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7章老子帅的脸能当卡来刷(二更到)

    “老三,你和那个女军官真不认识?”回去的路上,坐在副驾驶上的张向阳第N遍向陈耕问道。←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哪怕陈耕的耐心一直不错,这一刻也有些气急败坏了:“老二,我最后说一遍,老子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认识她!一万个不认识她!”

    “哦哦……”张向阳眼珠子一转,显然是不相信陈耕的话,不顾陈耕的气急败坏继续追问道:“既然你不认识她,那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专门给你挑了两辆好车?”

    “我怎么知道?”

    “你会不知知道?”张向阳的语气中充满了怀疑。

    陈耕有些气急败坏了:“老子长得帅,这张脸到了美国能直接当卡刷,这妞被老子迷的神魂颠倒,成不成?”

    “成成成,你说啥都成,成了吧?”张向阳对陈耕佩服的五体投地:女军官啊,老三真厉害,不过千墨那丫头咋办?话说回来,千墨那丫头也的确小了点……

    陈耕叹息了一声,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林书瑶这小娘们也真是够狠,不但帮陈耕挑了212吉普和750偏三轮都是车况相当好的车子,212吉普是79年年底的,2.5L发动机配3速手动变速箱,迄今为止才跑了不到6年;这辆长江750的年份更短,是82年的,当陈耕从林书瑶那小娘们手里接过钥匙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这小娘们给坑惨了……这一点只要看后面那辆长江750偏三轮上的那家伙的脸就知道,他们看自己的时候就跟看阶级敌人似的。

    一番打趣之后,张向阳终于严肃起来,认真的向陈耕问道:“老三,我还没问你呢,你借这车到底是打算做什么?”

    虽然不清楚陈耕接车是打算做什么,但以张向阳对陈耕的了解,他敢肯定陈耕绝对不是问首长要配车,但除了这一点之外,任凭他如何想,也想不明白陈耕到底打算做什么。

    “我问你,你觉得吉普车怎么样?”陈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好啊,当然是辆好车,这可是县团级领导才有资格配的车,咱们厂就只有厂长和书记才有资格配212,你说这车好不好?”说起212吉普,张向阳的脸上很是羡慕。

    陈耕很有种放弃治疗的打算:兄弟,我问的不是这个,你不能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可转念一想,陈耕倒也释然,对于自己的兄弟来说,他坐过的最好的车也就是这212吉普了,在这个车辆还是特权象征年代,没有对比,能配有一辆212吉普是人人羡慕的事情,能指望他说这车不好?

    “嗯,我这么给你说吧,212吉普的舒适性其实是很差的,比说和进口的小轿车比,就算是和国产的上&海牌小轿车、伏尔加小轿车比,舒适性也差得很远……”

    “这个谁不知道,吉普车是军用越野车嘛,怎么能跟小轿车比?”张向阳不以为然的打断陈耕的话:“可咱们地委行署的行署专员也才刚刚换了一辆桑坦纳呢,前两年他也才是一辆212吉普,”顿了顿,张向阳道:“别说212吉普了,就算是给我一辆黑老鸹我也高兴啊,整天都擦的锃亮,你信不?”

    这个问题我就不该问老二,对于一个连自行车都没有的人,你和他谈吉普车舒服不舒服,那不是对牛弹琴么?陈耕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老半天,他嘴里终于憋出来俩字:“……我信!”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张向阳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等回家一起说吧,老大他们都在等着呢,免得我再说一遍。”

    “哦……”

    ……………………

    “三哥,你真从军区借到车了啊?那我以后也能坐吧?”杨雷两眼灼灼放光的看着眼前锃新锃新的吉普车和750偏三轮,当视线转向陈耕的时候就是一脸的佩服和崇拜。

    陈耕说去军区问领导要车的时候,杨雷是不信的,因为你不能说要车就能要车,领导凭啥给你车,但当一辆212吉普和一辆长江750偏三轮就这么带着五彩霞光轰隆隆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杨雷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瞧你那点出息!”陈耕鄙视的撇了撇嘴:“能坐一下你就满足了?”

    “那……就多坐一下?”杨雷小心的试探问道。

    “出息!”陈耕再次狠狠的鄙视了杨雷一顿:“你想学车都没有问题。”

    “真的?我真能学车?”杨雷的眼睛瞬间亮的跟厂里那些5000W的大功率对空探照灯似的。

    “这不废话么……你真的想学车?”

    “我擦,谁不想学车?”杨雷无意识的骂了句粗口:“我要是会开车,别说找工作不发愁了,找个空姐当对象都没问题。”

    陈耕听的目瞪口呆:擦!司机找空姐当对象?有没有搞错?!

    不过随即,陈耕立刻反应过来,在80年代的中国,司机还是一个很高大上的技术工种,是个很吃香的职业,“听诊器、方向盘、劳资科长、采购员”是社会上公认的四个最吃香的职业,“听诊器”指的是医生,“方向盘”自然就是指司机,但司机虽然排在第二,可吃香的程度甚至还要高于医生,原因么自然是司机不但可以公车私用,不管是给领导开小车还是开卡车送货跑运输,司机的外快都不会少。

    哪怕这个时代闪耀着无数光环的空姐,对于自己人生另一半的要求也多数都是司机,而非什么公务员、企业家:哪个空姐不希望自己劳累了一天,自己的男朋友有自己的“私家车”接自己回家?

    事实上,在80年代还真有不少空姐找个司机当男朋友的,而能找到个能随时借用单位的小车借自己回家的空姐,在同事们跟前风光和被人羡慕的程度丝毫不亚于20年后被一辆顶配的奔驰S600接走的程度,简直就像是“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五彩祥云来接我”的现实版,让一大群在寒风中冻的跟狗一样瑟瑟发抖的同事们心中满满的的羡慕嫉妒恨。

    杨雷如果真的会开车,又能随时“借用”单位的车,找个空姐当女朋友还真的没难度。

    但这个年代,司机这么吃香的职业,意味着进入门槛很高,不是想学就能学的,首先,你得能找到车,问题是现在社会上可没有交钱就能让你学的驾校,正规的途径要么是公用局技校,要么是部队的汽车兵,要么就是单位的委培。

    当然还有野路子,野路子么是在单位里跟着老司机学,而野路子是需要单位和能给驾照的单位说的上话的,相比于正规路子,野路子当然更难,因为这需要单位的领导为你搭上关系、说好话的,那么问题来了:你有什么资格让领导为你搭上自己的关系?

    第三军械维修厂是军事装备维修单位没错,具备维修卡车、吉普车的能力和资质也没错,近水楼台的利用送到单位来维修的车子学车也确实,但也不是谁都能占这个便宜的。

    所以说,就算杨雷想学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比起万元户呢?”陈耕又问。

    “那……”杨雷踌躇了一下,但随即,他的眼神再次坚定起来:“我还是想学车。”

    “为什么?”陈耕有些惊讶的问道。

    万元户啊,人人羡慕,多风光!陈耕以为比起司机杨雷应该更希望当个万元户,没想到这家伙当司机的心思倒是挺坚定的。

    万元户已经是这个时代的人们能够想象的个人合法财富的极限,是人人羡慕的对象和人生的终极目标,既然成为万元户都不能打消杨雷学车的想法,对自己的计划陈耕越发有把握了。

    “因为学会了开车就有机会给领导当司机、开小车啊,”杨雷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自己兄弟面前貌似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很快就坦然起来,脸上还有些憧憬之色:“你看那些万元户,再怎么风光也还是个农民,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汗珠子摔八瓣的下力气干活;

    可司机可都是领导的贴心人,你看市里那些给领导开车的司机,一个个牛气的眼珠子长头顶上不说,工作轻松,风吹不到雨淋不着,不但可以经常跟着领导一起出去吃香的喝辣的,还能经常收点礼,一年最少也能挣到半个万元户,虽说是个司机,可说实际上比当个科长还风光。万元户再怎么厉害不还是个农民?跟领导的司机根本没法比。”

    说完,杨雷小心的问道:“三哥,你会开车啊?你真打算教我开车?”

    (没有鄙视和看不起农民的意思,千年自己就是农民的孩子,但这个时代,人民的思想和看法就是这样的)

    “我什么车没开过?”陈耕哼了一声:“别说这老掉牙的212吉普了,最新的桑塔纳,德国人根本不在咱们国家卖的奥迪……我开过的车多了,教你开车算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