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5章  三雄并举

    “谷主!”娄红媚隔空深深鞠躬行礼,孤傲如她,此刻满怀敬畏。

    “小姐,怎么办?”素衣少女再问,万万没想到谷主竟然亲自来了。

    娄红媚迟疑再三,断然决定:“先抓住那小娃,说不定他跟今天的事情有关系。村里有雕像,这里又出现雕像,村里在地震,这里也在地震,村里有浓雾,这里也有浓雾,里面肯定有多多少少的牵连。”

    “速战速决,带回去。”素衣少女提醒大鸠,两人快步跟上娄红媚。

    高空双雄对峙,场面稍微凝重。冰晶车辇沉默了稍许,冷冷哼笑:“天枭娄十白!不错的名号,比我这老骨头威风多了。受人敬仰的感觉很不错吧?”

    “高处不胜寒啊。你北宫雪也不差,就不想上天枭榜来坐坐?”娄十白的声音慵懒里带着淡漠。

    “没兴趣!”

    “你没兴趣,你的弟子们有兴趣。你年纪一大把,活不久了,不妨临死前冲一冲天枭榜,将来死了也能给你拥雪楼留个好名声。”

    “天枭榜水深火热,上去容易下来难。上去的代价是拼尽所有,下来的代价是彻底毁灭。古往今来,哪个从天枭榜上跌落的人不都是死的很惨,所属组织都被屠杀殆尽。我想你娄十白在上面也坐得不舒服吧?是不是天天担惊受怕被别人给取代,担心你人衣谷有一天成为别人禁脔,肆意蹂躏?”北宫雪完全没给他面子。

    “你还真说对了,天枭榜十年小整即将到来,成千上万的宗派处心积虑要冲上天枭榜,天枭榜上的势力也在考虑怎么捍卫自己的名号。我人衣谷最近正在盘算找谁下手,灭几个国家,屠几个宗门,捍我娄十白之名。我看你拥雪楼就不错,改天较量较量?”

    娄十白慵懒的声音一出,立刻在全场引发了阵阵惊呼和议论。什么意思?宣战啊?

    拥雪楼的队伍勃然色变,纷纷抬头仰望高空。他们又惊又怒,却不敢狂言叫嚣,人衣谷可是天枭榜上的顶级权贵,霸占天枭榜数百年之久无人撼动。

    有些人则向拥雪楼队伍投来怜悯的目光,可悲啊,竟然被人衣谷盯上了。看来威震一方的拥雪楼也要成为天枭榜的牺牲品,成为人衣谷捍卫实力的猎物了。

    “灭我拥雪楼?你娄十白还真把自己当天枭了?放马过来!我北宫雪老虽老,拧你脑袋没问题!”冰晶车辇里传出北宫雪冷怒的声音。

    “呵呵,你是在向我下战书?你就不怕我真的接了?”娄十白依然慵懒里面带着另类的杀伐。

    下面听的胆战心惊,像这种级别人物的对话,一言一语都可能引发一片地域的战争,牵扯广泛。但不免有人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期盼着双方矛盾升级,现场来一次巅峰恶战。

    “你不怕人衣谷从天枭榜上滚下来,尽管来我飘雪禁区,我北宫雪带领拥雪楼三千弟子,等待你的到来!”北宫雪怡然无惧,算是迎下了娄十白的战书。

    这语气直让众人听得口干舌燥,原来低调的拥雪楼老祖宗竟然如此霸气,真敢跟娄十白硬碰硬啊。

    娄十白沉默了,高空的气氛压抑了,各方暗暗猜疑,莫非天枭真要动手了?

    有人期待,也有人忌惮.

    一旦双方开打,真可能波及全场。

    好一会儿,娄十白却出人意料的懒懒的笑了:“看在当年的情分上,我允许你今天的口舌之快,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改天我再去你拥雪楼坐坐。听说你飘雪禁区的雪莲白茶很不错,记得到时候泡一壶。”

    “随时恭候。”北宫雪语气稍软。

    不了解他们的人只觉着两人谈话怪怪的,明白历史的人则暗暗揣摩着什么。

    毕竟娄十白和北宫雪在四百多年前的关系……相当不一般。

    “冯尸五也来了吧,老兄弟们好久不见了,不出来露个面?”娄十白再次出声,声音虽然清淡,却清晰无比的传遍全场。

    “冯尸五是谁?”多数人迷茫,怎么冷不丁冒出这么个名字,他们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可是能被被天枭娄十白亲自点名,应该不是普通人物吧。

    莫非也是个老怪?看来这场‘盛会’比预想的更复杂。

    “冯尸五?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当然熟悉,四百多年前独霸赤枝牢笼,一手创立风血堂的那位啊!”

    “风血堂的创立者?第一代地王冯尸五?”

    “我滴个亲娘哦,地王冯尸五都来了!”

    “啥?冯尸五?第一代地王?他不是死了……”

    “闭嘴!!都闭嘴!!想找死啊,赤枝牢笼那里都是些什么怪物,你不知道啊。当心被风血堂听到,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地王冯尸五竟然还活着,这一消息一旦传回赤枝牢笼,恐怕要引起大乱啊。”

    人群簌簌,众人胆寒,纷纷望向了风血堂的方向。

    连人衣谷和拥雪楼的队伍都皱紧眉头,向那里凝望。

    “王子,当心,今天之事真要失控了。”王子苏慕青周围的供奉谨慎守护。地王冯尸五?!赤枝牢笼第一代地王!绝对是个有资格向北宫雪和娄十白叫板的老怪物!

    不远处仓雷宗和侯爷府的队伍都暗暗心惊,他们数量在两百人之上,堪称之前的最强阵容,内心里还很算有些底气,只是此刻的气场被一再压下,都沉着脸关注着接连出现的变故。

    冯尸五缓缓向前,竟然一步一步踏空而上,让暗中潜伏的无数人头皮发麻,果然是老怪物,竟然真的还活着,看走路的平稳样子实力没有退步。

    “你们不该来这里。”冯尸五声音干涩沙哑,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你都鬼鬼祟祟跑来了,我们凭什么不能来!”北宫雪冷漠如常,车辇寒气升腾,雪鹿刨动白蹄,整体气场隐隐有对峙之势。

    “你们……不配!”冯尸五森森一语,杀伐无限。

    “呵呵,上百年不见,这就是你的回敬老兄弟的礼数?让我很失望。”娄十白依旧那么的不温不火。

    “冯尸五,你言过了!你不再是当年的你,我们也不再是当年的我们。说话之前,给自己留点颜面,也等于给自己留个生路。”北宫雪同样做出回应,只是声音明显冷了很多。

    “我还是当年的我,你们不再是当年的你们。所以今天这里,你们不配来!”

    “可笑。如果不是念及当年旧情,就凭你现在这句话,我就可以跟你翻脸。”北宫雪的语气很冷很硬。

    这话对于拥雪楼的队伍而言就是战争的号角,他们相继蓄力,冰冷的目光全部投向了风血堂的方向。

    “想打架?想打就来,瞪什么眼?上辈子是鸡吗?”冯子笑扛着巨刀阔步向前,站在山顶大声咆哮,年纪不大,气场十足。“来来来,怕你们不成?”

    “那是谁?太狂傲了。”

    “那不是狂傲,那是欠揍。”

    “那是赤枝牢笼风血堂的小少爷,冯子笑,出了名的恶棍。”

    人群嘈杂,纷纷眺望风血堂占领的山头。

    “他就是风血堂堂主老来得子的宝贝儿子冯子笑?”拥雪楼队伍里的少爷走到前面,冷冷对峙。

    “那谁?前面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赶紧的,单挑!!”冯子笑咋咋呼呼。

    “找死!”拥雪楼少爷面色骤寒。

    “风血堂,这里不是你们赤枝牢笼,放尊重!”人衣谷的队伍全部起身,虎视眈眈的盯住了远处的风血堂队伍。对方的老祖宗竟然敢对他们的谷主不敬?不知死活。

    恶战一触即发,群雄期待又紧张。

    就在这时候,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桀桀,有意思,人衣谷、拥雪楼、风血堂,御灵人世界里赫赫有名的大宗大派,你们这是要开战?要不要我给你们做个裁判?”

    在雨林深处,一头金灿灿的大熊走出黑暗,竟然口吐人言,让人惊异。五米之巨,雄壮狂放,刺目金辉威压四方,五米体型竟走出片山河之势。

    在它身后,密密麻麻走出成千上百的巨熊,每头都有十米之巨,壮硕的像是些野象,双目血红,獠牙森森。

    数百巨熊浩荡向前,地动山摇,古木倒伏,枯叶乱飞,场面实在是惊人。

    前方群妖纷纷逃窜,惶恐的让开条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