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06章  血眼开

    “我们很遗憾,他真的是死灵,不可能有什么成就。”陆机表示遗憾,也果断的离开。

    村里人傻眼了,姜毅也怔住了。

    “陆机导师,要不您再查查?我下次再进城,给您多带点药材。您说,要什么药材,豁出命去我也给你找到。”姜雷求情,他同样疼爱这宝贝孩子。

    “我们每年会检查成百上千的学员,见识过无数的情况,基本可以断定,他不会有成就。学院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那里争斗非常激烈,他一个死灵,年纪又小,在那里会受到欺凌打压。我们是军事学院,是弱肉强食的地方,并不适合他生存,我是看在姜兰的面子上给出的忠告。一句话,让他留在村子吧。”

    “可……”姜兰注意到了姜毅眼神里渐渐升起的失落,心里一疼,再次求情:“我能不在这里多住一晚上吗?我想陪陪我弟弟。”

    “不可以,你现在每天都很珍贵,必须尽快把你荒废的几年时间补回来,年龄越大,灵体孕养越是困难。我会在路上跟你详细解释御灵人地世界,介绍灵纹和灵脉。”陆机语气不容置疑。

    “导师!能不能再给个希望?”姜兰疼爱姜毅,许诺让他一辈子开开心心,可现在姜毅失落的眼神让他实在不放心离开。

    老村长姜羽却在这时候拄着拐杖走过来。“好了,死灵就死灵吧,我们毅儿不需要你们,走吧走吧。”

    嗯?三位大人面色微寒,齐齐看向姜羽。

    “老头,不要无礼!”姜雷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三位导师可是大人物。

    “送客。”姜羽无力的挥挥手,离开了石屋。

    “抱歉,抱歉,他老糊涂了。”姜雷赶紧赔礼道歉。

    村里人全部送别姜兰,有人祝福,有人叮嘱,有人把村里的好东西往三位大人怀里塞,千恩万谢的嘱托他们照顾好姜兰。今天的事情来得很突然,他们都有些慌手慌脚,但他们不会耽误了姜兰,也不会让姜兰受委屈。

    陆机等人不稀罕药材野果,但还是全部给姜兰带上了。

    姜雷姜山千叮咛万嘱咐,带着期望更带着不舍,送别了他们。

    姜毅像是突然沉默了,站在村子里角落里,不调皮了,不笑闹了,怔怔的看着姜兰离开的方向,直到他们消失在天际。

    姜山回来,强作欢颜的宽慰:“没什么大不了的,干爹明天带你去打猎。”

    姜毅愣了很一会儿,勉强回神,点点自己额头胎记:“干爹,你看我这像是死灵?”

    “不像!!比你姜兰姐姐强多了。”姜山哭笑不得的宽慰。

    “就是嘛,不懂瞎说。他眼高于顶,抬头望天看,怎么能发现地上的宝石。”姜毅嘟囔着转身离开。

    “什么意思?你从哪弄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话。”

    “干爹,有事没事看看书,雷爷每年外出给我带的书我都留着,送你了。”姜毅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姜山满脸黑线。

    夜深人静,村子举行完盛大的庆祝仪式后回归静谧,深山笼罩黑暗。

    姜毅趁其他人睡着,默默离开了屋子,爬上了石像,站在女像的手里,怔怔的看着黑暗的深山。

    临冻的夜风很烈,像刀子般割在脸上。姜毅却像是没什么感觉,在那里迎着烈风站着,眼神格外明亮。

    夜晚的深山并不安静,猛兽咆哮,震动夜色,万木摇颤,乱叶簌簌坠落。群山万壑间,大荒猛兽横行,恐怖巨禽出没,各种可怕的声音在黑暗中此起彼伏,带来浓浓的危险。

    夜,如常。又似乎有什么不同。

    远处,沉寂的黑风雕缓缓抬头,看向了石像双手间的姜毅。

    另外的黑暗里,老村长姜羽也静静坐着,无意识的抽着没有点燃的旱烟,目光也在注意着上面的姜毅。

    一个黑雕,一个老人,隔着黑暗夜幕,观察着此时的姜毅,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我怎么是死灵了,不懂别乱说。一个外人,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

    姜毅用力攥紧双手,非但没有被打击,反而被激起了新的热切。之前因被限制打猎而淡化的嗜血感再次上涌,双手越攥越紧,稚嫩的骨节在黑暗里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石像静谧,经受岁月侵蚀,耸立在深山老林里,清凉月光撒落,给白色石像批上稀薄的衣衫。

    “小妈妈,我要离开这里。”姜毅霍然转身,仰头看着女像。

    这些年来,每每有什么烦心事,他总喜欢来这里轻轻诉说。他自幼没有妈妈,把石像当成了妈妈。

    这里寄托了他太多的憧憬和依恋。

    女像垂首,朝着他,却闭着双眼。

    “凭什么说我死灵,他们是天吗?凭什么决定我!我要离开,我决定了!这一次,决定了!”姜毅本就想离开了,这次事件真的刺激到了他。

    “走……吧……走吧……”

    突然,一声温柔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姜毅耳畔。

    “谁在说话,小妈妈?”姜毅眸光一亮,惊讶的看着石像:“小妈妈是你吗?你又说话了。”

    “走……吧……离开……这里……离开……”

    声音很轻很柔,像是母亲的摇篮轻语,安抚着自己的宝宝。

    “离开?离开村子吗?你也同意我离开?”

    石像沉静,没有声音再飘出。

    远处,沉寂的黑风雕缓缓起身,看向了石像上面的姜毅,黑森森的眼眸里闪过丝异芒,在黑暗里非常明亮。←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黑暗里,老村长姜羽慢慢拿下烟斗,撑起了苍老的身子,目光一刻没有离开姜毅。

    “走吧,走吧……”许久过后,声音意外的再起,飘飘飘忽忽,重复着呢喃,在姜毅耳畔回荡,在他心里浮动。

    呼!黑风雕突然冲天而起,稳稳落在了女像的肩膀上。它高大英武,神骏骄傲,昂首挺胸,双眸异常犀利,隐隐迸溅着寒芒。

    “小黑,你也听到小妈妈说话了吗?”姜毅向黑风雕询问,分毫无惧。

    黑风雕难得的安静,认真的看着姜毅。

    “小黑你是要带我离开?”姜毅突然窜起来,用力攥紧小手,双眼亮的像是暗夜的星辰,闪烁着浓浓的希冀。

    村子里对黑风雕又敬又畏,也只有他敢跟黑风雕正常对话。

    如果说以前的姜毅还在压抑离开的冲动,感觉外面的世界虚无缥缈,各种幻想都局限在‘想’,今天姜兰的离开以及三位大人物的到来,等于一双有力的双手推开了他面前的大门,繁华神秘的世界仿佛就在眼前了,他真想往前迈一步,哪怕一步,死也值得。

    黑风雕似乎看透了他的内心,扑闪了几下翅膀,突然从腹腔里吐出个东西,巴掌大小,落向了女像的双手。

    姜毅赶紧用毯子接住,也不嫌脏:“这是什么啊。”

    一个石块,方方正正,再普通不过,但非常干净,也非常齐整,从黑风雕腹腔里吐出的它竟然没有任何污秽之物。

    姜毅翻看了会儿,不由得转头看向了面前。

    在女像手心相对的地方,是女像的左胸,对应着心脏位置,那里一直有个缺口。因为双手捧在半空,又是角度问题,没有谁能注意,但姜毅一天到晚躺在这里,有事没事来陪伴小妈妈聊聊天,自然注意到了那里。

    以前还好奇怎么有个缺口,今天突然就想到了。

    “小黑,你是让我放进去吗?”姜毅奇怪的望着黑风雕。

    黑风雕却振翅起飞,在高空盘旋了会儿,落回了自己大巢。

    姜毅奇怪着黑风雕的反应,又认真看了看石块,没找到其他特别的,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用力抛向了那个缺口。“走你。”

    缺口和石块似乎有着吸引力,竟然稳稳的接洽,完美的融合。

    悄无声息。

    可在这一刻,女像竟然动了,明明是雕像,却缓缓的收了收双手,稍微的靠向了自己胸口,动作幅度很小,但正好够姜毅可以碰到。

    “咦?”姜毅奇怪了,仰头看了看石像,再看看前面,感觉像是在做梦。

    石块像是个钥匙,打开了密室。缺口再次开启后,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东西,很小很小,比姜毅的小手都要小,在里面静静的趴着。

    “一尊小铜像?”姜毅奇怪的,用力伸手,把里面铜像掏了出来。

    咔嚓,缺口再次愈合,看不出痕迹。

    这一幕,像是做梦。

    “这是什么?”姜毅奇怪的看着手里的铜像,竟然是个铜女雕像,跟这座石女像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它的额头上面竟然长着第三只眼睛。

    随着石块的重新闭合,一切归于沉静。

    但石块闭合前,缺口里面有道光华一闪而逝,并没有引起姜毅的注意。

    那是一行字,一行精致的小字,一行惊人的预言——莫笑铜女三只眼,此物一出群枭反。

    “我们……又要……回来了……”一道轻轻的呢喃在村里上空飘起,虚无缥缈,如梦似幻,散在了天地间,散进了深邃的雨林。这一夜,成千上万的大荒灵妖在睡梦中挑了挑眉头,大量深山探险者受到触动。

    他们和它们似乎都感受到了莫名的威压,却都没有几个去在意,毕竟这古老雨林不寻常的事情太多了。

    姜毅窝在石女双手间,仔细的看着小雕像,忍不住伸手碰向了它额头的第三只眼。

    一瞬之间,雕像三只眼集体睁开!

    血红色,血淋淋的红色,直勾勾盯住了姜毅。

    “啊!!”姜毅悚然一惊,吓到了,平素温和的‘小妈妈’,突然好像变的……狰狞?

    也正在此刻,小铜像竟然嗖的消失,不见了。

    确切的是活生生撞进了他的胸腔。

    “啊啊!”姜毅突然惨叫,凄厉如鬼。他像是突然承受尖锐的痛苦,全身挣扎扭曲,双手死死抓住脑袋。他猛然仰头,双眼圆瞪,尖叫声竟如天雷炸响在天地,一双眼睛迅速变成血色,在黑暗中恐怖阴森,像是能滴出血来,面目狰狞。

    尖叫声极其刺耳,惊破了山村的宁静,很多人从梦里惊醒,呼呼的坐起来,起初多多少少以为做梦。

    “啊啊啊。”姜毅在惨叫,在石像双手间抱头扭曲,一条条血红色的纹路从眉心‘萝卜’扩展,向全身蔓延,却又迅速消失。

    很快,家家户户燃起了油灯,还有孩子们醒来的啼哭声,男人们顾不得披衣服,纷纷低吼着提醒婆娘们护好孩子,自己抓起柴刀和火把夺门而出。

    轰隆隆。

    上百户人家冲出一百多口子壮汉,他们雄壮干练,多数人赤着上身露出刚硬的肌肉,他们步伐急促,一手火把一手柴刀,迅速聚集到了村子中央。

    姜毅的惨叫声突然止住,一个踉跄,仰头从十丈高处直挺挺跌落。

    “毅儿!”姜山惊呼,一群壮汉呼啦啦全围上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