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8章  志向

    “你慢慢吃着,我不打扰了。”姜毅下意识的要绕开,灵果可是在自己手里呢,万一被发现,自己得栽。

    “饿了?我请你吃烤肉。”壮汉放下警惕后倒是颇为豪爽,从面前火架上撕了块羊腿,朝着姜毅招呼。

    啊?不会有诈吧。姜毅站在原地没动。

    “怎么?怕我劈了你?放心,我的斩灭大刀不杀可怜之人。”壮汉背对着姜毅,再次晃了晃羊腿,放到了面前的火架上,示意他自己过来吃。

    我是可怜之人?什么眼神!姜毅迟疑了会儿,咦,对了,我怕什么?昨晚的事情谁都没看到我,也就没有谁知道灵果在我手里。姜毅打量了会前面环境,先避到棵大树后面收起血刀,裹好重锤,这才走向前面空旷地带。

    “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乞丐也比你强。”壮汉大口撕咬着手里的羊肉,顺便给面前的篝火填了根柴火。

    姜毅模样确实邋遢了点,浑身兽皮棉衣早已破烂,很多地方都是血。好不容易在江河里面算是‘洗个澡’,但逃跑的路上再次把自己的脸抹脏了,故意的。

    他一屁股坐下,抓过烤的焦黄的羊腿咬了口。

    壮汉举起酒袋灌了口烈酒:“放心吃,没毒。”

    “谢谢,终于碰到个好人。←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我?好人?呵呵,你看我像好人?”壮汉近两米的体型,浑身肌肉紧绷,蓄满爆发力,十足的猛汉!一张如刀刻般刚棱冷硬的容颜,给人感觉威猛、有力,线条感很强烈,但右边脸上有个深深疤痕,非常惹眼,刀口从鬓角延续到嘴角,很深,略带暗红,乍一看像是嘴角都翘到耳朵根,本来俊朗的脸庞看起来格外狰狞,甚至有些可怖。

    “好人坏人不看脸,看心!”姜毅倒是没在意,大口的撕咬着羊腿,饿了,真饿了。

    壮汉多看了姜毅几眼:“怎么,遇到坏人了?”

    姜毅含糊不清的嗯了声,没多说。

    “小娃,喝酒不?”壮汉以为戳到姜毅伤心事了,看姜毅的样子,自然而然联想到是这小娃跟亲人朋友走散了,或者是亲人朋友被残害了,自己一个人狼狈孤独的在雨林里逃亡。不然单凭一个小娃,绝不可能横穿雨林,到了这里。

    “没到年龄,干爹说十六岁之后才能喝,我还差几年。”

    “慢点吃,一整条羊呢。”壮汉翻弄着面前篝火上的烤羊,本不想多问,不问也就不需要理会。可彼此沉静了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亲人伙伴们呢?怎么狠心把你这小娃抛弃了?”

    “我现在已经是自己一个人了,无牵无挂,准备浪迹天涯。”

    “自己一个人可是很危险的。”壮汉暗暗摇头,看来自己猜的没错,小娃亲朋都死了,现在就剩他孤苦伶仃。

    “我喜欢冒险!从几天前开始,我就是个男子汉了。”姜毅忽然一怔,对啊,我是男子汉了,他晃着手里羊腿,指着壮汉手里的酒袋:“要不……给我来口?”

    “不是不喝吗?”

    “我是男子汉了,还没庆祝呢。”

    壮汉晃晃酒袋:“等你活着离开雨林,我请你喝大酒,庆祝你成为男子汉。”

    “什么是大酒?”

    “有酒有肉有歌有舞,纵情快意,不醉无归。”壮汉难得露出抹笑容,只是笑容在他这张残脸上变得更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姜毅撇撇嘴,对那没兴趣:“你也是自己一个人?”

    他也在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壮汉,此人虽然冷酷,倒也豪爽直白,不像其他人那么阴险。就算是坏人,也是光明磊落的坏人。

    “暂时一个人。”

    “还有其他伙伴?在哪呢?”

    “在将来!还没遇到!”

    什么跟什么,这人怎么古里古怪的?姜毅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也不打算多交往,继续啃自己的羊腿。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我啊?”姜毅看了看壮汉,笑了。

    “笑什么?”

    “我的梦想简单粗暴——战天枭。”

    “什么?”

    姜毅指了指天:“成长!探险!将来某一天,踏上天枭榜!”

    “……”壮汉还以为小娃会消极等死,没想到眼神比自己还亮,口气比自己还大。他认真看了会姜毅,摇头而笑:“我看你的样子八成是看书看多了?世界各地常年分发天枭榜书册的目的是什么?是激励民众尚武,更是为了捍卫天枭榜的英明,让全天下都认识他们,让每个孩子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对他们怀有敬畏。古往今来,多少人怀着梦想冲击天枭榜,但真正想要登上天枭榜谈何容易。别说三十年一度的大整,就是每十年一次的小整都会卷动群雄乱战,伤亡无度,实际上又有几人冲上天枭榜。”

    咦?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姜毅坐直身子,迎着壮汉目光,我还真要跟你唠唠:“就是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冲上天枭榜,才更彰显排名的珍贵。弱肉强食是丛林法则,更是世界法则。

    不想死亡只能更强,不想失败只能向前。

    没有一颗强者之心,永远成为不来强者,没有一颗天枭之心,更不可能成就天枭。只会仰望感慨的人,永远在感慨在仰望,惧怕伤亡的人,永远徘徊在底层。”

    姜毅一番豪言壮语说的自己都热血,天枭啊天枭,我的梦。

    壮汉怔了,怪怪的看着面前小娃,哭笑不得,自己被个小娃娃教育了?

    不过看对方突然激动地样子,哪里像是刚刚死了爹妈亲朋啊。

    姜毅看壮汉似乎很不屑,放下羊腿就开始对壮汉‘谆谆教导’:“天枭榜为什么要三十年一大整?就是需要新的天枭,新的英雄,新的传奇。如果所有人对天枭榜只是敬畏,惧怕杀戮和伤亡,没人向上挑战向前取代,天枭榜还整个屁,让那五十个老头在上面老死算了。你说对吧?如果每次天枭榜更替,不造成巨大伤亡,怎么能彰显天枭的强势和力量?”

    壮汉深深看了眼姜毅,就好像刚刚认识。这小娃提起天枭榜,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就变了,跟刚刚萎靡疲惫的样子截然相反。

    姜毅用力拍了拍自己胸膛:“我,姜毅!将来定要上那天枭榜,让天下人都记住我的名字。”

    这是他从小坚守的梦想,从不褪色,只会越来越烈。

    乍一听荒唐又可笑,但他绝不在乎被人嘲笑,不在乎别人想法,爱怎么笑随你们,爱怎么嘲随你们,我就是我,昂首挺胸,不低头不回头。就算死,我也要死在挑战天枭榜的路上。

    壮汉打量着姜毅,也不再说话。

    “是不是感觉很幼稚?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在吹牛逼?我敢说,当年褚春秋、百常青他们,也都是少年时代发出的呐喊,并坚持到最后。”姜毅提起天枭榜就满腔热情。

    “没有嘲笑你,就是感觉……怪怪的……”壮汉摇了摇头。

    “人啊,要有个目标。向前,向前,永远向前。”姜毅拿起羊腿骨头,向着前面指了指,嘿嘿笑了。

    “你这小娃娃很有志向嘛。”壮汉坐直身子,面对着姜毅:“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马龙,未来也是要踏上天枭榜的男人!”

    他说出口后就感觉荒唐可笑,自己竟然会跟个小娃娃较劲,不过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这辈子只会有两个下场,一个是死在冲击天枭榜的路上,一个是成为天枭!我还要集合群志同道合的人,创立个组织,助我向前。”

    哦?原来也是个有梦的人啊。嘿,有缘!姜毅来兴致了,盘着腿往前挪了挪:“什么算志同道合?什么组织?”

    “我命里除了天枭只有刀,跟我志同道合的人也要是爱刀如命的人。”壮汉握住巨型斩马刀,锵,单臂横举,斜指长空。刀长三米,柄长一米,通体精钢锻造,刀体厚度竟有三指厚,看着就给人种特别的沉重感。

    “有志向的男人最无敌,怪不得你昨晚那么勇猛,我看着就不像普通人。”姜毅说完话就老老实实闭嘴了,完了,露馅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