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耕道:“是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

    “没错没错,是这个单位,我想起来了,”夏师傅顿时恍然,随即关心的问道:“对了,小陈,你现在是什么职务?”

    陈耕谦虚的道:“蒙军区领导看重,我现在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另外是军区合资企业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经理。”

    “都是副厂长和经理了?”夏示福一脸的欣喜,作为陈耕曾经的领路师傅,他由衷的为陈耕感到高兴:“不过也是,你可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都应该留在首都机关当领导的,现在下来当个副厂长说起来还是委屈了。”

    顿了顿,老爷子关心的问:“你这次来魔都是和集团联系什么业务?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你就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你老师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当了一辈子的工人,不过终究还是带出来了几个徒弟,你那几个师兄说不定能够给你帮上一点忙。”

    在老爷子看来,陈耕既然找到了自己这些以前的老师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请自己帮忙,虽然自己就是个普通工人,未必能够帮得上忙,但既然是自己当初的学生求到自己头上了,能帮不能帮的总要帮着想想办法,再怎么着自己也是在魔都这块地面上生活了一辈子的人,人面总比这个在这里两眼一抹黑的小子强得多。

    至于陈耕之前的说话,很自然的被他认定为是小年轻脸皮薄,不好意思说。

    陈耕能够从夏示福的言语里感受出这位只当了自己还不到10天老师的老师傅对自己弄弄的关切之意,而不是这是单纯的嘴上说说,心里煞是感动,忙恭恭敬敬的道:“老师,我这次来魔都是和正泰橡胶厂谈合作。≮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哦,是正泰橡胶厂啊,”老爷子点点头:“那就更好说了,他们是咱们上汽集团的合作单位,要不要我帮忙?”

    “老师,真的不用,我们是去买轮胎,大批量的买、长期合作,他们应该会给我们一个比较好的价格。”陈耕连忙道。

    哦,大批量的、长期的合作项目啊。那就没问题了,老爷子顿时就放下了心。

    老爷子放心了,陈耕心里却是在长草。

    眼看着上汽发动机厂现在的情况这么糟糕,这么多经验丰富、技艺精湛的老师傅们一个个赋闲在家,才四十多、五十出头就办了内退和病退让孩子接自己的班,陈耕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浪费啊!这是对人才巨大的浪费!

    对于技术工人来说,四五十岁这个年纪正好处于他经验、技术和体能的高峰状态,是公认的技术工人最黄金的年龄段,这些技术工人也是一家企业、一个国家最宝贵的财富,陈耕哪里能受得了如此暴殄天物的情况发生?和夏示福聊了一会之后,他就再也忍不住了:“老师,您还这么年轻,没打算再出去找份工作?不说赚点钱补贴家用,就当是出去找个人说说话、聊聊天也是好的啊。”

    夏示福闻言,眼睛不由得一亮,但是随即,眼中的这点亮光又暗淡了下去,叹了口气,道:“你说的这些我当然都明白,可工作哪有那么好找?我们都是一群老头子,论精力比不上你们年轻人,手脚和脑瓜子也没有你们年轻人灵活,学东西也没有你们年轻人快,除了摸机床别的我们能干什么?可现在魔都最不缺的就是能摸机床的工人。

    不怕你笑话,我倒是想办了退休后再去找一份工作,哪怕赚的少点呢,也能给小孙子买两本书,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别说找个好单位了,能找个给人看大门、看仓库的工作都算是烧高香了。”

    说到最后,老爷子的脸上不由得带上了几分苦涩。

    还想干老本行就好,陈耕放心了不少,试探着问道:“那我多嘴问您一句,如果外地有个岗位,工资不算低,也是干老本行,您乐意去吗?”

    “去外地?”果然,听到陈耕的这番话,老爷子眯着眼睛,笑了:“臭小子,你不会是想让我去你们单位吧?”

    陈耕的这点小心思还瞒不了他,时间给了他最大的财富。

    “就知道瞒不过您的火眼金睛。”陈耕不好意思的笑道。

    “呵呵……”老爷子笑了两声,眯着眼睛想了想,没有回答,却是疑惑的问道:“你们海洲距离魔都倒是不太远,但你们单位不是军事单位么,我一个外人能进去?再一个,我进去后能做什么?我这辈子就会车工,但你们是维修厂,我去了也干不了什么吧?”

    至于去给自己的徒弟工作会不会有些丢人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在老爷子的考虑范畴之内:这年头,哪有私人的单位?大家都是为国家工作,小陈同志来挖人,也是代表他们单位来挖人,这很正常,在全国一盘棋的格局下,大家通过亲戚、同事、师徒这种关系从其他单位里帮忙挖人,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了,谁也不会在意。

    陈耕一咬牙:“老师,不瞒您说,我们工厂准备做发动机。”

    “你们?做发动机?”夏示福吃惊的道。

    一个军区直属的军械维修厂去做发动机?这完全超出了老夏同志的想象,作为一个发动机行业的从业者,他更知道想一家没有任何基础的企业想要做出合格的、稳定的发动机来有多么困难,第三军械维修厂只是一家军用车辆的维修单位,他们竟然想要做发动机,该说他们是不切实际的好高骛远呢,还是说他们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是,”陈耕点点头:“老师,刚才没来得及跟您说,我们的情况现在有些特殊,您要是有兴趣,我就慢慢说给您听,您听完了,再决定去还是不去,成不?”

    “好,你说。”老爷子应了声。

    老爷子自认我活了这么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并不认为陈耕会说出什么能够让自己动容的东西,但他失算了,当等陈耕将现在全国大裁军、全国的军队企业要完成从军队到军企的改革,再到自己以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副厂长的身份、以212吉普的改装入股了第三军械维修厂三产办,并且成为了第三军械维修厂三产办的经理这么一套下来,夏示福彻底傻了眼。

    如果不是这话是陈耕亲口对他说的,他一定以为这是有人在对自己胡说八道。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依旧有些难以置信:“那个212吉普改装的事,我似乎挺别人提过一嘴,你刚才说是用了普桑的避震器和轮胎?”

    陈耕点点头:“没错。”

    撮着牙花子,老爷子问道:“你怎么做到的?德国鬼子可是小气得很,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说服这些德国鬼子把东西给你的,但数量肯定不多吧?”

    对这个问题,他实在太好奇了。

    “的确不多,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的需要,”陈耕点点头:“所以我设计了一个使用扭杆弹簧的悬挂系统用来取代螺旋弹簧。”

    作为一名车工,夏示福当然知道扭杆弹簧,听从陈耕说他们选择了扭杆弹簧来取代普桑上的螺旋弹簧,眼睛立刻一亮:“没错,可以用扭杆弹簧,不过这么一来车子的整体舒适性要差一截了吧?”

    陈耕又摇摇头,道:“有差距,但是很小,只是扭杆弹簧的性能指标能够达到我给出的要求,在铺装路面上几乎感觉不出来。”

    “那对扭杆弹簧的要求可就高了,”夏师傅立刻道,他本身就是懂技术的人,听陈耕这么一说,立刻就明白,想要达到陈耕的要求,这扭杆弹簧的性能指标绝对不会低,不过咱们国家生产扭杆弹簧的经验很丰富,比生产车用螺旋弹簧的经验丰富的多,这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你们现在不过是做改装,这一下子就要生产发动机,这步子跨的是不是有点大?”

    他没好意思说陈耕好高骛远。

    “您误会了,我们没打算一开始就生产轿车用的发动机,那不实际,我的设想是先从小型汽油机入手,把队伍锻炼出来之后再做车用汽油机。”

    “小型汽油机?那就是摩托车发动机了。”夏示福点点头。

    先从小型汽油机入手这个思路倒是不错,就技术难度而言,摩托车发动机算是极简化的动力总成,因为排量小,各个零件受到的冲击小,所以零件的技术指标都没有汽车零件的指标高,但虽然如此,也绝不意味着摩托车发动机可以轻轻松松的就能做出来,要知道,任何一台能够稳定、平顺运行的发动机都是一台高度精密的机器——别的且不说,就说缸体材料吧,内燃机在做功的过程中,燃料的燃烧做工、膨胀以及高温都会对缸体造成极大的冲击,我们不说研发这种高温高压状态下不会发生形变的缸体材料,单说应该如何选择缸体材料,这都是一门学问。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