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耕本打算表示一下感谢、客气一下就走的,没想到和千国宁竟然聊的挺投机,这以聊起劲,不知不觉间个把小时竟然就这么过去了,看了下手表,千国宁笑着道:“老弟,中午别走了,就在这里吃,早晨的时候小兔崽子们捞上来几条翘嘴,全都七八斤重,今天中午咱们****一条!”

    “这个水库里竟然有翘嘴?”陈耕惊讶了。

    千国宁哂笑一声:“我们这个水库算什么,说是水库,泥洼子都比它大,扑腾两下就从这头游到了那头,要说水库,还得是石梁河水库,那水库,好家伙!85个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积,别说三四十斤的胖头鱼了,连十几斤的翘嘴也常见。”

    “石梁河水库有十几斤的翘嘴?”陈耕的口水立刻就流下来了。

    他爱吃剁椒鱼头、鱼头豆腐砂锅是没错,但比起翘嘴红鲌,胖头鱼却是要差了一筹,最重要的是翘嘴红鲌这东西在德国买不到啊,越是吃不到就越觉得好吃。

    不过想到石梁河水库不但是海洲最大的水库,同时也是江南省最大的水库,而江南省本就是翘嘴红鲌的主要原产地之一,心中也就释然:作为全省最大的水库,里面有点稀罕东西一点都不奇怪。

    说起翘嘴红鲌,千国宁咂咂嘴,立刻眉飞色舞:“要说这翘嘴红鲌啊,还是越大个的越好吃,去年的时候他们管理处还捞上来一条快30斤的翘嘴,啧啧……”

    千国宁一脸憧憬的样子,显然是很想尝尝20多斤的翘嘴红鲌是什么味道。

    陈耕其实也很想尝尝快30斤的翘嘴红鲌是什么味道,但显然他是没机会了,不免有些遗憾:“那那条鱼最后怎么处理的?是让水库管理处的人吃了还是让你们水利局的领导给吃了?”

    “水利局?他们想得美!”千国宁哼了一声:“连咱们海洲市的领导都没机会尝尝鲜,直接就送省里去了,也不知道最后进了谁的肚子。”

    “可惜了,”陈耕咂咂嘴,不无遗憾的道:“头一回听说这么大的翘嘴。”

    “谁说不是呢,好东西全TM进了狗肚子。”千国宁骂道。

    只是这家伙在骂娘的同时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堂堂的副处级干部,老百姓骂自己的时候十有八九也会来一句“好东西全TM让狗吃了”。

    骂人、尤其是一起骂当官的,是最能拉近两人关系的方式,虽然陈耕和千国宁都是官员,但这条定律依旧适用,不要觉得就老百姓喜欢骂当官的,其实当官的比老百姓还喜欢骂当官的,尤其是比他们级别高的官。

    一起骂着上面领导都是一群素食餐位的白痴,两人的友谊很快成长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已经开始称兄道弟,尤其当千国宁表示陈耕一会走的时候最好把那条三十多斤的胖头鱼也一起带走的时候,两人的感情立刻又深厚了几分。

    拿了人家的鱼,就要表示感谢,至少陈耕觉得自己是个讲究人:“老哥,如果有什么兄弟能够帮得上忙的,你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

    千国宁搓着手,很有点不好意思:“还真有点事想要请老弟你帮个忙,嗯,其实也不是我的事,是我们局长,他正打算重新装修一下自己的办公室……”

    陈耕有些惊讶,水利局也要装修?要知道,水利局可是出了名的穷衙门,而润华实业的装修价格可不便宜。

    千国宁被陈耕看的颇不自在:“老弟,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我就想知道,你们水利局都这么有钱了吗?”陈耕终于还是没忍住,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呵呵……”千国宁不屑的笑了两声,道:“我们局长被财政局包局长请过去参观了一下,受刺激了。”

    “……”陈耕有些无语:该死的攀比心理啊,果然是这样!

    也是,虽然你财政局是一类局,我们水利局是二类局,但大家都是局长,凭啥你的办公室就可以装修的跟美国总统的办公室似的,我大夏天的连吹个风扇都要算计着电费?不成!老子也不能比拟落后太多了。

    当然,也不用把千国宁的话当真,别看这家伙现在嘴上骂的欢实,实则鬼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陈耕点点头,痛快的道:“我当是什么事?这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这样吧,下个月,下个月去给你们局长装,怎么样?”

    “老弟,太感谢了,”千国宁感激的握着陈耕的手就是一阵猛摇,“老弟,我啥也不说了,老哥我这个位子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不过以后你想吃什么东西了尽管开口,只要是咱们海洲水里的东西,老哥我肯定能给你弄来。”

    “吹吧?”陈耕有些不信:“别的不说,要不你先给我来条娃娃鱼?”

    “一条娃娃鱼你就满足了?”千国宁撇撇嘴,根本就没当一回事:“虽然我们水库没有,不过你要是想吃。那还不就是一个电话的事?这玩意儿稀罕是稀罕,可也不是太稀罕。”

    “不是吧?”陈耕惊讶了:“娃娃鱼这东西不是已经立法保护,不让随便吃了么?”

    陈耕惊讶,没成想千国宁比陈耕还惊讶:“立法保护?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意思是娃娃鱼现在没有立法保护?陈耕怔了一下。

    娃娃鱼是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这是常识好吧,除了合法的、有牌照的养殖娃娃鱼可以吃之外,吃野生娃娃鱼那是犯法的,这个概念已经刻在了陈耕的脑子里,可千国宁作为水利系统的人,如果娃娃鱼真的被立法保护起来了他不可能不知道,又或者……一个念头霍然从陈耕心头冒了上来,让他心头一阵狂跳:莫非娃娃鱼这东西现在还没有被立法保护?

    他小心的问道:“我听说国家把娃娃鱼列入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了,难道不是这么回事?”

    “哦,你说这个啊,”千国宁立刻恍然,笑道:“这个事我知道,那是你听错了,娃娃鱼这种水产资源这几年被开发的比较厉害,加上这几年经济发展的比较快,娃娃鱼生活的江河环境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你知道的,沿江见了很多工厂嘛,所以现在娃娃鱼的数量下降的比较厉害,出于保护这种资源的目的,上面现在正在考虑以立法的形式对娃娃鱼进行保护,不过现在只是有这么一个说法,等到最终立法鬼知道才是哪一年!现在你放心大胆的敞开肚皮吃就是了,屁事没有。”

    陈耕又土鳖了,娃娃鱼是在1988以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的名目被列入《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现在才1985年,娃娃鱼充其量只是一种经济价值比较高的水产资源,不但可以自由买卖,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吃,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什么部门来找你的麻烦。

    现在吃娃娃鱼完全没问题?!陈耕立刻心花怒放:“老哥,那拜托你了,一定帮我找几条娃娃鱼尝尝鲜,对了,过几天兄弟我这边要来个德国的外宾,咱就用这个娃娃鱼做主材了。”

    “咱们兄弟还不好说?就是一句话的事。这样,回头我帮你打电话问问,怎么着也得给你找一条尝尝。”

    千国宁这么痛快,陈耕当然要投桃报李:“老哥你和你们局长打个招呼,我们的人这几天就过去和他对接,请他安排一个合适的时间。”

    两人相视一笑,都有种大家一起做坏事且最终得逞的快感。

    ————————————

    “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们国内有家企业已经给普桑提供了合格的轮胎,我想你一定会喜欢听到这个消息的。”电话里,金德勒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有我们国家的企业已经能够给普桑提供合格的轮胎了?”陈耕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并不是高兴,而是惊讶:“不是吧?你上次不是就已经告诉我,说只是有几家轮胎企业有研发轿车专用轮胎的意向吗?怎么会这么快?”

    “是我们和你们中方工作组对接的时候出了问题。”说起这个,老金同志也很不好意思:“你们的朝阳轮胎有意研制合格的轿车轮胎,但已经有一家轮胎企业研制出了合格的轮胎了。”

    这样都行?听到竟然是这个原因,陈耕也是无语。

    但不管怎么样这终究是一个好消息,国内已经有了合格的普桑轿车轮胎,这意味着困扰自己的两个难题已经解决了一个,立刻问道:“这家企业叫什么?”

    “大中华橡胶厂,而且就在魔都,”金德勒欢快的道:“你们上汽集团生产的上&海牌轿车用的就是他们生产的轮胎,我们刚刚检测了,质量还不错,所有的性能指标都符合普桑的要求。”

    “大中华橡胶厂?”陈耕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个名字很有些耳熟,就是一时间有些想不起这家企业的相关信息:“他们生产的轮胎叫什么名字?”

    “回力,你听说过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