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3章  抢女人(三更)

    内院宝库。

    啼明鸟的声音响彻庄园内外,矮胖子脸上绽放笑容,以为是那小娃成功被坑,准备大偷特偷。

    他轻易放倒守护宝库的护卫,贼兮兮跳舞扭臀,双眼放光:“宝贝儿们,小爷我来了。感受到我的温度了吗?感受到我的热情了吗?感受到我丰腴身体下的火热了吗?呦吼!来吧!”

    可谁承想,他前脚刚刚进了宝库,内院外院‘沸腾了’,嘶吼声此起彼伏,无一例外在大吼着:‘宝库,快去宝库,宝库被偷了。’

    “什么情况?”矮胖子愣了会儿,眼珠一转,我被坑了?差点破口大骂,撒丫子狂奔。

    他在这里做了十天厨子,其实就是为了做潜伏,在调查情况,今天故意做坏事被逐出去,是感觉时机成熟了,可没成想竟然栽了。

    怎么回事?谁坑我?难道是那小乞丐?不可能吧。

    矮胖子虽然肥胖,却非常灵活,他早就设计好了撤退的路,双脚生风,速度奇快。没等护卫们聚集过来,他已经怀着悲愤的心情溜之大吉,从后门那里准备撤离。

    护卫们急匆匆赶过来,看到了宝库外昏迷不行的护卫,立刻惊出冷汗,手忙脚乱的打开宝库,检查里面是不是丢了什么贵重物品。另有几位灵徒直奔会长月华的寝宫,要汇报情况。

    可是……

    他们查了再查,宝库竟然没少东西,怎么可能?

    直到另外灵徒到了寝宫,傻眼了,地上躺着一个护卫的尸体,却没有月华的身影,但可以看到月华华丽的大氅丢在地上,上面还沾了血。

    “不好!调虎离山?”灵徒们捶胸顿足,嗷嗷怒骂,陷阱套着陷阱,环环相扣,谁这么缺德!原来目标不是宝库,而是会长?

    矮胖子火急火燎的冲到后门,眼睛一瞪,差点跪在地上,他竟然看到那小乞丐扛着昏迷的月华会长在狂奔,先于他溜出了后门:“我去,牛人啊,年纪不大,花心不小。绑架月华?生绑啊……”

    姜毅也注意到了后面的矮胖子:“咦?你还活着?”

    我还活着?矮胖子当场跳脚:“我干你大爷,真是你害我?!你知道老子准备了多久吗,好事全让你给……”

    话音未落,庄园里响起密密麻麻的警报声,里面的护卫们‘炸了锅’。

    “后会有期。”姜毅扛着月华飞速狂奔。

    “后你大爷,老子跟你没完。”矮胖子急匆匆跟了上去。别看体态丰腴,速度还真不慢。

    他想看看这小娃想干什么,采花贼?这么小就干这行?难道今天下午他也是来踩点了?知己啊,缘分啊。

    红枫商会的混乱迅速波及了古城,越来越多的势力被惊醒,来自商会的护卫们急红了眼,发疯似得寻找月华。

    月华是总会会长的女儿,地位尊贵。如果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抢了,他们全庄园的护卫都会被责罚,严重了甚至还可能被剁脑袋!

    雨林边缘!

    姜毅扛着美艳的月华来到了当初跟黑风雕分手的地方,悄悄潜伏下来。

    “胖子,你为什么跟着我?”姜毅瞪着矮胖子。

    矮胖子贼溜溜的转着眼珠,看看他,又看看地上的月华:“你自己拿下的?”

    “跟你有关系吗?”

    “月华可是堂堂七品灵徒!你身上没有灵力迹象,不像是灵徒,你怎么能把她给收拾了?”这才是矮胖子好奇的问题,据说这月华天赋很不错,虽然没多少实战经验,可境界摆在那里,绝不是个野小子能解决的。

    “我有重宝,克你们灵徒。你走不走?要不我在你身上试试?”姜毅解下背上的石盒,在那里威胁矮胖子。他很奇怪这人怎么长的,活脱脱个肉球,很有喜感。

    “嘿嘿,别激动,交个朋友嘛。我叫楚六甲,我可不是普通的盗贼,我做的是劫富济贫,专打劫那些为富不仁交易黑暗的大户。我盯红枫商会的这个分会有段时间了,做了大量工作,结果被你给……”

    “给,走。”姜毅甩手扔给他一个金币。

    矮胖子眼角抽抽:“你把我当叫花子了?”

    “不稀罕?给我。←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你这种行为很不讲究,不过你这态度还是可以接受的。”矮胖子楚六甲赶紧收起金币,立刻堆上笑脸:“喂,小哥,你抓她干什么?我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没发育吧,要不让给我?我比你长几岁,我发育了!”

    “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姜毅瞪着矮胖子,这胖子贼兮兮的,也不是好人。

    “我没坏心,怎么说我俩也是合作过,一起干了一票大的。如果不是你拿我当了饵,你能带走她?我怎么说也帮了你的忙。再说了,这女人危险的很,七品灵徒啊,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制服了她,等她醒了还是个危险物。你让我留下,我帮你看着她,怎么样?”

    “你什么目的?”

    “我没什么目的,我就觉着跟你有缘。缘分这东西啊,很奇妙。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楚六甲吗?因为我娘说她当初怀着我下地干活的时候晕倒了,有一个云游的大人物路过救了我娘,还说他是身怀六甲,不可操劳。于是我就叫六甲了,我娘说这是那个大人物给起的名,从内到外冒着股贵气。”

    “缺心眼。”姜毅甩个白眼,懒得再理他。

    “你叫什么?”楚六甲凑过来套近乎,不着痕迹的要去摸摸那石盒。

    啪!姜毅一把抽开他的手:“离我十步之外!不然她现在的情况就是你的下场!”

    楚六甲笑呵呵的退到十步外:“你看看你,年纪轻轻,杀气太重。不要把每个人都当坏人,要试着交朋友。在这世上混,多个朋友多条路。你说是不?”

    姜毅看了他会儿:“你说你专干劫富济贫?”

    “那当然,我是个讲道义的盗贼。”

    “你随身带着很多药?”

    “什么药?”

    “让人昏迷类的,或是其他类的。”

    “那当然,行走江湖,必备之物。”

    “每样给我来几瓶。”姜毅抓出十枚金币扔过去。

    “讲究!豪气!”楚六甲赶紧收拾起金币,放在嘴里用力咬了咬,对着姜毅伸个拇指,把腰上瓶瓶罐罐的全给了姜毅,这一腰的东西都不值半个金币,这傻小子竟然给了自己十个。

    姜毅坐在那里开始摆弄药罐,时不时瞥楚六甲几眼。

    第二天清晨,在青原城里里外外被轰动的时候,远在雨林里的月华从昏迷中苏醒,右手手心和腹部带来钻心的剧痛,让她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水湿润了发梢。衣服本就是鲜红色的,鲜血让它更红。

    如果不是御灵人,又从小服用宝药,那一刀说不定要了她的命。

    “你没死?”月华怨恨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少年,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个孩子手中。看看他身后背着的石棺,一阵难受的后悔,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小娃就是用里面的东西伤了她,不然普通武器怎么可能刺穿自己的手,刺穿自己的腹腔?

    姜毅捣弄着手里的瓶瓶罐罐,里面装载着各式各样的药粉药液,不懂,所以随手抓了瓶,打开盖子就要往月华嘴里倒。

    “你干什么?”月华失声尖叫,可身体刚要活动,伤口再次被撕裂,内脏和皮肉的痛苦让她一阵痉挛,差点又要晕过去。

    “等等,等等。”楚六甲赶紧制止,哭笑不得的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那是催-情药!你还真想那啥啊。”

    “催-情?”姜毅看着楚六甲,眼里带着疑问。

    “说你没发育你还不服气。总之……别用就对了。”楚六甲尴尬摆手。

    “就用它!”姜毅还是不懂,但看样子效果不错。

    “住手,住手,你想知道什么,我说我说。”月华疯了,拼尽力气用力摆头,寻常的冷静和倨傲荡然无存。催-情药?看看面前的小乞丐,再看旁边的矮胖子,她宁可自杀!

    “小祖宗呦,那东西真不能给她吃。”楚六甲心里那个悔啊,早知道就留下那瓶了。注意到月华杀人的眼神一个劲的往自己这里瞄,他讪讪笑道:“别误会,我是正人君子,不干那缺德的事。我用这玩意是恶作剧的,最多往大户人家井水里投点,我自己没用过。”

    月华心里哀鸣,作孽啊,我都碰上了什么恶棍。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