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04章  山外来客

    姜山深深吸气,虎目生光:“我点几个兄弟过去迎接村长,其他人留下来保护村子,这几天就不必去深山挖药了,等我们回来。虎子,三魁,大石……”

    虎子和三魁他们纷纷挺身,目光明亮,毅然决然。可他们的婆娘们却身体轻颤,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泪水夺眶而出,她们都清楚的很,选上了谁,就等于要死在这大山了,连骨头都找不回来。

    “大姚!”姜毅不断喊名,每一次开口,他都心里闷一下,非常难受。毕竟自己的呼喊就等于死亡的宣判,是拆散他们的家庭。

    “干爹……那啥……我……”姜毅忽然伸出小手,稚嫩的喊了声。

    “再胡闹断你口粮。”姜山瞪眼再喊。

    “毅儿乖,别闹了。”姜兰拦住姜毅。

    姜毅瘪嘴:“我是说村长回来了嘛。”

    “什么?”姜兰诧异。

    “村长回来了。”姜毅指着远方。

    正在这时候,一声鹰啼撕裂清晨的夜幕,从遥远的天幕传来,啼鸣尖锐,穿金裂石,惊惧着深山猛兽,惊醒了大荒凶兽。广袤的深山里传来阵阵嘶吼,满是暴虐,回敬着这声啼鸣的‘挑衅’。

    “黑风雕?!它回来了!”老村长霍然回头。

    “黑风雕,是黑风雕,村长回来了!”村民惊喜欢呼,振奋不已。无数女人错愕之后喜极而泣,相拥欢呼。

    天幕尽头,一股黑压压的乌云正迅猛铺盖天幕,卷来烈烈狂风,洒向深山一片肃杀之气。群山颤动,无数猛兽蛰伏,但更有巨兽凶怪怒起,万木簌簌,寒潮肆虐,更有金光绽放,在昏暗的山丛里乍隐乍现。≮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宛若大魔临世。

    黑风雕,村寨的守护兽,据说是祖先在这里住下后出现的,起初祖先们吓坏了,谁知道它竟然在村子里安了家,默默地守护着村子。

    据老人们说,黑风雕也是石女像引来的‘祥兽’,守护村子。

    长而久之,黑风雕跟村民们熟悉了,但是它生性太凶残了,野兽见了都哆嗦,除了村里最强的勇士,也就是村长之外,谁也无法靠近它。黑风雕不吃村里食物,总是自己外出猎食,而且每年入冬之前,甘愿载着村长外出两三次。

    每到那个时候,村里总会把囤积一年的药材老参带到深山以外的小镇里,换取些生活用品。

    “你们看,后面好像跟着什么。”姜毅眼睛很亮。

    “咦,还真是啊。”

    “那是什么东西?”

    村民们很快发现了异常,在那股黑风后面,似乎紧紧跟着些什么,隔着十几里山林,就隐隐感受到压抑,似乎是三头强大的猛禽,可怕的气息隔着几十里就扑面而来。

    “莫非……是猛禽在追赶黑风雕?拿起武器,戒备!老人和妇女全部回石房。”姜山立刻喝令,情况似乎不对劲。

    “姜毅,快过来。”姜兰快步冲过来抱回了姜毅,默默地守护着。

    很快,黑风雕横跨天幕,出现在了村寨上空,一声尖锐啼鸣,翻旋坠落,掀起狂风翻腾,村寨里外顿时飞沙走石。它体长五米,展翼达十米,全身黑羽,犹若钢铁,英武神骏,所过之处,总有黑风缠绕,神秘又强大。

    一双眼睛犀利如刀,似乎能穿透人心。

    紧随其后,三头神骏华丽的蓝鸟飞驰而来,振翅啼啸,尖锐刺耳,声动深山,引狂风烈烈,肆虐村寨,大量石屋剧烈晃动,吓得村民瑟瑟发抖,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灵妖?!”

    这种气息远远超过了野兽,能奴役狂风,不是灵妖又是什么。

    可那三头蓝鸟正要降落,却好像受到惊动,突然间振翅冲天,急促啼鸣,在高空慌乱的盘踞,俯瞰村寨似乎畏惧着什么。

    蓝鸟身上各自有人驾驭,此刻却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安抚。

    黑风雕冷冷抬眼,发出怪异嘶啸,三头蓝鸟才慢慢平复,惊魂未定的盘旋了很一阵,才试探着飞落,却终究没有进村子,停在了外边不远处。

    “大家不要怕,都出来,欢迎这三位大人。他们是王国紫罗兰军事学院的导师,不辞辛劳,千里迢迢来到我们村寨。”黑风雕上,纵步跃下位一米八的壮汉,体态粗狂,浑身肌肉,龙行虎步间气势迫人,正是村寨的村长姜雷。

    他快步冲到村子外面,亲自迎接。

    三头蓝鸟身上相继走下三位华服男女,他们皮肤白净,气质非凡,要么气宇轩昂,要么貌美如画,与简陋的村寨格格不入。

    可此刻的眼神都难掩惊容,他们清楚感受到了蓝鸟的畏惧。

    它们在怕什么?

    三人交换眼神,都微微皱眉,看着前面简陋却干净的村寨,多少有些不可思议。

    黑云雨林里面竟然真的有村子?

    这片雨林里盘踞着数量庞大的灵妖,更有些可怕的秘境,除了不要命的探险者们,连军队都不敢轻易涉足,这里怎么可能存在这么一个简陋的村子。

    猛兽们不来进食吗?

    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深山的‘食堂’,灵妖们完全可以来去自如,随便抓几个出去塞牙缝。

    蓝鸟又在畏惧什么?竟然不敢进村,难道这就是村子存在的原因?能威慑灵妖猛兽?

    “这村子有什么古怪吗?”三人里面的中年妇人奇怪了。

    其余两位中年人仔细检查了下,都注意到村里的石女像,可认真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石女像就是普通的石头雕刻,更没有奇怪。

    “抱歉抱歉,让你们受惊了。”姜雷连连道歉,做了些混乱的解释。其实他自己都不清楚村子有什么特殊地方,竟能威慑猛兽。

    村里上百口人好奇的看着三位外来人,都没有放松警惕,不敢出来。姜毅却嗖的冲出来,直奔村长姜雷而来。“雷爷!击个掌!”

    “哈哈,这小娃子。”姜雷用力挺身,故意把手举得老高。

    姜毅纵步狂奔,一个腾跃两米多高,啪,准确拍了一掌。

    “哈哈,漂亮。”姜雷一个旋身,捞住了姜毅,抱在了怀里用满是胡茬的脸在姜毅嫩嫩的脸上狠狠搓了搓:“想死你雷叔了。”

    “我的书!”姜毅一摊手。

    “额?额……这个……先等等,今天有重要事情。”

    “你是不是没买?”

    “忘了。”姜雷讪讪干笑。

    “啊啊啊,小爷给你没完。”姜毅一头撞向姜雷脑袋。

    姜雷脑袋一偏:“咦,没打着,哈,又没打着,哈哈。”

    “你说的是他?”三位华服大人都看着姜毅,暗暗点头,这小少年看起来就不凡,眼睛非常有神,俊俏白净的像是个小公子,不像山沟沟里风吹日晒的流民土著。

    “不是他,是另外一个。”姜雷干咳几声,赶紧把姜毅放下。向着三位贵客深深鞠躬,声若洪钟:“欢迎,欢迎,三位大人,再次欢迎你们光临。”

    村民们都聚在一起,不敢向前,他们很奇怪,村长怎么带回来三个陌生人,这是村子里从没有过的事情。

    “村长,怎么回事?”姜山奇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村子以外的人。

    姜雷悄声道:“我花了差不多全部金币,请来了这三位大人,你可要好好谢谢我。”

    “我?为什么?”姜生很奇怪。

    “他们是为姜兰来的!”

    “什么?!”

    “还记得姜兰十岁时候额头出现的胎记吗?”

    “记得啊,与这有关?”

    “当然有关,基本确定了,那就是灵纹!姜兰十岁自己觉醒灵纹,在外面的城里人眼里简直就是奇迹,我去年就听说了,可一直不敢确定,这次花了很多金币,宴请了一位常在我那里买药材的导师,说了说姜兰的情况,人家竟然要亲自过来看看,前前后后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呢。”

    “啊?”姜山和姜兰立时定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姜毅愣了,灵纹?姐姐的胎记竟然是灵纹?

    “大人,里面请,您先里面请。”姜雷毕恭毕敬的邀请着三位中年男女。

    “把那孩子带过来。”三位男女面无表情,随着他的指引走向了姜山的家,至于其他人连看都没看。既然指的不是姜毅,他们不再理会他。

    不一会儿,关于姜兰的消息传遍村子,村民朴实又无知,却多多少少知道什么是灵纹,在他们眼中那简直就是神迹。

    姜生的家里,里里外外聚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都踮着脚奇怪的打量着三位大人,也小声的议论着,姜山的婆娘都不知道怎么招呼了,干脆也躲到旁边抱着干儿子姜毅眼巴巴看着。

    村子的老人们在屋里毕恭毕敬的伺候着。

    村里挨家挨户凑了些果盘药材,堆在了三位面前,这是他们最高贵的礼节,只不过三位大人面无表情,看也不看,更别说品尝了。

    “姜兰,过来。”姜山牵着姜兰快步来到了堂屋。

    这位粗壮的汉子竟然有些颤抖,用力握紧了姜兰的手。

    “你就是姜兰?”为首的男人面容冷肃,刀削斧劈般坚毅,坐姿端正,稳若洪钟,给人种磅礴大气的感觉。

    他衣锦华服,朗目如星,额头上颤着条紫色锦带,锦带上面绣着奇异的花纹,很复杂又很神秘。

    不仅是他,其余两个人无论穿着怎么多变,气质如何多样,每个人的额头也都缠着不同的锦带,锦带正中绣着不同的花纹。

    这是一种特殊的象征,只是村子里人们都不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