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年男子有些惊讶,又有点好奇:“还真让小兄弟说中了,我的确是出差回家,不过小兄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耕笑道:“你的口音里带一点魔都口音,不过不重,说明你老家不是魔都的,但十有八九在魔都工作了挺长一段时间了,这趟火车又是开往魔都的,这么一来就好解释吧?”

    “厉害!”中年男子大拇指一挑,对陈耕的逻辑分析能力大为佩服:“真让小兄弟你说中了,我在魔都工作了五六年了。≮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唉魔都工作五六年了?”陈耕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啧,魔都的住房条件可艰苦的很。”

    “小兄弟你知道魔都住房的情况?”中年男子扬了扬眉毛,心里头对陈耕整个人越发感到好奇。

    陈耕点点头道:“知道一点,魔都的每户人均住宅面积还不到20个平方,很多家庭甚至一家三代、七八口人就生活在这20个平方的房子里……”

    “老三,你在开玩笑的吧?那可是魔都,电影、电视里面演的那么漂亮繁华,怎么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跟难民窟似的?”听陈耕说的玄乎,和自己印象和概念当中的大上&海、上海滩截然不同,张向阳本能的开始捍卫自己的信仰。≮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在他眼里,魔都可是国内仅有的大城市质疑,在海洲,谁家要是能有个魔都的亲戚,能让周围的邻居和同事们都羡慕的不行,也就比有海外和港台关系差一点儿,可魔都的人竟然是一家三代住在一个不到20个平方的小屋里?

    自己家那四五十个平方的房子还嫌窄呢,一家人在不到20个平方的房子里要怎么住?他无法想象。

    “同志,你同事说的还真没错,魔都的住房情况就是这么紧张,”中年男子却是道:“就说我住的那个地方吧,那个弄堂……弄堂你知道吧?”

    “知道。”张向阳连忙点头,关于魔都弄堂的资料他在书上看过不少。

    “这么一个不大的弄堂,就能住一两千人,每家的住房面积也就二三十个平方,”中年男子比划着:“你要知道,搁在农村,一两千人的存子那可就是大村了,可在魔都,一个弄堂住一两千人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早晨的时候整个弄堂里都是呼啦啦刷马桶的声音,那个味道,啧啧……”

    “刷马桶?”张向阳瞪大了眼睛,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刷马桶?

    “就是古代的那种木质马桶,样子跟个立起来的鼓差不多,”陈耕给他解释道:“魔都的房子都是老房子,不带厨房和卫生间,一个弄堂里面就那么一两个公共厕所,所以家家户户都必须要有马桶来解决卫生问题,家家户户都有马桶,所以早晨的时候整个弄堂里全都是倒马桶和刷马桶的。”

    张向阳的表情有些呆滞,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想要干呕……想到几百上千人在那里倒马桶、刷马桶的壮观场面,估计没几个人能够忍得住的。

    陈耕看着张向阳,心里颇有些同情:这可怜的孩子,来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对大上&海憧憬,以为自己这次来魔转一圈就有资格号称是去大城市见过世面的人了,没成想自己要去的地方是个每天早晨都有几十乃至上百万人蹲在一起刷马桶的地方……

    呕……

    陈耕觉得自己的口味也挺重的,竟然会去琢磨几百上千人同时蹲在那里刷马桶的场面是一种怎么样壮观的景致。

    中年男子早就见惯不怪了,不过注意到张向阳的不适,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要说魔都的住房紧张,我给你们说个笑话……也不算是笑话,是个真事,不过挺能反应魔都的住房紧张到什么程度的,当初四人小组的被公审的时候,其中某人的一条罪名你猜是什么?霸占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中年男子用一种说演义小说的夸张语气道:“哈,四人小组牛吧,当初都爬到了什么位置?可罪名之一就是霸占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真的假的?”

    张向阳觉得这事儿简直太神奇了,咱们不讨论四人小组到底有多坏、给国家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和麻烦,只说他们曾经的身份和地位,首都混一套四合院住着没问题吧,可罪名之一竟然是霸占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怎么着也应该霸占一套小洋楼才合适嘛!

    中年男子笑道:“这条罪名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不说,这种事情也不是咱们可以讨论的,但我知道的魔都核动力研究所的所长也不过才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魔都的住房有多紧张你应该能想象一下了。”

    张向阳吃惊的微张着嘴,他虽然不知道魔都的核动力研究所是个什么级别的机构,但只听“核动力”三个字就让人心生敬意,本能的觉得这东西简直太高端了,但核动力研究所的所长竟然也只能分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那魔都的住房情况是够紧张的。

    “说起这个,我也给你说个梗,”陈耕也被勾起了兴致,道:“现在有很多招待所,都是用废弃的防空洞改装的,这个你知道吧?”

    张向阳点点头:“知道。”

    现在有很多用以前备战期间挖的防空洞改装的招待所,现在不用防备北方了,这些防空洞也就闲置在了那里,有些脑瓜灵活、又有关系的就把这些防空洞承包下来,改成旅馆、歌厅等用途。

    防空洞冬暖夏凉,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这种冬暖夏凉的防空洞改装的招待所很受到外地出差的人的青睐,很多人还专门找这种招待所住,不仅便宜,还舒服,张向阳唯一好奇的是,老三怎么忽然间就说到这个了?

    “用防空洞开的招待所全国各地都有,不过别的地方的防空洞招待所都是一间屋子一张床、两张床,了不起就是大通铺,但惟独只有魔都这个地方用防空洞改装的招待所,有相当一部分是架子床,而且不少这种招待所的架子床还是三层的。”

    “你跟我开玩笑吧?”刚刚完成了一次人生观重塑的张向阳同志,觉得自己的人生观还需要再次重塑一次:三层的架子床?难道魔都的防空洞都这么紧缺?

    “开玩笑?呵呵……这两年的常&州柴油机厂发展的很快,在农用柴油机市场上知名度越来越高,可你知道不?常柴之所以发展的这么快,就是因为前两年的时候常柴下了很大的力气从上柴挖人,常柴之所以能够从上柴挖走上柴的技术骨干和工程师,就是因为常柴开出了一个条件:所有去常柴的人,每人都能分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解决家属的就业和孩子的上学问题。

    就这一条,当时上柴的技术骨干和工程师们的每户住宅面积也就二三十个平方,常柴的这个条件一开出来,上柴的技术骨干和工程师们无法拒绝,整个上&海柴油机厂瞬间人心浮动,几年的功夫上柴的技术骨干和工程师们被常柴给挖的七七八八,常柴能发展起来,上柴是做出了很大自我牺牲的,呵呵……”

    张向阳没说话,而是第一时间扭头看向中南男子。

    中年男子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肯定了陈耕的回答:“在老魔都人当中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宁可屋里失火,不愿路上跌在阴沟里’,你知道为什么不?”

    虽然知道这绝逼又是一个坑,可张向阳还是忍不住:“为什么?”

    “因为穷啊,全家最值钱的家当就是身上的这一身行头,这身行头毁了,家当就去了一半了。”

    “其实这事大哥不要笑二哥,”陈耕把话接了过去:“说来说去还是咱们国家太穷,魔都的情况还算是好的了,比魔都差的地方多得是。”

    以全国而论,其实魔都的情况算是好的了,这句话更多的是一种调侃和不怎么好玩的玩笑。

    “小兄弟在魔都生活过?”中年男子终于还是没忍住,向陈耕开口问道。

    陈耕说出来的这些东西,若非是在魔都生活过挺长一段时间的人,是断然不可能知道的,但陈耕的话音里面又听不出一点魔都口音的味道,这不免让他对陈耕产生了一些好奇。

    “在魔都实习过一段时间,”陈耕点点头:“这位老哥,你是做文艺这一行的吧?”

    “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主要是看气质。”陈耕顺手就将后世的一个梗给拽了过来。

    这年头,搞文艺还是一件很高大上的工作,听陈耕说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是做文艺这一行的,张向阳立刻惊讶的道:“您是拍电影的?”

    “我是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中年男子客气的表情中带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得意:“两位小兄弟,你们这也是魔都吗?这是……出差?”

    “是啊,我们是去魔都普桑,和他们谈业务。”不等陈耕回答,张向阳抢先道。

    ————————————

    PS:出去忙了点事,所以今天的更新有点晚,先给大家说声抱歉。

    其次,虽然有点晚了,但今天的确是两更,现在先为大家送上第一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