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0章  血眼

    姜毅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原地躺了很一会儿,感觉休息差不多了,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继续往前走,眺望着远方,寻找着可疑的情况。

    “我该不会是陷入梦境了吧?”

    “我会不会一直这么走下去?”

    “那得走到什么时候,直到我饿死?”

    姜毅走了不知道多久,都迷失了方向感,直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原地转圈。

    不过……走了很久很久,视线尽头竟然出现个凸起!

    “一根柱子?一个雕像?”姜毅精神大振,朝着远方狂奔过去。

    不久后,那模糊的影子越来越清楚,竟然是座雕像!

    姜毅在半路上停下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小妈妈?”

    那座雕像竟然跟村子里的石像一模一样!

    姜毅用力揉了揉眼睛,睁开一眼,不是梦。

    “这里该不会真的跟我有关系吧?”姜毅迟疑着跑过去。

    洁白的雕像安静地矗立在繁茂的草原中心,翠绿的芳草和蔚蓝的天空都在衬托它的安宁与洁白,它双手微捧,微微垂首,似是在祷告,又似在沉睡。

    姜毅围绕着雕像转了几圈,没错,真的跟村子的石像一样,连高度和姿势等等都等同,就好像从村子里远远挪移了过来,唯一不同的是这座雕像更洁净,洁白如磁玉。

    “那里好像有点不一样。←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姜毅仰着头,注意到了雕像额头处有个小空洞。他赶忙爬上雕像,熟练的来到它双手间,仔细观察,还真在它额头那里看到个空洞,像是个凹槽,不过凹槽的形状有点怪,似乎是个人形轮廓。

    “铜像?”姜毅摸了摸胸口位置,感受着里面的小铜像,似乎跟凹槽很配。

    就在这时候,胸口温热的小铜像竟自动的脱离身体,飘在半空,绽放光辉,片刻后嗖的冲向上方,融入了那个凹槽,不大不小正好契合。

    嗡!石女雕像通体光芒乍现,圣洁的光辉普照天地,洒向草原无尽的莹白,让石像蒙上层神秘与圣灵。

    “哇……好美……”姜毅怔怔的仰头望着,这一刻的小妈妈在他眼里那么的漂亮,那么的神圣,仿佛……活了!

    “小妈妈?”姜毅挥着手,大声叫喊着。

    与此同时,表面的圣洁下,一股恐怖的力量从雕像脚下闯入大地,轰轰烈烈宛若江河奔腾,冲击着坚韧地层,而后分化做万千支流,密密麻麻的打向无边的地层,串联浩瀚的禁区,接通了遥远的十四大雕像。

    不同杀境、不同生地,上千御灵人在垂死挣扎,上万灵妖在悲凉反抗,凄凉的哀嚎响彻天地,腥红的鲜血洒向地面,沁入地底。鲜血受到神秘力量的牵引,向着中区汇聚,仿佛恢复活力的万千血管,向着‘心脏’部位输送着血液。

    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在黑暗的地下,隐秘而壮阔,玄妙而可怕。

    这里是杀场,更是汲取鲜血的熔炼!

    鲜血密密麻麻的汇聚到雕像下方,涌入它的全身。

    这里,就是熔炉的核心!

    熔炉炼人炼妖连众生,炉心炼血精!

    所有汇聚而来的鲜血在雕像里无声无息中锤炼着,不断汲取着里面的精华,向着雕像上方汇聚,每向上一寸,接受一寸的淬炼,下方翻涌的血潮在不断向上中数量迅速消减,不断地熔炼。

    “小妈妈,你从哪里来?你为什么要守护我们的村子?”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小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祖训是不是你留下的?”

    姜毅面对着石像,满头的问号,不过站在它的面前,姜毅内心总是会安宁平和,一种深沉的归属感,一份浓浓的依恋情感。

    只有在它面前,姜毅才像个孩子。

    在这时候,石女雕像的额头处,那契合的铜像绽放了不同于莹白光华的血红光辉,尤其是铜像的额头处,那第三只眼睛……慢慢渗出了鲜血……

    “我的孩子……”

    神秘声音再次响起,轻柔,温和,回荡在姜毅的耳畔。

    “小妈妈!”姜毅激动了,真有声音,真的是她!

    “敞开自我……接受它……”

    “灵脉的淬炼……灵途的开启……”

    “未来的路……你……自己走……”

    “我的传奇已衰败……你的史诗……自己叙写……”

    “我……期待你的崛起……”

    声音断断续续,似母亲的呢喃,又似遥远的低语,轻飘飘的回荡在姜毅的耳畔,带着莫名的苍凉和哀伤,拨动着姜毅的内心。

    恰在此刻,小铜像第三只眼里的鲜血……划过铜像,流过石像洁白的脸颊,没有留下痕迹,一路向下,无声的滴落……

    给我的?姜毅仰头,张开了嘴。

    嘀嗒!

    鲜红的血滴点落在了姜毅唇齿间,瞬间消失,向着姜毅全身扩散。

    一滴鲜血,却似有着无尽的血气,蕴含着饱满的能量。

    姜毅身躯轻颤,身体立刻像是要炸开般。他闷声惨叫,脸色煞白,慌忙盘坐在石像双手间,运转霸王鬼印的灵术,努力炼化着鲜血。

    这一刻,姜毅浑身像是燃烧起来,太突然了,都没让他来得及反应。

    那滴鲜血蕴含的能量无与伦比,仿若亿万血针,在他全身的肌肉、骸骨,以及血管,甚至经脉间疯狂乱窜,像是要摧毁一切,却又重塑一切。

    姜毅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水挂满了脸颊。

    片刻后,剧痛达到了极限,他穆然仰头,发出凄厉的哀鸣,感觉像是要炸开。

    嗡!额头‘萝卜’突然间绽放妖异血芒,异常夺目,不再隐晦。

    那不是萝卜,是眼睛!

    是血红色的眼睛。

    眼类的灵纹!

    雕像的血眼红芒百丈,猩红刺目,给十丈雕像蒙上‘血色衣裳’。

    姜毅的血眼猩红夺目,像是要滴出鲜血。

    姜毅全身痉挛,失去思考能力,根本压制不住体内的‘暴乱’,恐怖的能量在体内乱窜,摧毁着所有,重塑着所有。血眼持续异变,扩展出腥红的血纹,向着满脸攀爬,又向着全身扩散。

    这一时刻,各处杀场的杀伐力量暴涨,无数强者被摧毁,大量的灵妖被毁灭,鲜血沁入地底,横跨地层,像是雕像汇聚,又经过重重淬炼,化作一滴一滴的‘血泪’,滴落在姜毅身上。

    姜毅身体越来越热,像是团烈火要把他烧成灰烬,脸上故意涂抹的泥垢在迅速结痂,干涸后崩裂脱落,露出那张涨红的脸颊,上面布满了诡异的血色纹路。

    身体内部的剧痛更是难以忍受,像是无数的钢针在来来回回的穿插。

    他在这里承受着无尽的痛苦,外面同样陷入恐怖的杀戮中。

    连娄十白都陷入困境,他倒是不在乎铺天盖地的杀戮,这些东西根本上不到他,他所在意的是自己迷失了,找不到方向,走不出绝境,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困住。

    北宫雪,以及那些强悍的灵妖同样遭受了这样的境况,困在各自场域无力挣脱。

    他们甚至尝试着毁灭周围看到的一切,可依旧被困在原地,找不到方向,走不出所处的圈子。

    在这特殊的环境里,唯有一个人,循着模糊的记忆,穿过绝境,走进了这片芳草丛生的草原,无声无息中走近了雕像。

    他就是冯尸五!

    在看到石女的那一刻,他沧桑的双眼朦胧里,佝偻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

    隔着很远很远,他双膝弯曲,重重跪在了草原,泪水夺眶而出。

    冯尸五面向雕像,深深跪拜,老泪纵横。

    四百多年了啊……我苦苦找寻了四百多年……

    “主人啊,这里真的是您遗留的吗?”

    “你们去了哪?为什么……没有带上我……”

    “你们是死是活……”

    冯尸五泪眼朦胧,泣语中带着哀伤与追忆。

    可恍惚间……一声极为凄厉的哀鸣在远处响起,从雕像那里幽幽飘来。

    冯尸五霍然起身,寻找声源,片刻后像是脱弓利箭,向着雕像疾驰而起,临近时刻拔空而起。

    “这是……”

    冯尸五惊疑难定的看着石女双手间,一个年幼的孩童正在那里蜷缩着,扭曲着,痛苦的哀鸣着,他全身发红,滚烫炽热,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全身在痉挛,面容在扭曲。

    可真正让冯尸五错愕到呆滞的是,那孩子的额头。

    一只眼睛类的灵纹正从模糊到清晰,栩栩如生,扩展出猩红的血纹,向着满脸乃至全身扩展。

    “血眼?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血眼?”

    冯尸五吃吃呢喃,苍老的面容满满的震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