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福生拍着陈耕的手,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一副给自己女儿找到了个得意女婿的恶心样子:“小陈同学啊,我告诉你,咱们军队天地广阔,正好可以让你这样有本事的年轻人大展才能,真真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王福生很激动,李建国更是如同喝了2斤陈酿,满脸的酡红,激动的不要不要的王福生,大力拍着陈红军的肩膀,笑的小舌头在风中乱抖:“陈红军同志,我代表人民……呃,这个我代表不论,我代表咱们国家防务部感谢你养了个好儿子!回去就向领导汇报你的光辉事迹,说什么也得给你记上一功……”

    就因为陈红军的儿子进了军队,就要给陈红军记上一功?

    夸张了吧?

    但这一点都不夸张,说起来可怜,这可是今年国家防务部招到的第一个华清大学的学生啊,而且还是一个懂的三门外语、懂计算机这种高新科技的优秀人才,就凭程红军养了个好儿子这一点,在李建国看来,找个机会给程红军弄二等功肯定有难度,但在这种关系到国家防务部面子的大事上,你好意思给个三等功?

    陈红军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某种不正常的状态,咧着嘴,只知道嘿嘿的傻笑……

    ————————————————

    陈耕回到寝室说了没两句,302顿时就炸开了锅。≮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老三,不是吧?你真的要下基层?”刚走进寝室的门,寝室的一群兄弟呼啦一下围拢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他们担心老三的脑子是不是被他爹给打坏了,要不之前死活不肯回去的老三怎么忽然间死活都要回去了呢?

    陈耕一脸的无语:“我说兄弟几个,不用这么惊讶吧?”

    “这还不惊讶?”宿舍的老大罗未来瞪大了眼睛:“老三,你知不知道咱们学校今年的毕业生就没有一个出首都的,哥几个在首都呆着多好,彼此间也好有个照应,可你……”

    罗未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陈耕呵呵的笑了两声:“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实现当初我们的梦想。”

    “我服了,”罗未来摸摸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厉害,然后大拇指一挑,真心诚意的对陈耕道:“成,老三,我什么也不说了,正好哥几个现在都在这,我代表咱们302的兄弟就说一句话:咱们兄弟们都在首都呢,以后你要是被人欺负了,一定给哥几个打招呼,千万别觉得不好意思,非得一个人硬撑着。还有,咱们302寝室的梦想就全拜托你了。”

    “没错,老三,”老四刘长志挤到陈耕的前面,同样是一脸的佩服:“咱们302寝室的兄弟,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亲亲的兄弟,咱们都知道搞发动机有多难,遇到了什么困难,你要是把我们还当兄弟,就千万要开口……”

    “嗨,老四,你说这些做什么,”老五洪前进手里拿着啤酒瓶子把刘长志给挤到了一边去,望着从陈耕,认真的道:“老三,这几年我没叫过你三哥,可现在,我心悦诚服的叫你一声三哥,你做了我们都想做、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和顾虑都没有做的事,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洪前进的亲亲的三哥,什么也别说了,干了这瓶酒!”

    “没错,干了这瓶酒,今天晚上咱们兄弟不醉不归!”个子瘦瘦小小的老七郭剑在后面大声叫道。

    “我呸,老七,咱们就是在宿舍里,怎么不醉不归?”老六李长征笑骂道。

    “嘿嘿……反正就是个意思,大家都知道的哈……”

    “请问,陈耕同学在吗?”门口响起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这脆生生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神奇的魔力,刚刚还喧闹的跟菜市场有的一拼的一群牲口们,瞬间安静下来,然后……冲着陈耕不停的挤眉弄眼,模样简直猥琐到了极点。

    转过身去,望着站在门口的那个巧笑倩兮、如同一朵白莲花一般的女孩,陈耕的呼吸忽然微微急促,声音小小的打了个颤:“丁……若烟同学,你来了啊。”

    与此同时,陈耕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就和自己记忆当中一样,丁若烟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乌黑秀丽的长发披肩,红彤彤的嘴唇娇艳欲滴,后世的所谓水晶唇与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一比简直弱爆了……至于前凸后翘的身材几近完美,完全没有造假的嫌疑这一点就没有必要说了。

    这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孩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就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女一样。

    “是啊,”丁若烟点点头,偏了偏脑袋,大大的眼睛里面很是好奇:“听说你选择去国防部?真的假的?”

    不等陈耕回答,洪前进抢着道:“不是国防部,是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

    “啊?”丁若烟小嘴微张,吃惊的望着陈耕:“不会吧?这是个什么单位?咱们学校有下基层的指标?”

    还是那句话,华清、北大的学生,想要去下面的省&委省&政府一级的单位都算是发配了,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是个什么鬼?

    华清能让自己的优秀毕业生去这种偏远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若是被人知道了,岂不是会误会成华清的学生都找不到合适的接收单位,以至于不得不去大三线了?!

    哪怕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华清的领导也绝对不会同意陈耕去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要求的。

    “我们家老三主动要去的,”洪前进再次充当了义务解说员的角色,不等陈耕说话,他的嘴巴“叭叭叭”的就跟机枪开火似的给陈耕抖搂了个干净:“我们老三想要造一台中国人自己的先进发动机。”

    “可是……”丁若烟看了众人一眼,犹豫了一下。

    “瞧我这脑子,”自打丁若烟进来后就没说话的罗未来居然恍然大悟的拍拍脑袋:“暖瓶里没水了,我的下去打点水……老四,你的暖瓶里还有水没?”

    “你不说我都忘了,走,一起去。”

    “等等我,我正好下去买包烟。”

    “那我去抽根烟……”

    “我都忘了,老师还找我有点事,你们先聊着,我得赶紧去看看……”

    眨眼间,宿舍的一群牲口就跟冲出了圈的羊群似的,瞬间跑的一空。

    空荡荡的寝室里就只有自己和丁若烟孤男寡女的俩人,陈耕心里有些尴尬,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丁若烟道:“这些家伙……不说他们了,你随便坐,呃,还是站着聊会儿吧。”

    男生寝室嘛,都是那么回事,30年后的男生寝室是这样,80年代的男生寝室也还是一样,寝室中央的两个桌子上堆放着四个没洗的空饭盒,外加老二马超的一套脏的几乎看不出是黑色还是灰色的裤子;几只苍蝇在饭盒上空兴奋的盘旋不停,俨然一副随时准备投弹的轰炸机……集饭桌、书桌等多种用途于一体的桌子尚且是如此,地上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以陈耕对丁若烟的了解,她是断然不会坐在来的。

    但出乎陈耕意料的是,丁若烟笑了笑,指了指陈耕的床铺道:“那张床是你的吧?我坐那就好。”

    “床上有点乱……”看着自己乱糟糟的床铺,陈耕有些不好意思:不只是乱,看着似乎也不是很干净,重要的是,似乎丁若烟有点小小的洁癖?

    “没关系,”丁若烟却是大大方方的在陈耕的床上坐下来,好奇的问道:“你真的要下三线啊?”

    虽然华清并没有下基层的指标,但联系到国家防务部,冰雪聪明的丁若烟已经猜到陈耕打算用什么办法下去了。

    陈耕两手一摊,笑道:“三线没你说的这么不好吧?”

    丁若烟偏着头,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那个什么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能有留在首都好?”

    “当然还是留在首都更好。”

    这是大实话,不管是什么单位,只要下去了,不管是从个人发展还是从待遇方面来讲,都肯定不如留在首都好,这是在无数年的历史发展过程当中被证明过的、并且一直有效的颠扑不破的真理,陈耕若是再坚持认为下三线比留在地方上更好那就是睁眼说瞎话了,何况丁若烟还是一个聪慧的女子。

    “那你为什么还要下去呢?”丁若烟好奇的问道:“难道你真的是打算造一台先进的发动机?你该知道,发动机不是这么好造的,咱们国家这么多的专家,用了这么多时间都没有造出来,你……嗯,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丁若烟的话很容易让人认为她瞧不起人,不过陈耕倒是没有这么想,哪怕不算前世,从现在算起,自己认识丁若烟一年了,陈耕很清楚这个女孩是个什么样的人,笑着摆摆手道:“我知道你说的这些,不过我还是想试试。”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