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6章兄弟

    听自己老子这么说,陈耕已经能想象得到院子里的那些人在背后怎么说自己老爹了,“缺心眼”那都是最轻的,“脑子坏掉了”是主流,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并引以为戒自不用提……可想而知,这段时间自家老爹的日子估计不怎么好过。

    得了便宜就要卖乖,陈耕笑道:“让您受委屈了,您放心,您儿子早晚会向所有人证明您这个决定的英明……来,爸,这两条烟您拿着……”

    “卧槽!中华?!”原本是打算问问陈耕,这次有多大把握的陈红军,看到儿子塞到自己手里的两条中华,立刻就被吓了一大跳:“你哪来的?”

    “回来之前帮了我们领导一点忙,领导给的。”

    “哦……”

    陈红军顿时松了一口气,目光也随即变的热切起来,高兴的搓了了两下手,随即毫不客气的撕开,打开其中的一盒美滋滋的吞云吐雾起来:“嘿,这儿子没白养,第一次抽儿子给我的烟就是中华,啧……”

    “那是!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您放心,以后别的不敢说,好烟给您管够。”陈耕笑嘻嘻的拍着自己老爹的马屁。

    “有你臭小子这句话我就算知足喽……臭小子,你给我说句实话,你心里到底有多大把握?”别看当初为了让自己儿子回来陈红军都动了手,可现在毕竟不同以往,程红军认真的问道:“军区的首长们和我说过了,你是咱们军区第一个华清大学的毕业生,首长们的意思是希望你能留在军区司令部,你要是真觉得把握不够,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军区司令部,别觉得丢人,没人会说你啥。≮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陈耕很理解军区首长们对于天上掉下来个华清大学的学生的兴奋。

    80年代的军队是个极其苦逼的存在,因为大裁军、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上转移,军队资金紧缺、技术紧缺、人才紧缺……偌大的一个军区司令部,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的高素质人才的比例还不足10%,出身于华清、北大、人大等这类一本高校的,更是一个也无,可谓凄惨到了极点。

    陈耕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不但同时掌握着英俄德三门外语,竟然还懂电脑,最重要的是他是部队子弟,是根正苗红的嫡系,知道陈耕要来的消息,整个华东军区的大佬们兴奋的快疯了,他们从来没想过这种好事竟然能落他们头上,让这么一个人去下面的工厂?哪个领导也不肯,没真么暴殄天物的。

    说句实际一点的话,有陈耕这么一个华清的高材生在司令部,华东军区的首长们出去开会的时候都能比其他军区的首长多几分底气:我们军区可是有华清大学的学生的,你们那有吗?

    但陈耕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的态度却很坚决:“爸,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我还是要下去。”

    “放着在机关坐办公室的工作不干,非得下车间,你怎么想的?”陈红军认命般的叹了口气:“东西给我,我给你挂前面……好了,上车……”

    他全然忘记了当初为了“说服”儿子下车间,还狠狠的抽了儿子一耳光。

    ………………………………

    虽然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在华东军区的各个直属工厂当中是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但放在地方上,那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中等规模的工厂,作为一家大型军事装备的维修企业,工厂的占地面积更是高达1200多亩,在编人数600多人,算上军属和孩子,有整整1200多口人在这里生活。

    很多人容易将军队直属工厂与军工厂搞混,其实军队直属工厂和军工厂完全是两码事,什么是军队工厂呢,所有权属于军队的工厂就是军队直属工厂;什么是军工厂呢,那些生产枪支弹药、飞机、坦克、军舰、大炮、鱼雷、炮弹……等等军事装备的工厂,就是军工厂。

    这两者一个很明显的区别是军队直属工厂的领导层基本上全都是军官,基层工人全都是士兵,不要说军队直属的招待所,哪怕一个养猪场的场长也是现役军官,养猪场里面的工人都是现役士兵,单位要服从所属军事机构领导的管理,内部的管理也是军事化管理,甚至还要保持一定量的军事训练;

    而军工厂里面的领导干部都是国家干部,里面的工人就是国家工人,虽然也有驻厂军代表,但军队说了不算,军代表的存在只是为了工厂与军队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交流,他们的直接上级是中航工业部、兵器工业部等这些单位,简单的说,这些单位就是国企,只不过因为产品的敏感性会有各种各样严格的保密条例。

    不过军队直属企业的情况到了80年代末期之后又发生了变化,80年代早期和中期的时候,军队直属工厂里面从上到下清一色的全都是军人,只有军队直属工厂的三产公司才会招收一些没有军籍的随军军属和子女、军官的亲戚以及地方上的关系户,原因很简单,作为军队直属企业,旱涝保收,不愁没有工资嘛。

    不过到了80年代末期之后,军队直属企业越来越多,不但有传统的招待所、工厂、酒店、歌厅、洗浴中心这些东西也跟着冒出来了,情况越来越混乱,中央首长开始大力整顿这种情况,整顿的结果是绝大部分的军队所属工厂里面,只有最核心的几个甚至是一把手才是现役军官,下面的人基本上全都是从社会上招聘而来的。

    现在的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还处于最后的“纯洁”年代。

    程红军的“黑老鸹”还没到厂子门口呢,陈耕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连忙拍拍程红军的背,大声道:“爸,停一下。”

    说完,不等摩托车停稳,陈耕就从车上跳下来,冲着前面正低着头从院子里往外走的人喊道:“老二,老二,你干嘛去?”

    “老三?”听到陈耕的声音,正低头走路的那人抬头看到陈耕,愣了一下,随即立刻飞奔过来,一脸激动和欢喜的道:“真是你啊老三?”

    老二不是陈耕的二哥,是第三军械维修厂里和陈耕一起长大的发小,大家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的不得了,等到十四五岁的时候干脆就结了个仁兄弟,按年龄陈耕排行老三,眼前这个被陈耕叫做老二的家伙真名叫张向阳。

    “可不就是我么,”陈耕热情的在张向阳的肩膀上锤了一拳,笑道:“不是我难不成站在你面前的是个鬼?”

    “嘿嘿嘿……”张向阳傻笑着摸摸头,可看到正正在一旁的陈红军,眼神顿时就有些复杂,欲言又止:“你……真的回来了?”

    “嗯,回来了,”初见老友的兴奋让陈耕并没有注意到张向阳有些闪烁的眼神,兴奋的道:“对了,老二你这是要干嘛去?”

    “我……我出去办点事……”

    “哦,”陈耕点点头,也没有多想:“那成,你去吧,记得晚上来我家吃饭。”

    “好……好的。”

    “咱们兄弟回头再聊,”陈耕说着,从包里翻出两包中华,不由分说塞到张向阳的手里:“拿去抽!”

    看清手里的中华香烟,张向阳愣了一下,随即忙不迭的塞还给陈耕,急道:“不不不,这烟太贵了,还是你自己留着……”

    “不就是一盒烟么,”不由张向阳分说,把烟重新塞回张向阳的手里,陈耕道:“跟我还这么客气?嗯,这是给你的,我叔的那份回头我再给他送过去。”

    看着陈耕硬生生塞到自己手里的香烟,张向阳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拒绝,低声道:“老三,谢谢……”

    “跟我还这么客气,你酸不酸啊,”陈耕摆摆手,道:“你不是要出去办事么,别磨蹭了,赶紧去,办完了赶紧回来。”

    “好!”张向阳重重的点了下头。

    “对了,记得晚上来我家,另外把哥几个都喊过来。”

    “好,包在我身上!”张向阳痛快的应道。

    直到进了工厂的大门,陈耕这才小声的向自己老爹问道:“爸,我怎么觉得向阳他今天有点不对劲?好像兴致不太高啊。”

    “能高到哪里去,向阳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呢。”陈红军叹了口气:“我看啊,他十有八九是去武装部、民政局问工作情况的。”

    “怎么会?”听说张向阳是去问工作的事,陈耕惊讶了:“向阳这都退伍快1年半了吧?怎么还没安置好工作?”

    程红军的表情很无奈:“怎么安置?现在还有这么多的返城知青,又搞了个百万大裁军,这么多人的人,工作岗位就这么几个,你说咱们办?只有慢慢的等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