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8章  贪色

    “你……你……”月华指着姜毅气的浑身哆嗦,头晕目炫,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倒。

    她高贵的红枫商会小姐,何曾受过这种欺辱。

    仓雷宗的守卫们面面相觑,全部围到了擂台四周,在真正确定那女人是月华后都变了脸色,立刻分出一人快步往仓雷宗里面狂奔,要去禀告少宗主和二王子。

    “点香!快点,说你呢!”姜毅看着警惕的护卫们,指了指香台。

    护卫们迟疑再三后,还是按照程序点好香。

    擂台四周迅速聚满了人,议论纷纷的围观。月华?他们太熟悉了,红枫商会总会长的女儿,青云城分会的会长,也是王国排的上号的绝顶美女。真的是她吗?怎么会被个小乞丐抓到这里?

    “好像哪里不对劲,这小子疯了?月华被抓的消息已经传到这里了,就算民众不知情,仓雷宗肯定得到消息,直接公布月华消息岂不是送死?”楚六甲奇怪。

    仓雷宗正堂。

    弟子急急忙忙找到了雷瀑。“少主,外面有人闹事!”

    “来头大不大?”雷瀑面色不善,刚刚送二王子去调养,怎么一转头就有人来闹事了?太不给仓雷宗面子了,也太不给我雷瀑面子了。老爹和兄长他们好不容易全部外出,自己当了回家做了回主人。

    “不清楚,看样子是个小乞丐……”

    啪!!弟子还没说完,雷瀑一巴掌抽了过去:“你耍我?一个小乞丐也叫闹事?你当我仓雷宗是什么?”

    那弟子差点哭了:“少主,问题不在那乞丐,在他押的宝。≮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什么宝?”雷瀑没好气的坐回椅子,端起茶水要润润喉咙。

    那弟子咽口唾沫:“是红枫商会的小姐,青原城分会的会长,月华。”

    “噗……”雷瀑一口茶水全喷了。

    那护卫抹了把脸上茶水,哭笑不得的道:“您没听错,红枫商会的小姐,月华,就是前几天被绑走的那个。”

    “确定?”雷瀑错愕起身,月华被抓的事情他知道,红枫商会都派人来通知了,让仓雷宗帮忙留意,他之前还奇怪谁那么大胆子,竟然敢把月华给掳走。可转眼间,月华被当做赌资送到自己面前了?

    “错不了,应该就是她。看样子好像伤势很严重。”

    “哪来的乞丐,月华怎么会在他手上?捡的?”

    雷瀑发现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月华?赌资?押宝?

    谁这么狂!这么猛?

    咦?等等!把月华当宝押擂台上了?岂不是说如果那人挑战不成功,月华就成仓雷宗的私有物品了?

    雷瀑忽然感觉丹田部位火热滚烫,一股热气蹭蹭上窜。他对月华的美色觊觎很久了,三番五次派人送去礼物希望讨好,结果那女人装清高从不理会他。

    “这……这就不知道了。那个小乞丐穿着破烂,满脸是泥垢,看不清模样。”

    “走,过去看看。”

    “要不要通知二王子?”

    “就你废话多!不用!”雷瀑急匆匆的赶赴擂场,我有病才会通知二王子,请他出来只会坏事。那雷锤从没有人挑战成功,不管来人是谁,注定挑战失败,也就是说月华注定要成为仓雷宗的了?

    自己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向红枫商会提亲?或者先尝尝?

    哈哈,美人儿,我来了!

    擂台上,姜毅握紧雷锤,缓缓提起。入手沉重,手感正好,体内默默运转霸王鬼印,一股独有的气息流动在体内轮回,刺激着身躯,也刺激着双眼。

    他没有过度激发,以免陷入当时手链里的那种情况,他小心翼翼的感悟,控制着节奏,双眼的血色纹路若隐若现,一股股热流经由右臂涌入右手,沁入了重锤。

    右手手链绽放温柔光华,也像是受到牵引般向着重锤涌入。

    突然之间,重锤体表黑芒乍现,一股狂暴的力量直冲姜毅右手。

    姜毅鼻息闷哼,剧烈的胸闷,脑海里轰的声再次乍现星云景象。←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不过姜毅立刻止住了霸王鬼印的运转,减少对雷锤的刺激。

    现在真不是感悟的时候。

    细微的变故清楚落在众人眼里,人们都认为小乞丐是吃不消了,像是要放下重锤。擂台下顿时响起了阵阵唏嘘声,还以为来个大人物呢,原来还是个不自量力的。

    不过姜毅深深提气后,重新举起重锤,不是提,是举!

    经过刚刚细微的感悟和变化,雷锤似乎感受到了亲切感,不断向姜毅体内释放野蛮的力感,似乎要向他传承什么,却被姜毅巧妙地克制。

    手链和重锤引起了共鸣,一个柔和光华,一个黑暗光影,在姜毅右手上下流转,很微弱很亲昵。

    “真要成功了?”楚六甲在台下眼光流转,越发奇怪姜毅的来头。

    月华突然很希望姜毅成功,否则自己就真成货物,归了仓雷宗。以仓雷宗的丑恶姿态,以雷瀑的酒色痞性,绝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说不定自己还会成为雷瀑的玩物。

    “月华会长?真的是你。”

    想什么来什么,怕什么来什么。

    仓雷宗小少爷雷瀑急匆匆来到了擂场,第一眼就落在了狼狈的月华身上。尽管长发凌乱,脸色苍白,依旧难以掩饰那绝世风姿。

    他的心当场就热了,丹田部位更热,乖乖,这女人要成我的了?哈哈,爽!

    月华气息粗重凌乱,腹腔伤势传来阵阵剧痛,冲击着她的意识。她尽量想保持风度的要站起来,却头晕目眩,脚步虚浮。

    “月华会长,你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样了?”雷瀑快步走上前,假装关心又惊讶的搀扶住她。可搀扶幅度偏大,右手直接按在了月华胸前的饱满部位。

    嘶!好大!好软!真料啊!

    “你……”月华娇躯微颤,用力挣扎,真没想到这色痞如此大胆无耻,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就……抓上了……

    “月华会长?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雷瀑可不管那么多,背对全场,避开目光,右手再次猛力一抓,爽,有种偷情的感觉。

    月华面色铁青,推搡中狠狠低吼:“滚,放开我。”

    可她越是挣扎,雷瀑抱得越紧,双手越是趁机胡乱的抚摸揉捏:“月华会长你伤的很重,要不要送你下去疗伤?”

    他对月华觊觎太久太久了,终于抓住机会,先过过手瘾再说。

    “雷瀑你活腻了!”月华低声威胁,羞愤难抑,又是撕扯又是挣扎,恨不得直接劈了雷瀑。可她的模样看起来太虚弱了,挣扎力度也小,台下人们看起来反倒像是她一个劲的往雷瀑怀里歪,还像是要抱住雷瀑。

    仓雷宗部分护卫倒是注意到了‘香艳’的场面,但装作没看见。对于自己小少爷的脾性,他们再了解不过了。

    “月华会长,你意识很不清醒,需要休息,你先坐下。”雷瀑好歹没有太过分,过过手瘾后忍住继续的动作。待会你成为仓雷宗的财务,我有的是时间享受,现在老爹兄长他们都不在,我就是仓雷宗的主人!

    月华快气晕了,虚弱喘息着坐在奖台上。

    羞愤、耻辱,以及剧痛,让她近乎崩溃,可意识眩晕,真没力量反抗和怒骂。

    “谁把你伤成这样,太可恶了。”雷瀑低头挑眉的盯着她看。从他的位置,正好看到月华破烂衣领下那白花花的凸起和深深的沟壑。太美了,这女人简直是极品。他无数次想要得到她,只是对方连正眼都不瞧自己一下。

    上天待自己不薄啊,竟然把月华白白送到了自己面前。

    一种报复和得逞的爽感冲击着他。

    月华不再理会他贪婪侵略的目光了,也无力了。她欲哭无泪,羞愤欲死。怔怔的不远处的姜毅,看看满擂场议论纷纷的人群,再看看故作焦急实则贪婪的雷瀑,心头绞痛,良久良久……终于失去了理智。

    她一把抓住雷瀑正要摸过来的贼手:“杀了他!”

    “什么?”

    “给我杀了他!只要你杀了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杀了谁?”雷瀑装傻充愣。

    “雷瀑,不要太过分,立刻给我杀了他。”

    “月华会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先跟我说说。”雷瀑故作关心,眼角余光其实瞥向灶台上的香,竟然快要燃尽了。嘿嘿,再等等,再拖拖,待会时间一到,那小娃挑战失败,你就是我的私人物品了。

    先把这个事实定下,到时候就算月华和红枫商会想反悔也没机会了,就算自己做了过分的事情,他们也拿自己没辙。

    月华哪还不知道他的鬼心思,可决不能让可恶的游戏继续下去,否则自己真成物品了:“雷瀑,给我杀了他,我答应你的求婚。”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