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战神年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03章  生死集结

    姜山在远处忙完,抹了把手上血水走了过来:“又偷吃人参。www.shUYueWU.Com】”

    “哪有,不许诬赖。当心我告干娘你偷看琪姨屁股。”

    姜山眼角抽搐,姜兰憋笑。

    “没大没小。来,干爹抱抱。”

    “我不小了,你回家抱干娘去。”姜毅撒腿就跑。

    “过来吧你。”姜山拎起姜毅抱在怀里,粗壮的胳膊上爬满肌肉,用力抱紧他。憨厚的脸上露出笑容,笑的开心。每次离开村子挖参打猎都是冒着生命危险,但只要回来看到这小子,什么疲惫苦恼都没了。

    自己没儿子,家里婆娘生了姜兰就不能再生了,一直把姜毅当亲儿子待。

    这小家伙浑身都稀罕,有发现宝物的预感,又有变态的学习能力,那股子狠劲和野性让他又爱又无奈。他有时候甚至怀疑这小家伙属不属于他们村子,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姜毅小声道:“干爹,村长还没回来呢,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姜山笑容微微一僵,旁边姜兰神色稍稍黯淡。

    “到今天入夜,村长这次外出时间比以往长了六天了,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姜毅虽小,却比同龄人懂得多。

    他们山村深居雨林深处,除了打猎没有其他物资来源,按照惯例,在秋末时节,村长都会定期把优质的人参和猎物带到雨林外去卖,换些过冬物品。

    因为雨林广袤,村长都是乘坐村里‘守护兽’黑风雕,来回基本在十天左右,以往每年都会出去三次,每次都准时回来,为的就是避免村里人担心。≮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可今年这头一次出去就足足延迟了六天,不免让人担心。

    “再等等吧,过了今晚还不回来,明天早上我们派十个人去。”姜山脸上爬满了担忧。他们平常外出采参打猎都是一去三五天,这次两天就回来了,实在是挂念着村长,没心情打猎。

    姜毅道:“十个人够吗,村长是骑着黑风雕,能威慑山林里的猛兽,我们赤手空拳能走多远?”

    “唉,那也没办法。村子的气氛很沉闷,都在担心村长安全。大家伙脸上都在笑,心里其实都挺挂念。我们这次出去挖参的时候商量了下,如果村长过了今晚还不回来,我们就采取些措施,哪怕象征性的,给村子里一份希望。”

    “我也去。”旁边姜兰自告奋勇。

    “荒唐!路上训你多少次了?不行!”姜山生气的刮了她一眼。

    “可……”

    “想都别想,没什么可是,我说不准就不准。”姜山转头瞪着眼珠乱转的姜毅:“你更不许!”

    “大山,过来趟。”村里的老村长还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远处向姜山招手,神态都很严肃,眉头紧锁。姜山放下姜毅,警告他不许胡闹后快步走过去,看来村里老人们要集中商量这件事。

    在村子里,除了村长外,姜山是最勇猛的男人,也是最让村里子信任的男人。村长不在,他就是代理村长。

    “但愿别出什么事。”姜兰看着父亲他们走进村里的老屋。

    姜毅嘎嘣的啃了口大人参,吃的倍爽,悄声道:“姐,别担心,小妈妈保护着我们村子,不会出事的。”

    姜兰回望着村子里的石像,默默无声。

    这座雕像不是一直就有,据村里传说,是村寨的祖先在四百年前流落荒山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它,感觉会受到庇佑,就在这里安了家。结果四百年下来村寨真的安静祥和,过的不算富足,却平平静静,外面的猛兽凶禽每次靠近这里总是会莫名其妙的避开,村民们越发感觉石像显灵,是在守护着他们。

    在村民的心中,它就是神,是老天对他们这群普通人的眷顾。

    说来也怪,姜毅总跟她说,他对石像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很温暖,就像妈妈的目光,在无声的注视着他,每一天,每一夜。

    这是村子里其他人从没有过的感觉,包括姜兰。

    小姜毅好几次都听到石像跟他说话,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像是耳语,又像是关怀,只不过他听得迷迷糊糊,自己也说不清楚。姜兰不相信,村子里也没有人相信。

    “姐姐,发什么呆呢。”姜毅晃着手里破烂的书卷,笑道:“我跟村长说好了,他这次回来会给我买一本新的,要有插图的那种,介绍更全面的那种。”

    姜兰笑道:“天枭榜三十年一大变,十年一小整,间期都很长。www.shUYueWU.Com】你再怎么看,上面的介绍都不会变的。”

    “新的总比旧的好,有插图的哦。兰姐姐啊,你对天枭榜不感兴趣吗?”

    “天枭榜……”姜兰稍稍失神,片刻,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

    “笑什么呢。”

    “天枭,他们都是神,分散在世界不同的地区,统御一方,威慑天下,岂能是我们普通人能够仰望奢求的。”姜兰轻声自语,可明亮的双眼却闪烁精芒,稚嫩的双手微微攥紧,显示着他内心深处的那份火热。

    她何尝不向往,何尝没有梦想,只不过一直都压在心底。

    “普通人怎么了,诸春秋元帅也是草莽出身呢,他都挂帅了,都成为人人敬仰的天枭之一了,我们姐弟俩也不差,为什么不行。”姜毅忽然踮脚趴到姜兰的耳畔,悄声悄气:“兰姐姐,我们私奔吧?”

    姜兰半晌无语:“那叫离家出走。”

    “一个意思嘛。”

    “小鬼头,一天到晚竟胡思乱想。”姜毅宠溺的揉揉他额头。

    “兰姐姐,如果真有机会离开,你会离开吗?”姜毅很认真的看着她。

    “你啊,安安心心留在村子里吧,我只盼望你能快快乐乐的一辈子。”

    “我才不呢,有机会我一定要离开。我要闯荡天下,我要名动八方,我要让整个帝国……感受到我姜毅存在的力量!”姜毅用力握拳,眸底精芒乍现,这一声稚嫩的呐喊,却带着别样的气场。

    姜兰怔怔的看着他,却是哑然失笑:“你啊,就是看书看多了。”

    “人总得有点梦想,万一哪天实现了呢?”姜毅嘿嘿笑着,眼神却坚定。

    姜兰陪着微笑,心里却在暗语,我是真的盼望你留在村子里。你感知宝物的能力,你嗜血的野性,你渴望变强的心性,都像是与生俱来般刻在你骨子里,一旦给了你舞台,你很可能成就未来,却也可能死的很惨……很惨……

    “姐,走走走。”姜毅拉起姜兰往村头晒场跑去,全村上下只有姜兰愿意陪他切磋斗武。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村民们早早起床,老老少少聚集在石女雕像下,焚香叩拜,祈望新的一天平安无事,祈祷女神庇佑村子。在这野兽出没的深山老林里,安全和生存永远是村民们最质朴的请求,每一天,每一刻,都是如此。

    以往的祭祀祈祷的时候总会有轻松微笑,都会有孩子们的笑闹,但今天的情况大不同于以往,没有了欢笑,没有嬉闹,变的沉闷压抑,最前面的老人们不再是鞠躬,而是跪拜叩首,叨叨的念着什么。

    烈烈的火把倒影下,可以看到他们苍老的脸上满是虔诚和祈盼。

    中年男人们无不单膝跪地,垂首握拳,神态庄重肃穆。

    孩子们被母亲抱在怀里,轻轻的安抚着,默默地等待着,小孩子们都乖乖的依偎着母亲,亮闪闪的大眼睛满是奇怪。

    姜毅远远的站在后面,他知道发生的事情,村长还是没有回来!

    他的小脸也难得严肃。

    今天第七天了,村长回归的时间拖延了整整七天。

    这一夜,干爹没睡,兰姐姐没睡,他没睡,所有的老人和男人们都没睡。他们白天的时候面带微笑,故作轻松,是不想让村子气氛过重,不想让女人和孩子们担心。可现在,他们掩盖不住了。

    姜毅心里也开始为村长担忧,心里默默祈祷,向着石像送上自己的虔诚和祝福。“小妈妈,千万保佑村长,千万别出事啊。”

    良久,村里最年长的六位老人相继起身,望了望依旧昏暗的远空,眉宇间抹不开的忧虑。村长啊,你去哪了。

    “姜山,看来村长路上真有事耽搁了。”最年长的老人名为姜羽,今年已七十八岁了,村里环境艰苦,让他看起来像八九十岁的,头发花白,面容苍老,体态佝偻。

    他也是上一任的村长。

    “我们去接村长!”姜山毅然决然,阔步向前。

    “我们都去。”一百多个壮汉全部出列,义无反顾,村寨不缺勇士,他们常年在深山活动,时常面临猛兽袭击,没有勇气不可能生存到现在。

    可他们的勇敢落在后面各自妻子的眼里,却是心头一紧,抿紧嘴唇,满是担忧,有些妻子的眼里立刻就蒙上了泪水。离开?那就是一死!深山雨林里太多猛兽,走了,就回不来了。

    姜羽看着勇敢的村民,默默点头,我们全村都是勇士。可他比谁都清楚,离开村子,失去了石女像的庇护,村民们就是野兽的口粮无异。这几百年来,村民们都明白一件事,村子能在可怕的山脉深处安然生存,真的是受到了神秘石像的庇护。不管信与不信,却真实发生着。

    那些大荒猛兽,那些凶残灵妖,每每靠近村寨,都会远远退去。

    这里,仿佛是十万山脉里唯一的净土。

    “我也去。”姜兰忽然在后面喊了一嗓子,态度坚决。

    “要不……我也去?你们让不?”姜毅诺诺的伸了伸小手。

    “胡闹!回家去!”姜山回头就是一吼。

    两姐弟立刻低头噤声,咧嘴不语。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