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2章争和不争:中

    陈红军多想了,重新来一次的陈耕,什么场面没见过?眼前这点场面连小儿科都算不上。迎着众人“激愤”的目光,陈耕一脸的淡定,悠悠的道:“如果大家觉得不合适,那我和金德勒先生说一声这次的合作就算了?”

    呃……

    刚刚还激动无比的众人瞬间就傻了:小子你不按常理出牌啊,大家吵架归吵架,总归是人民内部矛盾嘛,你掀桌子算是怎么回事?

    刘前进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刘前进真的是不满这个利润分配么?有一点,但更多的还是试探陈耕的深浅。

    无论陈耕是不满还是愤怒都在刘前进的意料之中,也有应对的办法,但无论是陈耕的淡然还是干脆利索的掀桌子的举动,却让他有种自己面对老油条的感觉……薛福来可是他的心腹,刚刚薛福来的发难其实也是他的授意。

    “都是为了工作嘛,有分歧是难免的,大家都不要激动,”刘前进不得不接掌话题了,用力一摆手,道:“陈耕同志,这个……”

    陈耕打断刘前进的话,缓声道:“我不明白大家有什么不乐意的,产品、生产设备、技术、销路都是对方提供的,我们额外多付出一分钱的成本,如果很优厚的合作条件咱们都不答应……”

    说到这,陈耕两手一摊,闭口不言。

    意思很明确: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虽然陈耕什么也没说,但都是混了多年的老油条,大家甚至还读懂了没说出来的另外一层意思:不答应?没问题啊,你们不答应有的人是想要接这个项目,还有,如果合作达成后你们在暗地里做手脚,普桑那边的借款速度……呵呵……

    明白了陈耕的意思,大家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答应对方的条件,自然是万事休提,但这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陈耕的表现,这小子真的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不是一个干了十多年革命工作的家伙?

    陈耕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作为学生,和大家没有利害关系,大家对陈耕、陈耕的父母自然是羡慕有加,但现在你陈耕工作了,不但工作了,还成了我的同事,和我存在利益冲突,你多吃一口可能我就要少吃一口,大家可就不管你陈耕是什么大学的毕业生了,该称量称量你陈耕分量的自然要好好称量称量。≮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陈耕刚刚打断刘前进的话的举动有些不够礼貌,但大家关注的重点都不在这个上,甚至连刘前进也没有在意,大家都在为陈耕的表现感到吃惊,还有些有些接受不了,这不科学啊。

    唯有程红军激动的满脸潮红,儿子的表现比他意料中的最好的情况还要好,看到儿子轻松的周旋于一群老狐狸之中,丝毫没有吃亏的迹象,他彻底放心了。

    刘前进惊讶归惊讶,但身为厂里的一把手,若是只有这么两招根本就不可能坐稳这个位子,短暂的惊讶之后,微微向主管生产工作的副厂长曹军打了个手势。

    接到暗示的曹军立刻道:“陈副厂长,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既然这位金同志有这么好的优势,自己又懂技术,又有设备、有资金,那么为什么不去自己做,反而是与我们合作?和咱们合作他只能拿三成,但如果自己做,赚到的钱不就全归他自己了吗?”

    金同志……好吧,金德勒姓金。陈耕心里吐槽,却是笑道:“曹厂长的疑问很有道理,估计大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既然这生意稳赚不赔,利润还不低,为什么金德勒先生不自己做?”顿了顿,待到大家的目光都注意在自己身上,陈耕才道:“原因很简单,金德勒先生没法自己做这个项目。”

    不能自己做?!

    任谁也没想到陈耕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在众人还在愣神的时候,书记彭光明已经追问道:“为什么他不能自己做?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对啊,听到彭光明的这个问题,刚刚还沉浸在陈耕的回答中的众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如果能够搞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咱们能不能多捞点儿好处呢?

    “的确是有些问题,”陈耕点点头,坦然道:“第一个原因,这个产品是为普桑的国产化服务的,按照上面的规定,这些企业只能是咱们中国人自己的企业,连合资、外资企业都要排在后面。←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彭光明考虑了片刻,缓缓的点头道:“有道理,还有呢?”

    “其次,刚才我说过了,金德勒先生曾经在全球最大的汽车配件企业:德国博世公司工作过,方向就是化油器,或者我们说的更明白一点,金德勒先生提供给我们的化油器技术就是德国博世的。博世公司的技术非常先进,但外国人是非常讲究专利的,如果金德勒自己生产这个化油器,就是对博世的侵权,不但会被博世公司告上法庭,而且打官司也一定会输,他本人也会破产,所以他自己绝对不能自己做,但和别人合作的话就没有这些麻烦了。”

    原来是因为专利方面的原因啊,大家顿时恍然大悟。

    改革开放这么些年了,大家也听说过外国人非常讲究专利的事情,现在也明白了这个金德勒提供给自己工厂的化油器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根本就是直接把博世公司的产品直接拿过来照抄嘛,这么明目张胆的侵犯别人专利的事情那个金德勒当然不敢。

    但金德勒不敢咱们中国人敢啊,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不认为炒德国人的东西有什么不对:你们的桑塔纳轿车都给我们抄了,抄个化油器算得了什么?

    专利?那是什么东西?!

    对于这一点,大家心里甚至还很自豪。

    只要自己抄博世的东西会不会被博世告上法庭,大家就更不在意了:这些年来咱们国家抄外国人的东西还少了么?可也没听说哪家公司被外国人告上法庭过。

    刘前进更是欣慰的连连点头:“我说呢,外国人一个个都精的跟猴似的,怎么可能放着这么赚钱的生意不做,敢情他们也有顾虑……既然和专利有关,这就能理解了。”

    虽然理解了,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第三军械维修厂还是没办法借着这一点从哪个金德勒身上多扣点钱出来,原因很简单,你们第三军械维修厂的条件苛刻了,金德勒大可以去找别人合作啊,对这种事情,国家是乐见其成的。

    彭光明不愧是搞政工工作的,之前的诱惑解决了之后,又问道:“那咱们厂的性质到底算什么?合资企业?上面可没有咱们军队企业合资的政策。”

    这句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上,第三军械维修厂是华东军区直属企业,是一家正规的军事单位,一家军事单位和外国人合资,国内可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而先例这种事情总是讨厌的,相比于这其中的麻烦,大家宁愿不操作这件事。

    但,一想到这里面能够带来的滚滚利润,大家又极其不甘心:谁跟钱有仇啊?

    “不是合资,”迎着大家有些担忧中又不甘心的目光,陈耕干脆的道:“只是一个生产设备的租赁合同,金德勒先生把这批生产设备租给我们使用,我们支付租金的方式是这套设备每年年利润的30%,连续支付10年,等10年的租赁期满之后,这批设备的所有权就归我们,除了提供技术知道之外,金德勒先生并不参与企业的日常经营管理。”

    只是一个生产设备的租赁合同?陈耕的这个说法让大家瞬间松了一大口气:如果只是租赁合同,金德勒不参与到工厂日常的经营管理中,那就没什么问题,事情就简单多了。

    “只要10年?”刘前进眼睛顿时一亮,连忙追问道。

    “没错,只要10年。”陈耕肯定的点头。

    “那……这个能直接写进合同里面吧?”刘前进的眼睛越发的亮了。

    不但刘前进的眼睛越发亮了,其他人的眼睛也越发亮了。

    “当然,”陈耕笑了:“其实金德勒比咱们还不放心,他还怕咱们吞了他的东西。”

    “哈哈哈……”听到陈耕的有趣,大家顿时笑了。

    刘前进更是笑道:“陈耕同志你告诉金先生,就说他完全不用担心,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可是军事单位,这点信用难道还没有?嗯,老彭你怎么看?”

    彭光明点点头,强忍着心中的兴奋慢条斯理的道:“我看行!金德勒先生的要求虽然高了些,但这个机会对我们第三军械维修厂很难得,对于帮助我们第三军械维修厂缓解和走出眼前的困境意义重大;更重要的是,普桑的国产化是中央首长高度重视的项目,拿下化油器这个零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政治意义。

    所以,我的态度是,不管有多打困难,我们都一定要坚决拿下这个与金德勒先生合作的机会,并且把这次与金德勒先生的合作当做一场攻坚战来严肃对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