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2章一步步堕落

    不要以为老外就单纯,资本主义世界,这种事情太正常了。

    盯着金德勒,陈耕道:“只要你帮我,你爱人的治疗费用以及术后的恢复费用我帮你出。”

    “我……”

    金德勒使劲咽了口唾沫,他之前已经请好几位朋友和银行接触过,希望银行能够提供贷款,但银行的条件超出了金德勒的接受能力,除非卖掉现在的房子,否则他是不可能筹到足够的费用来给自己夫人看病以及术后的恢复的。

    陈耕的声音仿佛魔鬼的诱惑,在金德勒的脑中不停的回响着,一个声音在对他说:“不!你不能这么做,如果你答应了他的条件,你就是伙同别人一起敲诈自己公司的坏蛋。”;

    另一个声音则在反驳:“这怎么能算是敲诈呢,用钱让发现公司问题的人闭嘴是汽车公司一贯的传统,陈耕发现了这么多问题,就算要的钱多了些那也没什么不妥的,你帮他,他帮你,有什么不对?”

    然后,金德勒发现第一个声音无言以对……

    “你真的……会帮我?”

    金德勒心中十分羞耻,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但一想到夫人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心中的愧疚立刻消散了不少:自己曾经发誓,为了能够治好爱人的病,我宁愿去下地狱。

    老实说,能否说服金德勒,此前陈耕心里真的没多少把握,自己要回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也不担心技术方面的问题,但巧妇也难为无米之催,想了很久,最终决定这个“米”要由狼堡来出,金德勒是这其中最关键的一个环节,也是陈耕最没把握的一个环节,现在好了,在帮夫人看病的压力下,金德勒肯和自己“同流合污”了,陈耕心中猛然松了一口气。

    “当然,您帮了我很多,你现在遇到了困难,我当然要帮你,”陈耕认真的道,望着金德勒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激:“我的底线是50万美元,你每帮我多要10美元,就可以拿到1万美元的分成。”

    这是陈耕跟日本人学到的一招,陈耕对日本人没什么好感,但日本人绝对是世界上最会行贿的一个民族,他们将行贿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非但不会让受贿人觉得自己是在受贿,反而觉得是在收获对方的感激。见过几次日本人的行贿手段之后,陈耕大为惊叹,下定决心要学好这一招,虽然最终只学了一点皮毛,和日本人比起来简直惭愧的没脸见人,但此刻用来对付金德勒是足够了。

    果然,看到陈耕眼中的感激之色,金德勒心里舒服多了,而超出部分10%的分成则更是让金德勒心动:如果自己能够帮陈耕拿到100万,岂不是还可以额外得到5万美元?

    不只不觉间,金德勒的态度就变了:“我会尽力的。”

    “还有件事需要您的帮忙。”陈耕接着道。

    “你说。”金德勒没有拒绝,相反,他隐隐的还有些兴奋。

    “第一,除了金钱方面的要求之外,我希望魔都大众这边每年给我1000套桑塔纳的轮胎和1500套避震器的指标,为期两年,用RMB支付。”

    “轮胎和避震器?”金德勒完全没想到陈耕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心里有些奇怪:“这个……倒不是问题,但是你要这个干什么?”

    现在国内生产的桑塔纳轿车还是以CKD的形式生产的,即狼堡将桑坦纳轿车的所有散件……不论是大到发动机还是小到轮胎、乃至一颗螺丝都是直接从德国进口……运到魔都之后,再在魔都的工厂里完成总装。不过考虑到售后和维修,一些易损件和消耗件如大灯、轮胎、避震器、外观覆盖件等,是需要多出来一定比例的,你总不能车子坏了没有零配件去修吧?

    对于魔都大众来说,一年1000套桑坦纳轮胎和1500套避震器并不多,无非就是5000个轮胎和1500套避震器而已,何况陈耕是给钱的,哪怕陈耕给的是RMB,也可以给魔都大众工厂的工人发工资不是?只要陈耕愿意付账,这其中并没有问题,但问题是他完全想不到陈耕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倒手买卖?不像啊,他不是要问狼堡要很大一笔钱么?

    “呵呵……”陈耕肯定不会给金德勒解释自己要这玩意儿有什么用,而是接着道:“第二,过段时间我会到一个工厂里去,未来我们的工厂有可能会参与到普桑的国产化计划当中,在同等可以的前提下,我希望你们更倾向于我一些。”

    “我尽量帮你争取,不过我估计问题应该不大。”这一条,金德勒答应的也很痛快。

    “太感谢了,”陈耕感激的道:“对了,我记得您在狼堡就职之前,曾经在博世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对吗?”

    “没错,差不多有10年吧,那时候我是博世公司化油器部门的开发工程师,”金德勒的表情有些对往昔的感慨:“怎么?”

    “第三个条件和您在博世时的工作有点关系,我希望您帮我在欧洲采购一条完整的集生产和检测于一体的化油器生产线,技术水平要先进一些,大约要多少钱?”

    金德勒立刻反应过来,惊讶的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参与到普桑的国产化计划当中去?”

    “呵呵……”陈耕默认了:“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帮你采购这么一条生产线没有问题,”沉默了片刻,金德勒终于开口道:“但这大约需要40万美元左右,其中有将近一半的数控加工设备和自动检测设备,你确定要这么做?还有,你有化油器相关的技术吗?”

    “是的,我很确定,”陈耕认真的点点头,40万美元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价格,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东西方关系很好,陈耕想买这些东西还真有些困难。等说到化油器的问题的时候,陈耕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至于技术,我希望您能够为这条生产线提供产品以及相应的技术指导。”

    “这不可能!”金德勒惊叫一声:“这是违反道德的……”

    “如果你肯帮我这个忙,我愿意每年向您支付2万美元的顾问费。”不等金德勒说完,林铮再次祭出了最有杀伤力的武器:金钱大棒。

    在金钱大棒的威力下,已经屈服了好几次的金德勒立刻就再次跪了:“每年?2万美元?”

    “每年,2万美元。”

    “这些化油器只卖给普桑?”

    “是的,只卖给普桑。”

    犹豫了一下,金德勒掩耳盗铃的来了一句:“这些化油器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陈耕一脸的严肃,就像是在说一件多么庄重的大事:“当然,这毫无疑问。”

    略略一顿,陈耕接着道:“剩下的钱分为2部分,你给我5万美元的现金,另外再给我兑换5000RMB。至于剩下的,麻烦你帮我开个海外账户,把剩下的钱这笔钱存在海外账户里面。”

    “小事一桩。”已经被陈耕诱惑的堕落了的金德勒,彻底堕落了:“你放心,只要我在魔都,普桑那边我一定会帮你说话的。”

    “太感谢了,”陈耕感激的道:“您帮我的大忙了……对了,对魔都马上要来的人,您了解多少?”

    ————————————————

    匆匆赶到的狼堡代表菲利普·罗斯勒和科尔·弗里茨并没有立刻和陈耕见面,而是向金德勒了解一下双反的接触情况——这是理所当然的。

    倒不是他们不信任金德勒,重点在于虽然与林铮谈判的前期工作是金德勒做的,可金德勒毕竟只是一名工程师,与别人谈判不是他的专长,狼堡一方面想要从博世多敲点钱,另一方面,能少给陈耕一点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但狼堡绝对没想到,浓眉大眼的金德勒已经叛变了……

    “金德勒先生,集团总部感谢您为公司做的一切,对于您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公司的奖励一定会让你满意的。”谁说德国人一个个都是上来就只会谈工作、不知道寒暄的方脑袋的,看看,人家也不是不懂嘛,你看菲利普·罗斯勒说的话多听?

    “不用客气,我也是公司的一员,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在说这话的时候,金德勒心里多少有点惭愧。

    “那是您应得的……时间紧急,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麻烦,金德勒先生,把你前期的工作情况告诉我。”

    陈耕提供的信息把狼堡给吓坏了,当金德勒表示这只是其中几个严重隐患当中的一个、此外被狼堡寄予厚望的C3也有若干个严重隐患的时候,狼堡的大佬们吓的恨不得直接冲到中国来,掐着陈耕的脖子让他把B2和C3的所有故障、隐患全都倒出来。

    陈耕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抖搂出来的东西把狼堡吓成了什么样,但根据狼堡的反应,他也能大致猜个差不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