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主苍穹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个凡俗世界的武者竟敢在我们星轨大城嚣张,这里可不是你猖狂的地方!当真以为在凡俗世界中修炼到了武者六重就天下无敌了?不说那些高高在上的星炼者,单单眼下我们这里就有六位武道六重高手!你侥幸在虎刺手下逃得了性命,不赶紧躲起来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来,当真是自寻死路!”

    向月公子拍案而起,厉声斥喝,气势惊人。www.shUYueWU.Com】

    然而,他的话一说完,王城眼中猛然迸射出一道寒光,下一刻,他身形如风,大步向前,身形一动浑身上下属于巅峰强者的气势、拳意全面爆发,大厅当中修出拳意的武道六重强者、叶天玄等人只觉得前方仿佛有一片滔天沙暴席卷而来,铺天盖日,滚滚威压,弥漫苍穹,强大到让人窒息,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们的身躯彻底卷入沙尘当中,撕成粉碎!

    “少爷小心!”

    “不好!”

    “这种拳意……快退!”

    三个护卫打扮的武道六重高手同时怒吼着,第一时间激发出自己的拳意,这些人的拳意或参悟滔滔海浪领悟,或观想巍峨大山,或感悟凶兽之威,各种各样的拳意奔腾而起犹如三道流光,直接刺入王城席卷而出的拳意当中。

    只是,他们所观想、感悟出来的凶兽、巍峨大山、滔滔海浪,在王城以拳意席卷出来的沙尘暴前,却是渺小的犹如玩物,四股拳意正面一碰撞,凶兽被撕成粉碎,大山被夷为平地,海啸被镇入海底……

    三位武道六重强者的气势直接被王城以摧枯拉朽之势全部击溃。

    “死!”

    他那大步向前踏出的身形猛然一震,浑身上下筋骨齐鸣,磅礴的气血如滔滔大河涌入手臂当中,化作太古神拳正面碾压而下。

    “嘭!”

    首当其冲的一位武道六重强者尚未自自身拳意被击破的心神震荡中反应过来,被太古神拳携带的绝对力量一举打死。

    另外两位六重武者一脸惊骇,抽身暴退,王城右手猛然一震,隔空两拳打出!

    “轰!”

    闷沉的气爆在不算宽敞的大厅当中炸响,这两位退出不到四米的武道六重强者惨叫着,直接被凌空打死,溃散的劲力射向四方,将客厅当中的桌椅、瓷器、装饰品,以及窗户玻璃统统震成粉碎,让原本干净整洁的客厅化为一片狼藉。

    “洪一!唐虎!柳云山!”

    看到大厅当中接近最强的三位武者六重强者在王城手下一个照面都不曾坚持到就被残忍击毙,那些原本一副等着看好戏之色的公子哥直接被吓呆了,哪怕他们身边那些反应慢了一步的武道五重侍卫一个个也是眼中惊骇,浑身颤抖的看着那个如天神下凡的男子。

    不过王城手上的动作却不会因为这些人惊骇的目光停缓半分,摧枯拉朽击溃三位武道六重强者的拦截,他的身形再度向前,太古神拳带着荒莽古老的气息滚滚而下,直接落到同样有着武者六重修为的向月公子面前。

    “啊!”

    向月公子大吼着,都没有时间报上自己的家族名号,已经被太古神拳逼得只能双臂横挡身前!

    “咔嚓!”

    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彻响,向月公子浑身剧震,手臂、肩膀上鲜血迸射,整个人被直接轰得直线砸倒在地,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喷吐而出。

    “自寻死路?”

    一拳将向月公子打的趴在地上不断吐血后,王城的攻击似乎才告于段落。

    他站在向月公子身侧,目光扫了一眼大厅当中四个公子哥打扮的男子和八位尚有着武者五重修为的侍卫,最终重新落到了向月公子身上:“你就是他们的首领了,叶天玄新找到的靠山?那个所谓虎刺,就是你请过去的?实际上你不用这么麻烦,告诉我叶天玄在这里就可以了,我自己就会送上门来自寻死路,就好像现在。”

    王城的话,让叶天玄浑身一颤,手脚一片冰凉。

    作为星河令的持有者,他手上那枚星河令在上交到火焰之剑后,马上被赐予了不少资源,靠着这些资源,他在短短三年里突破到了武圣境界,不止如此,还将自己的体魄淬炼到了远超武圣的程度,如果不是因为精神尚达不到布置炼气化神阵法的标准,完全可以去尝试着借助阵法之力炼化体内精血,冲击精神壁障了。

    论修为,他比在夏禹国东圣王时期强大了数倍不止,哪怕对上当初同为武圣的丁鹏之流,也能一举击败,可眼下再度对上王城,对上这位赫赫有名犹如死亡阴影般的北月剑神,他心中仍然只剩下遏制不住的恐惧。

    不止是他,整个大厅当中其他公子哥都是如此。

    向月公子只是望星城霸主向家的一位旁系子弟,分量还无法和王家嫡系成员相比,这些公子以他马首是瞻,身份自然高不到哪去,武者六重已经算是他们身边的最强者了,他们也根本没有资格得到家族中准星炼者级的强者保护,可眼下三位武者六重高手,被王城轻而易举的打死,那种强横、那种凶悍、那种狠辣、那种霸道,直接将他们心中的傲气、侥幸统统击碎。≮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剥开华丽的外衣,他们一个个也只是一群只能依赖家族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的二世祖罢了。

    “王城,你……你居然敢对我出手……我向家乃是望星城中第一大族,你竟然……啊!”

    向月公子口吐鲜血,在地上痛苦呻吟,可他望向王城的目光却充满了怨恨。

    “咔嚓!”

    只是他话不曾说完,王城已经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他手上,骨骼碎裂的声音和痛苦的惨叫,同时划破客厅。

    这阵惨叫犹如一柄利刃,直接刺入客厅所有公子哥心中,直让他们浑身一阵发抖,眼中涌现出遏止不住的恐惧。

    他们只是受向月公子相邀,前来折磨一个据说是无暇仙子仇人的家伙,以期凭此和无暇仙子拉上关系,只是事情的发展却大出他们的意料,他们怎么没有想到,无暇仙子的那个仇人居然会是如此可怕的一个怪物。

    “还要继续威胁我?倒是说话,我听着。”

    王城看着地上的向月公子道。

    向月公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但却不敢再说半个字了。

    “不说了?不说的话你就可以去死了。”

    王城说吧,脚步一转,就要对准向月公子的胸膛踩下去。

    看到王城居然没有半分犹豫的想要对他下杀手,向月公子顿时惊呆了。

    杀他?

    眼前的王城居然敢杀他?完全不怕得罪向家直接将他杀死?他就不怕向家的报复?

    这个时候,他才猛然一个激灵,终于从自己那向家子弟的骄傲当中清醒过来。

    眼前这个北月剑神是什么人?凡俗世界当中的至强者,杀伐果断的无敌人物,他在凡俗国度登临巅峰,什么样的事没有遇到过,什么样的人不敢杀?这样一个凶人,根本就不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向家!从他一进门直接将洪六、洪一、唐虎、柳云山四人打死就能看出此人是何等的凶残!他根本不介意杀人!

    况且,以他明显已经是准星炼者级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星轨大城混的如鱼得水,只要加入一个大势力,影响力局限于望星城的向家又奈何得了他半分?哪怕向家奈何得了,也不会再为了他这样一个已经死去的旁系子弟去兴师动众。

    想到这,向月公子眼中的怨毒之色终于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眼看王城一脚对准着他的心口就要踩下来,死亡的刺激让他顾不得伤势连忙大叫了起来:“不要!不要!不要杀我!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很多钱!”

    “嗯?”

    王城脚下动作微微一顿。

    钱?

    现在的他,缺的就是钱。

    “不再威胁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

    向月公子疯狂的摇头。

    “那么,怕了么?”

    “怕了,怕了。”

    向月公子又是一阵疯狂点头,生怕自己的动作慢了,被眼前这个凶人直接踩死。

    这一幕看上去似乎十分可笑,可整个客厅当中十几号人,却没有任何一人笑得出来。

    “用钱买命,我认可这样的交易。”

    王城停下脚下的动作,说了一声,同时目光扫了一眼大厅当中的其他四位公子。

    在王城目光逼视下,四位公子一个个浑身一颤,连忙大叫了起来:“我们愿意,我们也愿意用钱买命。”

    “好。”

    “王城,我也愿意,我也愿意用钱买命,火焰之剑那些大人物们赐予了我们不少宝物,这些宝物我尚未完全用完,我愿意统统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叶天玄也连忙跟腔。

    这位在夏禹国黄埔行省当中有呼风唤雨之能东圣王,此刻亦是不得不为了保存性命委曲求全。

    “你的那些宝物,都是你用一枚星河令换来的,而你们叶家……欠了我一枚星河令,那些宝物,充其量只能算利息。”

    王城的目光望向了叶天玄。

    仅仅一个目光,可那打破了精神壁障后形成的精神压迫,却是让叶天玄的呼吸沉重起来,明明对方什么都没做,他却犹如深陷海底,四面八方全部是无孔不入的水压,压得他几乎难以喘息。

    这种强大……

    几乎能够比肩那些星炼者大人了……

    时隔三年,他感觉自己已经很强了,甚至觉得即便再回到夏禹国仍然不用担心王城的报复,可是,当他真正再遇上这位北月剑神时才发现,两人的差距在这段时间里,居然已经扩大到了这等程度。

    ————

    (王城:就问一句,不投票,你怕不怕!)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