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主苍穹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呼,还好,总算是堵上了。www.shUYueWU.Com】”

    看着被他们截停在马路旁的黑色大奔,在他对面车内的苏越会长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幸亏他们反应及时,不然格林行省损失一个潜力无限的武术大师不说,一旦将那个隐忍近六年的可怕武道宗师激怒,整个格林行省古武界都将面临剧烈动荡。

    “你这逆徒,给我下来!”

    苏越会长悬着的心放下大半,而北长风这个时候却直接来到车前厉喝了起来。

    不到片刻,战战兢兢的唐宋、钟山,以及脸上仍然带着阴郁之色的唐中亭从里面走了下来。

    “师尊……”

    “闭嘴!我没你这样的弟子!”

    “好了好了,长风老弟,最糟糕的事现在不是还没有发生么,何必对自家晚辈如此气愤,你一会回去了好好教训教训一番就是。”

    同样下了车的龙渊会长好心劝导。

    “教训一番……”

    唐中亭心中本就满腹怨气,听得北长风和龙渊会长所言,猛然抬头直视北长风道:“师尊,我不明白,我到底错在哪里。”

    “你还敢和我顶嘴,你……”

    北长风气急。

    古刹是何等人物?八臂伽罗,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顶尖杀手,曾经狙杀过宗师级人物的存在,即便他这位老牌强者对上这样一个可怕的对手都是九死一生,可就是这么一个恐怖存在,生生被王城正面打死,对方的强大可见一斑。

    他的弟子居然不知死活想要去招惹这么一位连邪道巨孽轩辕冷都得平等对待的可怕人物,眼下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北长风气得直想打人。

    “唐中亭,你就不要再惹你师傅生气了。”

    龙渊会长在旁跟着说了一句。

    因为唐中亭他们几位会长兴师动众,调动了临江市大半个交通部门的警力围堵他,眼下对方一副不领情的模样他们自然也有些怨言。

    “龙渊会长,我不明白……”

    “你是不是想要去教训飞仙剑秦雪柔的丈夫王城?”

    “是。”

    唐中亭说着,直接将所有罪责推到了秦玉柔身上:“我听得玉柔向我诉苦,说她被王城欺负并且那恶徒口口声声说要杀她,我自然无法袖手旁观……”

    “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还不清楚?告诉你,你想死别带上我们玄天门,你敢对王城动手,就不再是玄天门的弟子。”

    北长风冷冷的看着唐中亭,神色决然。

    “师傅!?”

    唐中亭一听顿时心中一颤。

    “唐中亭,你师傅也是为了你好,王城,你得罪不起。”

    龙渊会长苦口婆心的劝导:“不止是你,你师傅,我们在场所有人,包括韩无邪会长,统统得罪不起。”

    龙渊的话让满腹怨气的唐中亭心中一震,被这个消息打击的耳边嗡嗡作响,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王城此人我已经做了充分的了解,他根本没有半分背景……”

    “不是他的背景,而他的实力。”

    龙渊摇头说着。

    尽管他也觉得难以置信,可亲眼所见下由不得他怀疑。

    “实力?”

    “王城至少是一位武道五重的邪道宗师,你如果想死就尽管去找他麻烦,言尽于此,哼。”

    “武道五重的邪道宗师!?”

    唐中亭听了顿时大脑一懵。

    宗师!

    武道五重的宗师!

    王城,那个自己在当着他的面泡他老婆的窝囊废居然是个武道五重的邪道宗师!?

    “不相信?王城打死了古刹!八臂伽罗古刹,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已经确定,你该不会以外你的本事比八臂伽罗古刹更为了得了?”

    “古刹!?王城打死的古刹!?”

    唐中亭心头剧震,身形忍不住一晃。≮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我们所有人会有这种闲功夫找你就这件事开玩笑!?我们阻止你去找王城那是在救你,你居然还敢关机!”

    唐中亭看了一眼师尊北长风,看了一眼龙渊会长、韩无邪会长、苏越会长、古天歌大师……

    他们,哪一个不是格林行省跺跺脚都能让整个省会抖上一抖的人物。

    可现在为了拦住他得罪王城竟是倾巢而出。

    那王城,真的是一位邪道宗师!

    他唐中亭,居然一直在挖一个邪道宗师的墙角?而且还挖的这么嚣张跋扈肆无忌惮!?

    这怎么可能?

    想到这大量的冷汗顿时自唐中亭额头上滑落下来,明明天高气爽的天气他浑身上下却一阵发冷,联想到自己先前在王城面前各种炫耀、张扬的模样,他突然觉得死亡距离他竟然如此之近。

    北长风冷冷的看了唐中亭一眼,心中很是不满,以前挺机灵的一个弟子,何以现在居然变成这幅模样,看样子,这些年的顺风顺水导致他心底生出了骄纵之气,若不打压下去终究招惹大祸。

    连当年十九岁一手持剑纵横天下的北月剑神都因锋芒毕露不知收敛被人一掌拍死,何况才武道四重修为的唐中亭?

    “好了长风老弟,我看唐中亭应该也知道错了,等到有机会我们和秦雪柔说道说道,寻上那王城王宗师,你带着唐中亭上去给他陪个礼道个歉,以王宗师这些年来修心养性的行事作风应该不至于追究下去。”

    北长风看了一眼冷汗连连的唐中亭,对于这个已经到了武道四重完全能够成为他衣钵传人的弟子他自然也舍不得驱逐出门,当下他只得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到时候得劳烦诸位会长在旁美言一番了。”

    “那是自然,我们格林行省古武界尽管有了尘真人坐镇大局,可真人毕竟年事已高,甚少过问外界事宜,整个格林行省就靠我们十几人支撑门面,我们自要相互扶持。”

    北长风感激的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这个时候却看到唐宋猛然抬头,瞭望远方,仿佛看到了什么最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瞪着眼睛张大嘴,无意识的大喊着:“龙……龙……金龙……”

    “龙?”

    北长风、龙渊、苏越、韩无邪几位会长微微一怔,紧接着同时抬头。

    只见天际尽头两道金光横跨苍穹,仿佛两条自虚空中飞掠而过的金色神龙,其中一条金色神龙直往临江市外太岳山方向坠落而去,璀璨的光辉照耀虚空,几乎遮蔽了太阳的光芒。

    “星河令现世了!”

    金光一闪即逝,可北长风、龙渊、苏越、韩无邪、古天歌等人的脸色却在瞬间变得一阵肃然。

    “居然比我们预料中提前了一个来月!”

    “两枚星河令……有一枚坠落在我们格林行省的临江市?”

    “星河令……持之可入昆吾奇境,堪破日月星辰之谜……”

    几位武术大师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以及那隐藏在担忧背后的炽热。

    “诸位,另外一枚星河令应是落到了邻省黄埔行省江海市方向,那是东圣王叶天玄的地盘我们无暇插手,可另一枚既然落在我们格林行省,就是我们格林行省古武界的机缘,无论如何不得被他人夺去!我们先行联合,保住这枚星河令再说!”

    “好!”

    “走!”

    几人同时应诺。

    北长风在跟随着几人打算上韩无邪的车时却是转过身来,狠狠的瞪了唐中亭一眼:“马上回去给我面壁三月,星河之争不曾结束不得外出!若敢违背我必然重责不贷!”

    唐中亭沉默着,并未回话。

    而北长风这个时候心系星河令归属也顾不得督促,几位武术大师很快上了韩无邪会长的车,直往星河令坠落的太岳山方向而去。

    “师兄……”

    唐宋直到此刻还有些胆战心惊。

    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何苏越、龙渊几位会长和师傅会如此兴师动众的前来拦截他们了,那不是为了阻止他们对付王城,而是为了救他们。

    刚才,他们居然不知死活的去找一位邪道宗师的麻烦……

    一旦他们真的那么做了,最好的结果都是被直接打死,一旦对方暴怒,甚至能让自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们跟上去看看!”

    唐中亭沉默了片刻,眼中猛然迸射出一道精光!

    “跟上去?可是……可是师傅让您回去面壁三月……”

    “面壁!?你甘心吗!?那个王城算什么东西,居然想要将我压在身后,岂有此理!我唐中亭乃是格林行省真正的天之骄子,未来的武道宗师级人物,岂能够被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吓退?我不甘心!”

    唐中亭终究不曾真正了解过王城的恐怖,很难想象那样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能够给他们带来致命威胁。

    “我不甘心!”

    “可是……”

    “星河令!星河之争!自古以来,星河令的传闻从未停止,我们夏禹国被称为龙的传人,往往便是星河令横空出世时有金龙破空,人们视之奉为信仰,久而久之,龙成为我们种族的图腾!眼下我们好不容易赶上星河之争,鱼跃成龙,一飞冲天的机会就在眼前,我如何肯放弃!?”

    唐中亭说到这,神色已经隐隐带着一丝狂热和狰狞:“王城,武道宗师又如何?只要我能得星河令,踏足昆吾奇境,轻而易举便能将其甩在身后!当年那北月剑神何其惊才绝艳,一人一剑搏杀五大宗师,有望以武道超凡入圣,可那又如何?直接被昆吾奇境随意走出来的一位强者一巴掌拍死,我只要能够成为昆吾奇境中顶级强者的弟子,学得无上神术,拍死王城犹如拍死蚁蝼!”

    “师兄……”

    唐宋心中尽管恐惧,可联想到得到星河令后的种种好处,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财帛动人心。

    何况是一飞冲天的绝世时机?

    “走!”

    唐中亭当机立断,直接挥手。

    ……

    格林行省临江市通往黄埔行省江海市北站的高铁,王城正在自己的座位上盯着窗户外发呆。

    在他旁边是一对带着小孩子的年轻夫妇,孩子大概三岁十分闹腾,时不时踢到他的裤子,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脚印,而那对年轻夫妇集中精神看着平板电脑上播放的电影,根本没有理会,或许是看到了也懒得去管。

    反正小孩子嘛……

    王城见状,不禁稍微的转移了一下目光,落到了那个小孩子身上。

    没有多言,只是这么看着。

    他一位武道入圣的强者,拳意通神,凭借里面蕴含的意志能够震慑一位武术大师不可动弹,何等惊人!?

    哪怕眼下仅仅看着那个小孩子,却也绝非其所能承受。

    “哇!”

    下一刻,那个小孩子顿时大哭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90