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7章  镇杀

    发生在这里的小动作并没有引起其他人地关注,雨林浓密茂盛,范围广袤,很好的给他们提供了掩护,所有御灵人和灵妖的目光都漂游在娄十白等人和接连抵达的大妖那里。≮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气氛还在变化,越发的凝重。

    御灵人队伍都接连远望高空,希望娄十白等做个表态,威慑妖群。可谁知道娄十白竟然没有理会,自顾自地对峙着冯尸五和北宫雪。

    “你我三人能齐聚在这里,理由谁都清楚,不是那些小妖小兽能揣摩的。我提个建议,不管里面是什么,涉及多少秘密,但总归决不能归了外人。在这件事上,你我三人应放下前嫌,通力合作。”

    冯尸五冷漠不减:“对于我而言,你们已经是外人。我宁愿里面的东西归了外人,也好过落到你们手里。”

    “不要太过分!”北宫雪冷叱。

    “我过分还是你们过分?四百多年了,你们做过什么?”

    “冯尸五,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娄十白怀疑的审视着冯尸五。←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我只说一句,如果……她还活着,重新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怕吗?”

    娄十白和北宫雪一阵沉默,似乎被戳中了心里的某个敏感地。

    “喂!三个老东西,嘀咕什么呢?”金熊似乎不满被无视,叫嚣着娄十白他们:“单凭你们三个人破不开云海,我不介意跟你们合作,你们呢?”

    火红小雀啼鸣:“我们在黑云雨林世代繁衍,并没有注意到这座秘境的存在。它的出现非常突然,里面定是埋葬重宝,也注定不会轻易被破开。”

    雄狮威严英武:“如果真跟你们主人有关联,单凭你们还真破不开。娄十白、冯尸五、北宫雪,你我双方联手,如何?”

    “不如何。从哪来,滚哪去。我缺张兽皮铺我床榻下脚地,别给我制造机会。”娄十白冷叱,似乎突然变得不耐烦。

    “娄十白,我警告你,别以为你是天枭就能在黑云雨林放肆。天枭榜是你御灵人的榜单,跟我灵妖毫无关系。古往今来,你们所谓的天枭御灵人里有几个胆敢闯荡大荒雨林?黑云雨林虽算不得大荒级,却也威慑的你们不敢深入。如果不是为了这宝藏,我今天第一个吃了你!”

    金熊站在山顶最前端,对峙娄十白,成千上万的金色巨熊同时咆哮,声若雷群,轰鸣群山,大有针对御灵人队伍展开屠杀的势头,震得众人连连后退。

    他们里面多数人从没见过这么多的灵妖,很多寻常噩梦般的存在比比皆是。

    小雀等大妖同样动怒,给脸不要脸。

    “聒噪!”娄十白周围血云剧烈翻涌。

    “狂傲!”金熊仰天长啸,小巧身躯竟然爆发百丈金辉,照亮山巅,灼人眼球,它竟踏碎山巅,冲天而上,像是条金色天雷,劈裂高空,杀向了娄十白。

    嗷吼!成百上千巨熊集体长啸,场面惊人,为族长震势。

    嗖!火红小雀和双头金狮,以及那巨型山怪,都在此刻狂奔冲天,杀向了娄十白。它们要压一压娄十白的威风,宣告黑云雨林的统治权,让外来的御灵人知道谁才是这里主人。

    连妖群都跃跃欲试,准备扑杀御灵人,给夺宝之战来场前奏预演。

    然而……

    金熊刚刚冲进那片血云,竟然惨叫着仰面倒飞。

    一巴掌抽飞了?

    谁都没看清楚里面发生什么。

    砰!嗷!

    金熊的吼啸转眼变成哀鸣,狂奔变成了倒飞翻腾,打着旋的直线轰向了旁边山顶。

    没等其轰碎高山,血云突然变作血色大道,疾速铺向了金熊,速度之快,超过了视线扑捉的极限,让无数人恶寒惊悚。

    娄十白踏着血色大道转眼而至,冲向了翻飞的金熊。

    “你……”金熊面色剧变,满目惊恐。

    “小小雨林,岂敢比肩浩瀚天地,无知妖王岂能争辉天榜大枭。我,天枭娄十白,赐你一死。”娄十白一把掐住金熊脑袋,咔嚓,五指发力,当场捏碎天灵盖。

    熊头鲜血喷洒,颅骨寸裂。

    一股恐怖的血色力量从娄十白掌心暴出,轰进破碎的熊头,活生生打了个洞穿。

    金熊的惨叫戛然而止,挣扎的身体软绵绵的耷拉,满头鲜血顺着往下淌,染红了金黄色的皮毛,璀璨的金光迅速暗淡,迫人的杀伐气息随着生机而消散。

    就这么短短一瞬,战争结束!

    电光火石之间,无论是御灵人还是灵妖群,都没明白发生过什么。

    “……”狂奔而来的巨山猛的刹住,脚步混乱,差点摔倒。

    火雀、双头狮狮,以及后方蓄势待发的灵妖们全部仓皇停住,惊魂后退,目瞪口呆的看着高空发生的一幕,脑袋嗡嗡乱响。

    “同级不同境的差距,看到了吗?”娄十白把金狼尸体扔向人衣谷那里:“带回谷里,把皮毛处理干净。”

    人衣谷的队伍看着跌落面前的金熊尸体,愣了愣神,一股热流从心窝直冲脑门,振奋了!

    “嗷吼!”熊群暴动,悲愤的嘶吼咆哮。

    “闭嘴!”娄十白一声冷哼,几百头巨熊的咆哮戛然而止,像是被突然掐住脖子的鸭子,张着嘴,却没了声,它们惊恐的看着高空血云,谁都不敢向前。

    火雀等迅速拉开安全距离,目光在震惊中晃动着。它们堪称雨林的霸主,虽然不常出现在人类世界,可实力之强毋庸置疑,否则不可能称霸这浩瀚雨林。可那金熊竟然一个照面就被虐死了?

    “黑云雨林还有没有更强的灵妖了?有就请出来,没有你们就老老实实闭嘴。”娄十白擦去手上血迹,不屑冷笑后重新隐入翻涌的血云里。

    这一刻,全场都陷入深度寂静,再没有谁敢去挑衅。

    无数御灵人和灵妖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像火雀和金狼那种级别,对于它们而言就是噩梦,轻而易举被碾杀,可在娄十白手里,一个照面就死的不能再死。不仅火雀它们震撼,连各处御灵人都深深惊骇,真没想到娄十白……如此之强。

    天枭之名在这一刻重新刻入脑海。太残暴了,一掌给掐死了?

    “那就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王子慕青微微恍惚。

    “待会不管发生什么,无论如何避开人衣谷的队伍。娄十白嗜杀成性,喜怒无常,别激怒他。”仓雷宗的宗主示意队伍有个准备。

    他现在心里也在犯怵,以前从未真正接触过天枭,今天终于见了,也彻底胆寒了。他能清楚感受到刚刚那头金熊的实力,绝对一个指头弄死自己,可在娄十白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苏明诚则内心火热,这样的男人才是天枭,才是天下敬畏的人。竟然敢在雨林荒山、在灵妖的世界里开杀戒,这份胆魄,这种实力,让他折服又期待。未来某天,自己能否成为那样的人物?

    冯尸五没有其他人那么震撼和恍惚,也没有理会娄十白捍卫天枭之名的杀伐,他背着手从高空迈步走向云海,似呢喃,似追忆:“四百多年了,她无缘无故离开四百多年了,是生,是死,去了哪?黑尺常、道公明、闻人中白……他们也走了,陪着她消失在四百年前,再无踪影。

    那一段尘封的历史,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在哪?是生,是死,我……一直在等待他们的归来,哪怕只是个消息。

    四百多年了,他们走的不明不白,走的鸟无音讯。直到最近,直到现在,你我三人齐聚,主人的声音再次回荡,她在召唤,也是在等待你我。”

    娄十白和北宫雪凝视着冯尸五走向前方云海,落在了‘天马雕像’前面。相较于之前的冷酷或慵懒,他们相对沉默了很多。黑尺常……道公明……闻人中白……熟悉的名字唤起尘封的记忆。

    不管这四百多年来众人改变了多少,当年的种种经历终究是最刻骨铭心。

    冯尸五回头看了看高空的血色云层和寒潮白雾:“四百年来的秘密可能会在今天做个终结。你们眼前的云海是七生七杀场,七条生人禁地七条死亡绝路,又称十四妖兵炉,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境遇,不同的选择。能否活着出来,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你们选一个,是生是死,接受审判。”

    话音落下,他径自走向了巨熊雕像下的‘绝’道,一条幽邃黑暗的小路,直通茫茫雾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