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9章  受诅咒的妖刀

    “昨晚?你参与金钥灵果抢夺了?”壮汉没有往深处想,感觉姜毅可能就是在昨晚死了亲朋老友。

    昨晚山谷一战非常惨烈,伤亡六七十人,鲜血染红了湖泊。

    不过……再看现在的姜毅,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貌似哪里不对劲。

    “意外发现那里很乱,转了圈就走了。”姜毅见对方没怀疑,暗暗松口气,转移方向后趁机问道:“我其实到现在还没搞明白,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值得那么多人疯抢。”

    “金丝月蟾、金钥树和金钥灵果。”壮汉简单的解释了三者之间的关系,道:“金钥灵果蕴含非常独特的力量,能让九品灵徒晋入灵媒的成功率提升数倍。就连灵媒境界的御灵人服用也是妙用无穷,境界很有可能稳稳提升一个层次。总之是不可多得的灵果,可遇不可求。”

    “普通灵徒境可以服用吗?”

    “绝不可以,除非想死。里面蕴含的能量很特殊,普通灵徒根本驾驭不住,只有九品灵徒才有机会尝试。”

    姜毅暗呼侥幸,幸亏自己没吃。

    “可惜啊,被侯爷府那小子抢走了。”壮汉现在想起来很有些不甘。

    “那些乘着黑鹰穿着金甲的御灵人是侯爷府的?”姜毅抓抓头,该死,失误了,昨晚应该把那小子一起拖走。

    “侯爷府的黑衣金卫,号称西北大地最强特战队。我看也不过如此。”壮汉冷哼。

    姜毅拍拍肚子:“吃饱了,谢谢你的款待,我们后会有期。”

    “等等,你要去哪?”

    “雨林最深处啊,那里不是有什么好戏嘛。”

    “顺路,一起吧。”马龙手里斩马刀重重落下,他还是把姜毅当成是刚刚牺牲了亲人的孤儿,虽然总觉怪怪的,但小娃娃挺对自己胃口。自己就破例保护他一段路吧,不然以雨林现在的情况,恐怕连明天都活不到。

    姜毅刚要拒绝,忽然想到了后面追杀自己的红枫商会的女人,慢慢坐回原地:“我付你金币?”

    “我教你个道理,不是所有事情都带着目的性,也不是所有事都需要用金币来保障。我马龙处事风格简单粗狂,看你顺眼,你错也是对,我看你不顺眼,你对也是错。我今天看你顺眼,陪你一程。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不至于欺负你这么个小娃娃。”

    “这样啊,谢谢,你是好人。”

    “你的世界里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

    “还有亲人。”

    “还有呢?”

    “还有别的吗?”

    “朋友!人活在世,多了朋友,就多了份人情味。友情到深,也能比金坚。”壮汉今天难得多话,看了看姜毅,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

    “朋友?没感受过。”

    “如果你能活着离开黑云雨林,尝试着交个朋友。不要那种泛泛之交,要交就交一生的朋友。甘,可共享,难,可共患。”

    “你呢?”

    马龙握紧战刀,轻触刀锋,目光深邃:“我会以刀会友,集合几位志同道合的刀徒,共同冲击天枭榜。不管是我死,还是谁死,最终的最终,都要竭尽所能推着我们中的一个人踏上天枭榜。我要交几个一生的朋友,走一段一生的路,圆我坚守一生的天枭梦。”

    好!姜毅在心里给壮汉竖个大拇指,没想到碰到个跟自己差不多的人。

    姜毅和马龙重新上路,向着雨林深处挺进,一路上遇到不少灵妖,不过姜毅总是第一个冲上去,当然了,遇到特别强大的,姜毅掉头就跑,换马龙上。

    马龙确实勇猛,战斗风格极其狂烈,更合姜毅胃口了。

    姜毅人小胆大,不要命的打法也让马龙刮目相看。

    一路走下去,彼此对彼此的好感再次加深几分。

    一大一小,明明是外人感觉别扭的组合,他们之间却没有隔阂。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两人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休息。

    “轮流睡一个时辰,一直到天亮。你先睡。”壮汉盘坐在浓密的树冠里,四米巨刀横放在腿上,默默地擦拭。

    “到点叫我。”姜毅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枝杈间。双手抱紧怀里的蛇皮包袱,闭上了眼睛。

    不过……

    他没有真睡,时不时总会睁开到缝隙,看看壮汉,也关注周围的情况。

    毕竟是刚刚认识,好感归好感,不至于完全信任。

    一个时辰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正当姜毅要起来的时候。

    马龙却先道:“继续睡吧,你提防我一个时辰了。我如果有心害你,从见到你第一时间就动手了。对于你个小娃娃,我还不至于耍心机。”

    “那我再眯会儿。”姜毅尴尬咧咧嘴,翻了个身,终于放安心沉沉地睡下。

    可能是很久没有真正睡觉的缘故,也可能是马龙给了他份特别的沉稳和安全感,这一觉竟然睡得很深很沉,而马龙竟也没有唤醒他。

    当姜毅一觉醒来,竟然天色已经大亮。他舒服的伸个懒腰,神清气爽,真舒服,好久没睡这么香了。

    可片刻后,他脸色顿变,呼的坐起来,坏了,包袱没了!马龙不见了!

    “该死!大意了!”姜毅噌的窜起来,就要往树下跳。

    树下却先一步传来声音:“别紧张,我没跑。”

    姜毅僵住,但还是蹭蹭窜下去。

    包袱就在地上,但已经散开,里面金币衣物等等,包括路上捡的宝贝什么的,全部洒了一地,石盒也在旁边,里面的血刀掉在不远处。

    最重要的是……金钥灵果也在地上,从之前包紧的兽皮里露出一半。

    “你睡觉的时候翻了个身,东西就全掉出来了。我没碰,保持原样。”马龙坐在树下,正用怪怪的眼神打量着跳下来的姜毅,指了指石盒和血刀,也指了指若隐若现的金钥灵果,意思是给个解释?

    姜毅把东西重新收进包袱,背到身后:“血刀是别人送的,金钥灵果是我捡的。”

    “那把刀是谁送的?你知道它的来历?”

    “具体说不清楚,刚到我手上没几天。你认识它?”

    马龙看了姜毅很一会儿,缓缓道:“当然,我对天下名刀都有了解。那是黑咒妖刀,受到过诅咒的黑暗妖刀。自诞生之日起,前后经历十七位主人,无一善终,不仅自己惨死,受牵连的人同样家破人亡。直到第十七位主人临死前用自己的身体封印了它,之后黑咒妖刀消失,再没有消息,至今已经数百年不曾现世。”

    姜毅下意识的摸了摸石盒。黑咒妖刀?受过诅咒?他忽然记起握紧血刀的时候耳畔时不时回响的阵阵狞笑,这一刻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得到妖刀的人都曾辉煌一时,却都沦落为刀奴。”

    “什么意思?”

    “刀的奴隶,被刀所奴役控制,刀奴!有人说这把刀是活物,有人说铸刀的人把自己封在了里面,得到它的人都将会被它奴役。事实正是如此,十七位主人里不管是意志坚韧的,还是实力强大的,都没有幸免。你年纪太小,更容易受到它的影响。我不否认这是件宝贝,但我劝你最好少动用它。”马龙似乎不想多提那柄妖刀,再问道:“金钥灵果怎么会在你手上?小家伙,我要听实话。”

    “这……其实……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你当晚应该注意到苏明诚在冲到半山腰的时候从半空里掉下去了。我当时正好在那里,灵果滚到我脚边,我顺手就拿走了。”姜毅迟疑着,把手里的灵果往前一送:“要不……给你?”

    马龙定定看了他一会儿:“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不改名不改姓,姜毅!”

    “你就一个人?”

    “我就一个人,父母双亡,干爹养大,一个月前离家闯荡,在雨林活动了半月。”

    “你自己一个人在雨林里活了这些天?”马龙之前当他是个孩子,想要保护一段时间后分开,可现在看来他好像犯了个错误,这不是个孩子,这是个……疯子!十足的疯子!

    十二三岁的孩子,独自一个人闯荡黑云雨林?还活了半个月时间!

    荒唐又不可思议。

    “你真不要啊?”姜毅重新收起金钥灵果,给你了,你不要,别怨我。

    “最后一个问题……”马龙从身边慢慢推出个武器。

    “我的!”姜毅差点跳起来,重锤!竟然没注意到重锤没了!

    “我认识它!也挑战过它!”马龙提起了重锤,当年曾在仓雷宗前挑战过,可惜坚持了一半就不得不放弃。他很清楚重锤的特点,更清楚重锤百年来不曾有人挑战成功,可今天怎么会在面前的小娃手里?

    他刚从还以为看错了,结果尝试了很多次,每次都坚持小会后它就变得极其沉重。

    基本可以断定,重锤就是仓雷宗前面的那个。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