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1章  脱胎换骨

    姜毅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中,里里外外尖锐的剧痛,更有刺骨的烧热。像是有股无形的力量要把他剁碎,把他烧成灰,又在一次次的拼凑,一次次的重聚。他身体内部各个器官各个区域充斥窒息的痛苦,钻心的剧痛,让他崩溃。

    他无力去思考,只有一个念想……痛!

    他一次次昏厥,又在转瞬间被剧痛催醒,直至后来哀鸣都变得沙哑,双眼只剩眼白,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可身体依旧在剧痛中不受控制的抽搐着,痉挛着。

    这比千锤百炼更恐怖,无形的炼炉,活活的锻造。

    冯尸五呆滞了很久很久,晃动的目光无意识的在石像和姜毅间来回转动。

    “难道……十四妖兵炉……为他准备的?”

    “他是谁?”

    “您当年的离开……是有意的?您提前预感到了什么吗?”

    “您是被害……还是离开……”

    冯尸五苦苦追寻了四百多年的秘密,终于在今天寻到线索,却又陷入更深的迷乱中。当年的她和他们在最辉煌的时刻消失,离开的太突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凭空消失,又似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过他们。

    冯尸五一度认为他们死在了天枭榜的‘大整’之乱中,可寻遍各地,终究没有收获,更不相信谁能够把她和他们一并铲除,并做的如此干净。

    “血眼?”

    “当年那世间独一无二的血眼,今天竟然出现了第二个?”

    “轮回?还是……”

    “难道……您已经死了?”

    “不……不……”

    “不!!!”冯尸五突然僵住,苍老的面容爬满惊惧,仿佛苦苦坚守数百年的信念在这一刻轰然倒塌,他意识天旋地转,差点从高空栽下。

    血眼再现,岂不是预示着轮回重现?当年的她……死了?

    “小妈妈……救我……”姜毅在石女双手间颤抖,无意识的失语。

    冯尸五用力闭着眼睛,在半空中僵着,无法接受,不敢再往下想。

    “冯……尸……五……”

    突然……

    断断续续的声音再次响起,惊醒了悲苦中的冯尸五。

    他缓缓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石像,目光又落在了姜毅身上。

    此刻姜毅的抽搐正在慢慢平复,可唇齿开合间依旧无意识的呼唤着小妈妈,声音沙哑细微,犹若蚊蝇。

    一声声来自雕像的呼唤,一声声的来自姜毅的小妈妈,终于触动了冯尸五的神经,把他拉回现实。他默默的看了姜毅很久很久,神色无比的复杂。

    他飘到了石像双手间,可是出于对石女的敬畏,并没有真的落下。

    “唔……”姜毅的灵脉洗礼在此刻已经完成,眼帘努力睁了睁,还是无力的闭合,意识陷入深度昏厥。

    冯尸五看了很久很久,右手缓缓摊开,一股灰暗的气息在掌心盘踞片刻,飘向了姜毅。

    气息看似阴暗,却有着浓浓的生命力。

    姜毅被灰暗迷雾笼罩,紧绷的身体明显的舒展,脸上痛苦的表情也在缓和。连呼吸都逐渐变得规律,体内混乱的力量也被冯尸五强行压住,缓缓顺平。

    他像是大病初愈,又像死而复生。皮肤上的血红色已回归本色,好像比以前更圆润光洁。

    只是额头上的血红色眼睛非常惹眼。双眼闭着,第三眼却在睁着。虽是纹路,却栩栩如生,让人望之胆寒。

    冯尸五看了很久,默默接下了自己额头的锦带,为姜毅带上,遮住了他额头。又咬破手指,在上面滴了几滴血,似乎封印般让锦带牢牢缠住,不会轻易掉落。

    血眼的秘密……太大太大!一旦暴露,天下必乱。会有多少天枭从沉睡中惊醒,会有多少老怪从大荒中走出,又会有多少尘封四百年的历史被残忍揭开。

    “孩子,醒过来。”冯尸五苍老的指尖轻触姜毅,要把他唤醒。

    可就在这时候,远方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一条血色长虹粉碎满天迷雾,打向了浩瀚天穹,惊动十四座雕像,直至牵动了整座七生七杀场。

    “不管这里是谁的杀场,玩闹时间到此结束!”娄十白终于爆发出超绝实力,轰破了所处的场域,引动高空云海剧烈翻涌,地面成片崩碎,仿佛幻境要崩塌。

    十四大雕像集体绽放神辉,无形的波纹席卷整片场域,稳稳压下了云海。

    “再来!继续来啊!你能困我到几时!”娄十白愤怒的声音回荡云海,传遍十四大场域,让所有的御灵人和灵妖都感受到了深深的忌惮。

    不久之后,一股森森寒潮宛若巨龙腾空,在另外的方位撞破场域,搅乱云海。

    北宫雪发飙了!

    寒潮是由无数冰晶汇聚而成,在高空奔腾,冻结云层,撞破万物,在天上地下横扫毁灭,北宫雪踏落在寒潮前方,头发花白,却硬朗强硬,向高空振举双臂,引发彻骨的寒潮从天降临,要冰封这片天地。

    连续两大强者发飙,终于撼动了云海,让无数境遇出现了裂缝波动。

    嗷吼!嗷吼!

    其他方位上,那些强横的大妖豁出全力狂攻自己的境遇。

    单凭它们几个恐怖不能挑战杀场,可既然娄十白和北宫雪发力了,它们也来添把火!

    抓住机会,破了这杀场。

    “你该走了。期待你的成长,或许有一天你会逃难到赤枝牢笼,我在那里等待你的到来。”冯尸五托起姜毅,一股劲力推出,送他远远离开这个方位。

    姜毅吞噬了来自冯尸五的生命力,意识慢慢回归,可还是没有真的苏醒,连发生什么都不清楚,就被送到了很远很远。

    “娄十白,我来陪你练练。四百年了,看看我这老骨头还能不能派上用场。”冯尸五用力扭动脖子,踏空而上,冲向了娄十白那里。二话不说,直接开干。

    “冯尸五,你活腻了?”

    “给脸不要脸,真当我好脾气?”

    “若不是念及当年情义,今天定杀你在此!”

    混乱的云海里,荒芜的秘境里,传出娄十白愤怒的吼啸,传遍浩瀚场域。

    众人恶寒,冯尸五竟然正面挑战娄十白。

    “娄十白,别忘了,当初是谁收留的你,是谁教导的你。你的八位导师,有我这一个!”冯尸五暴起,一股死寂的煞气铺天盖地的沸腾,像是恶龙捣海,震撼了天地,活生生压下了娄十白对抗杀场的力量。

    “休拿现在话当年!你的恩,我早就还了!”

    “你年事已高,不再是当年的冯尸五。而我,已成天枭之名!”

    “再不住手,休怪我无情绝义。”

    娄十白彻底释放,全面迎战冯尸五,惊天动地的巨响回荡云海,宛若石破天惊,场面着实惊人。

    谁也看不到里面真实场面,可冯尸五的突然发飙真实的牵制了娄十白。

    失去了娄十白对云海的突击,北宫雪独木难支,再次被压在了云海里。

    其他方位刚刚爆发的大妖也重新陷入无边的迷失中,根本找不到方位,力量也无从发泄。

    所有杀场的微弱裂缝迅速愈合,惨烈的杀局重新开启。

    姜毅被冯尸五送出很远很远后重重跌在地上,趴了很久,一阵阵激烈的吼啸和猛烈地地震闯入耳畔,从朦胧到激烈,很快把他惊醒。

    姜毅呼的坐起来,目光有点呆滞,没有完全回神。好半晌,他啪啪抽了自己两耳光,深深提气,看看自己,在摸摸脸,之前那苦不堪言的痛苦好像做梦一般。

    “咦?这是什么?”

    姜毅在脑袋上抓到个锦带,用力撕扯却扯不下来。

    “怎么回事?”

    姜毅懵了,不明不白做了个噩梦,怎么还被拴住了?再看自己,脸也光滑了,身体也轻松了,有种无法言语的舒畅感,还有种特别的力量感,仿佛浑身充满了力量。

    姜毅下意识的检查身体后,再次发现了惊人的情况:“我境界突破了?”

    身体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经脉到肉体等等,明明还是自己,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儿,最重要的境界竟然从六品顶峰直接跃到了八品境界!

    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刚刚不是做梦?”

    “小妈妈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姜毅感觉意识有些换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一幕惨烈的杀伐场面扑面而来,前面是片炽热的沙漠,温度奇高,空间都像是在扭曲,可怕的是沙漠到处都有大量的沙土堆积成的怪物在狂奔,追杀着逃亡的御灵人和灵妖。

    就在他不远处,一个御灵人被三头沙怪交错扑杀,血肉横飞,惨死倒下。连惨叫都没发出,就死在那里。更有位御灵人被沙怪卷起的狂风掀到天空,惨叫着挣扎着,从高空跌落,砸进了沙怪群里。

    不同的方位随处可见狂奔的沙怪,以及逃亡的御灵人和灵妖。

    场面惨不忍睹,简直就像是屠宰场。

    近千灵妖和近百御灵人逃跑在沙漠不同角落,直到视线尽头。每一个都在遭受着几个甚至十几个沙怪的扑杀。

    姜毅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杀场。

    嘭嘭嘭,这时候十余头沙怪从他不远处狂奔过去,吓得他一个激灵惊醒,连忙要逃,可奇怪的是竟然看都没有看他。

    片刻后,一头沙怪从他头顶上冲过去,对他却视而不见。

    再然后,一个沙怪就在他身边的沙丘里成形,爬出沙土,冲向战场,完全没把他当回事。

    “等等!有点懵!”姜毅蹲在地上,抱着头,闭着眼,感觉哪里不对劲。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