,跟我回谷。其余人全部留下,以黑云雨林为中心,辐射周边七国,给我找到那个男孩。记住,不要杀他,我要活的。隐秘行动,不要再让任何人发现你们的行踪,尤其是拥雪楼和风血堂。”

    “领命!”众人低吼。

    ………………………

    拥雪楼的队伍同样在不久后碰到了意外驻留地隐世楼主——北宫雪!

    “这次事件远没有结束,仅仅只是开始。”北宫雪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定是有什么特殊因素惊醒了沉寂的杀阵,而杀阵短暂显现后的神秘失踪,又似乎预示着事情的复杂。

    “请楼主吩咐,我等全力以赴。”拥雪楼的队伍全部跪伏。

    “各位长老全部回返拥雪楼,调集力量监视风血堂和人衣谷,其余人留在黑云雨林,一部分继续寻找消失的雕像,一部分以黑云雨林为中心,搜寻任何可疑线索。不管有用没用,只要可疑,全部送返拥雪楼,交由我亲自过目。”

    “遵令!”众人高声回应,恭送北宫雪离开,很快便消失在云端。

    “这是老祖宗亲自下的命令!少爷,我看您不要随我们回去,就留在这里协调指挥。”

    “是啊,老祖宗难得亲自安排件事情,即是对下面的考研,也是给下面一次多跟老祖宗接触的机会。少爷,您的大好机会,如果办好了,定会受到老祖宗嘉赏。”

    众位长老立刻对准拥雪楼的公子北宫方辰,这等好事当然要想着自家公子。

    “各位长老放心,我定会努力做好。”北宫方辰也暗暗激动,脸上都泛起红晕,能够为老祖宗办事,这是请都请不来的殊荣,岂能推辞?!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