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5章嚣张女军官

    “二哥,你听我说,”陈耕把张向阳按在椅子上,望着他的眼睛,诚恳的道:“二哥,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有你这个兄弟我这辈子真的值了,真的。”

    “可是……”

    “这次的安排真不是厂里的领导欺负我,是我主动申请去三产办的。”

    “什么?!”张向阳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吃惊的望着陈耕道:“老三,你是不是傻了?三产办那个烂泥坑多少人躲都躲不及呢,你还傻乎乎的往里面跳?你脑子没坏吧?”

    别看张向阳的反应还是比较激烈,可知道是陈耕主动去的三产办后,他的情绪明显平和了很多。

    “相信我,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来,先抽根烟,听我慢慢给你说。”陈耕掏出一盒中华塞张向阳手里,顺手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他对面。

    “嗬……又是中华,”打量着手中的烟,张向阳莫名的苦笑了一声,随即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陈耕:“你说吧,我听着呢。”

    “二哥,咱不说别的,只说一点,现在咱们厂这么多的领导,连工会的一把手都是副厂长,你说,除了三产办之外我这个副厂长能去哪里?难不成让那些咱们平日里整天叔叔长伯伯短的长辈给我这个刚来的小辈腾位置?这个不太合适吧。”两手一摊,陈耕向张向阳反问道。

    大有“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就别怪我再去找他们讨个说法”的张向阳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让长辈给自己这个小辈腾位置,那当然十分不合适。←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可虽然如此,又有些不甘心,不由梗着脖子道:“话虽是这么说,可你一个华清大学的大学生,怎么着也不应该去三产办……”

    “我还兼着化油器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呢不是?三产办其实就是厂里丢给我练手的,”陈耕笑着道:“而且你光只看到三产办那边的问题了,有没有看到我去三产办其实也有很多好处?”

    “我还真没看到三产办那破地方能有什么好处?”张向阳没好气的道。

    看到张向阳这样,陈耕就知道老二其实已经被说服了,只是脸上还有些挂不住,年轻人嘛,都这样,一会就好了。

    “好处多了,比如咱们总厂赚到的利润都得交给军区,可三产办赚到的钱只分给总厂2成,剩下的全都是三产办的,你说算不算好处?”

    张向阳撇撇嘴,不屑的道:“那也要你能赚到钱才成,就三产办那个破德行,就算厂里的领导答应赚到的全都归你又有什么屁用?”

    “谁说赚不到钱了?”陈耕笑的很诡异。

    “要是能赚到钱还能轮到你?”没注意到陈耕脸上诡异的笑容,张向阳道:“老三,我不是看不起你啊,可那么多的老油条都赚不到钱,难不成你就能赚到钱?”

    “事实上我还真能赚到钱。”

    “为什么?就凭你?”

    “就凭到时候三产办是我一个人说了算。≮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这算是什么好处?”张向阳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鄙夷的道:“哪个工厂的三产办或者劳动服务公司不是这样?”

    “不,老二,你不明白,对于一个大集体企业来说,有这么一个独立自主的经营权有多么难得,”陈耕本想给张向阳解释一下,可看到张向阳那一脸的不耐,立刻就觉得给他解释这一点是傻到极点的做法,干脆的道:“算了,回头再给你解释……当初你答应过我要来三产办帮我的,还算不算?先给你说明白,你到时候是要去跑销售的,没工资,只有提成。”

    张向阳顿时感觉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我张向阳一向义薄云天、一口唾沫一个坑,现在你陈老三竟然怀疑我的信用?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老三,你几个意思?哥哥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那成,既然你说话算数,明天跟我去一趟军区政治部。”

    “啥?去军区政治部?”刚刚还气势汹汹、随时准备教训陈耕一顿的张向阳立马怂了,磕磕巴巴的道:“去……去军区政治部干什么?”

    “问这么多干嘛?到了你就知道了。”

    “那……我能不去不?那地方我心里发憷。”

    “怂样!刚才拿棍子找厂领导讨说法的本事呢?别告诉我你就是个纸老虎。”

    “谁……说谁是纸老虎呢?不……不就是去趟军区政治部么,我又不是没去过,去……去就去……”可怜的孩子,嘴里说着不怕,可现在分明是脚都已经软了。

    陈耕实在是没好意思问她:不怕你结巴什么?

    ………………………………

    虽然是主管三产办的副厂长,但副厂长就是副厂长,一些副厂长才有资格享受的待遇和特权总归是有的,比如陈耕要出去,很轻松的就从厂里借出来一辆“黑老鸹”……虽然这辆前几天陈红军骑着去火车站接他的轻骑15早在一个星期前就修好了。

    二冲程的小汽油机发出清脆的突突声,屁股后面冒着淡淡的蓝烟,一溜烟的到了进去政治部。

    陈耕很低调的,他只是想要李雪山李副政委帮自己一个小忙,打的是悄悄的进村的主意,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但他显然低估自己在军区的影响力,或者是他压根就没想到一个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主动要去下面的一个军属维修工厂,在军区机关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老三,这些人怎么回事?怎么都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咱们?”自打进了军区大院之后就怂的像是一只瘟鸡一样缩头耷拉脑的张向阳,被人看的浑身都不自在,扯了扯陈耕的衣服小声的问道。

    “更正一下,不是看你,而是在看我,”陈耕强忍着笑,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道:“所以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什么?”张向阳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没看出来吗?”陈耕奇怪的望着他:“当然是因为我长得帅啊,知道在外国,买东西都要刷卡不?”

    “嗯嗯……”张向阳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脸的迷茫:外国人买东西都是刷卡他是听陈耕说过的,你长得帅和人家外国人买东西要刷卡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已经帅到如果是在国外,去商场买东西已经不需要刷卡、直接刷脸就可以的程度了。”某人腆着脸、恬不知耻的自吹自擂道。

    “噗嗤……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陈耕的身后传出一声轻笑:“我看不是你帅到可以刷卡,是你的脸皮厚到能挡炮弹了才对。”

    “谁?”陈耕下意识的扭头。

    下一刻,一个穿着军官制服、身高至少一米七、留着齐耳短发的、约莫20出头的飒爽女军官就映入了陈耕的眼帘。

    我擦!

    最少85分!

    与这个相比,她上身四个口袋的军官装似乎也没那么显眼了。

    部队虽然是纯爷们的聚集地,但总归还是有“女兵”这种生物存在的,但共和国的女兵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可能是文艺兵,可能是卫生兵,甚至可能是通讯班的,但极少能够在军区机关见到从事行政工作的女兵。

    不,不是没有,在这个时代几乎就是没有,陈耕在国家防务部好歹也呆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哪怕是国家防务部这种机关,女兵和女性军官的比例也稀少的可怜,有多可怜呢,偌大的国家防务部只有10多个女性军官,其中就包括那位营级打字员同志董大姐,但现在自己在军区政治部竟然遇到了一个女兵?给从陈耕的感觉就是……你能想象狼群里面忽然冒出来一只梅花鹿吗?

    “你是谁?”没等陈耕开口,女军官一脸审视的打量着陈耕,狐疑的问道:“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也没见过你啊,”毫不客气的望着对方,陈耕同样一脸的警惕:“这位同志,你新来的?”

    如果是新来的,十有八九就被陈耕给糊弄过去了,但这位女军官却像是被踩到了爪子的猫一样,眉毛都竖了起来:“你才新来的呢,整个政治部的人就没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汗,没能糊弄过去。陈耕心里感觉有点惭愧:连这么个小姑娘都骗不了了。

    “正常,因为我不是政治部的人。”

    这句话当然没问题,但配合陈耕脸上那下意识的“你傻啊,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的嘲讽表情,杀伤力瞬间翻倍,英姿飒爽的女军官顿时要发飙了。

    我们前面刚刚说过,军队这个几乎全都是纯爷们的地方,女兵这个物种稀少的就跟大熊猫似的,哪怕政治部、司令部这种地方也鲜少有女兵、女军官服役,但凡有一个,哪怕长成无盐嫫母那样的也无一不是被整个部门乃至整个系统当成宝贝捧在手里的,何况眼前这位女军官是能打85分的?

    “你……你……”女军官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一副马上要爆发的样子。

    但陈耕忽然两脚一并,立正敬礼,同时大声道:“首长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