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2章  诡秘

    人衣谷的队伍骄傲的占据了最高的大岳,等于宣告着今天的地位。上百人云集到此,无视灵妖群和其他御灵人队伍的瞩目,纷纷凝望着前方翻涌的云海,眼神凌厉,神色冷俊。

    他们属于最先抵达的一批,前后派出了多支队伍,都是精锐探索队,实力强悍经验丰富,却都入泥牛入海,再无消息。

    他们是授命前来探索,打定主意给谷主个交代,也自信能做好。一个黑云雨林而已,不足以难道他们。但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浩大,里面涌动的能量让他们暗暗心悸,以他们的阅历都很少遇到这种情景。

    直觉告诉他们,里面的秘密恐怕非常可怕,要么就是有特别的重宝。

    可问题是谷主并没有明确探索的具体目的,是夺宝?还是纯粹探查?谷主很少直接下令,更很少下达这种隐晦命令。

    种种情况纠合到一起,让带队的几位族老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全体深入。

    万一全部栽在里面呢?在天枭榜小整来临之际,上百强兵的损失很难承受,他们担不起罪责。

    他们现在正在考虑是不是重新调集个精英小队深入,短距离深入,并短时间里再回来,起码让他们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景。

    针对这个问题,人衣谷的几位长老一直争论不休。

    在队伍后面,有三个人的造型相对特别。

    其他人都是衣衫整洁,干练英武,唯有他们血迹斑斑。

    正是当天袭击姜毅村子的红衣女、素衣少女,以及怪人大鸠。

    他们……来自人衣谷!

    红衣女身份显然不低,尽管模样稍显狼狈,周围上百人却没有一人敢嘲弄,或是用眼神去挑衅。

    她也不搀和前面的讨论,一直背对着全体弟子,俯瞰着密林里活动的人影,在云集的御灵人队伍里面搜索着什么。

    素衣少女和大鸠忠实的陪伴在左右,也在搜索着雨林,寻找姜毅的踪迹。

    他们都对那小娃娃怀恨在心,无限期待着他能闯过重重雨林活着来到这里。

    要死也要死在我们手里,决不能便宜了他!

    “盯紧!我有预感,他能活着来到这里,也会来这里,差不多就在这几天里。”红衣女提醒着素衣少女和大鸠。

    她从未这样狼狈过,竟被个娃娃耍了,此仇不报,决不罢休。

    “是!一直盯着。”

    “尤其注意独自行动的人。”红衣女特别提醒。

    旁边的弟子们稍稍侧目,奇怪是谁把她给惹恼了?都盯好多天了。看样子不像是被灵妖欺负了,倒像是被人给折腾了。他们都了解她的性情,尽管心里好奇,却不敢正面询问,生怕给激怒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另外的方位,仓雷宗和侯爷府的队伍聚首在一起。

    黑鹰金卫数量在上百之数,包括苏明诚带来的二十多,也包括之前就安排进来调查探路的那些,阵容不俗。

    仓雷宗包括宗主,守宗长老,以及精英弟子,也有百人之众。

    之前仓雷宗和黑鹰金卫没有在一起,是为了避嫌,不想让二公子苏慕青误会什么,但在苏明诚带着七长老赶来并诉说了近期的事情后,双方队伍进行了回合。

    两百多人的集合再配上黑鹰灵妖,他们俨然成为全场数量最多的队伍。

    此时此刻,仓雷宗老宗主的面色冰冷,隐隐透着青色。从前天七长老他们来到之后,诉说了仓雷宗发生的事情,他就没再吭过声。浓浓的压抑让众人喘不过气来,七长老直接跪在地上,到现在还没起来。

    雷锤丢了!小儿子死了!

    自己才离开几天,仓雷宗竟然遭此剧变。如果不是面前的奇景深深吸引着这位老宗主,他早就带队撤离杀回大西北去了。

    别说是他了,众长老和雷瀑的三位兄长都无法接受。

    最可恨的是,竟然不知道是谁干的!

    “七长老起来吧,大家都盯紧人衣谷,一旦他们有行动,我们立刻跟上,宗里的事情等回去再解决。”仓雷宗宗主终于算是开了口,让压抑的气氛稍稍缓和,众位长老连连点头,开始做着安排。

    七长老擦着额头冷汗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站到一边。

    “云海翻涌的场景好像又剧烈了,看样子应该会出现新的情况。”

    “人衣谷快按捺不住了。现在各处都在盯着他们,一旦他们牵头,恐怕所有御灵人都会全部跟进,闯入云海。”

    “人衣谷没急着动手,说明是有忌惮。能让他们怯步不前,很可能清楚里面的危险,我们待会即便是跟进,也要保持足够警惕。”

    三位少爷相继出声,即是在提醒自己的弟子,也是在提醒黑衣金卫们。他们彼此年纪差距很大,大少爷今年四十多岁,二少爷三十多岁,三少爷十八岁。但他们都很有天赋,比雷瀑强的太多太多。

    “我建议双方一起行动。”苏明诚也没想到是眼前黑云雨林里会是这幅场景。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是自己过来,而是侯爷府派来更强大的队伍,甚至是侯爷亲自带队。

    “大公子跟紧,万一出了意外,我们不好交代。”大少爷雷烈不轻不重哼了声,心里憋着股火呢,听七长老的意思,重锤将来即便是夺回来也要归侯爷府。

    苏明诚不冷不热的笑了笑:“我们是合作,相互守护。”

    “别吵了!”老宗主制止这种无意义的争论。

    二公子苏慕青那边的队伍相对冷清,他只带来了两位守护供奉,同样没料到会是这种场面。

    两位供奉暗暗警惕,一刻不敢放松。

    苏慕青则时不时的看向仓雷宗那里,眉宇间隐现冷意,仓雷宗竟公然跟侯府组队,没有半分遮掩避嫌的意思。对他这位王子而言,无异于扇了耳光。

    “殿下万万不可莽撞,我们今天只做看客,尽量少去搀和争斗。”两位供奉悄声提醒着。

    苏慕青轻缓点头,保持着理智和风度。

    风血堂的队伍占据了附近的高山,也在瞩目着震撼的云海,关注着里面若隐若现的神秘光华。

    “老祖宗,您知道里面是什么?”冯子笑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队伍里的老祖宗——冯尸五!

    冯尸五默默负手,身躯略微佝偻,可目光炯炯,他在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这么抬着头,望着远方,像是雕像般不曾动过。他似乎要看透云海,又似在追忆过往,一声不吭,沉默无神。

    冯子笑抓抓头,咧咧嘴,这老祖宗太难伺候了,一路上都没说几句话。来前老爹和爷爷不断叮嘱自己要好好表现。可我倒是想表现,您老得给我表现机会啊。

    二十余黑衣铁卫肃穆而立,斜跨巨刀,虎目森森。他们不敢惊扰老祖宗,也不敢跟少主随便搭话。忠实的警戒周围,威慑出没的灵妖,也震慑着想要往这里靠近的御灵人队伍,几乎独占了这座山巅。

    “老祖宗,要不要我进去探探?”冯子笑敢肯定老祖宗定是知道异象的起源。

    冯尸五沉默,仿佛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冯子笑,自然听不到他的声音。

    冯子笑不想罢休,眼珠转了转:“老祖宗啊,我小时候就听父亲说起过您的故事,那真是……我都没法形容了,两个字,硬气!您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大枭!”

    说话间,他悄悄看着老祖宗,发现对方还是没有理会的意思。冯子笑继续道:“说句话您别生气,我是真没想到您还活着。您不知道我跟父亲爷爷他们多高兴。这些年,您去了哪?”

    冯尸五面无表情,不曾理会。

    冯子笑不甘心:“今天这事说来奇怪哈,人衣谷、拥雪楼、风血堂,三方势力之间本就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今天竟然凑齐了。我听说您当年跟拥雪楼的创立者北宫雪,人衣谷的创立者娄十白是好兄弟……”

    话音未落,冯尸五突兀偏头,一双眼神犀利如电,盯住了冯子笑的眼睛。

    这一次终于有反应了,只不过太突兀,眼神里带着冰冷。

    冯子笑一个激灵,通体恶寒,下意识的垂头禁言,恭恭敬敬的垂首。不一会儿的功夫,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他暗暗嘀咕我说错了什么?貌似激怒老祖宗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